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第二十七章 太后泄机密
document。write(' 翌一大清早,太后一早醒来便感觉到玉体微恙,让常贵派人请李玥晴进宫。

 只是,不是说太后玉体微恙吗?怎么她踏进慈和宫寝殿,看到的却是红光面,有说有笑的太后呢?这哪里有病容啊?

 太后一见到她便愉悦地招了招手“晴丫头快过来,你这丫头,哀家不招你进宫,你就都不进宫来看我这老人啊?”

 “太后娘娘…您怎么装病?”

 “不这样你会进宫吗?”太后横她一眼。

 李玥晴万万没有想到统领后宫,威严无比的太后竟然还会像个小孩一样,装病来博得他人注意。

 “太后娘娘,您也知道我最近忙啊…”“行了,别给哀家找理由,哀家还会不知道你是在气哀家给你的那份恩典吗?”

 “太后,民女不敢。”

 “行了,过来这边坐着陪我说说话。”太后拍了拍她身旁的空位。“哀家最近闷透了。”

 “是。”

 李玥晴一坐到太后的身旁,宫女随即送上早已备好的点心瓜果和刚泡好的六安瓜片,之后殿里所有的宫人都无声地退到外头,只留常贵远远站在门扇边随时伺候。

 李玥晴瞄了一旁的糕点和空的宫殿,看来太后今天是有事找她,并不是纯粹的只是无聊找她聊天解闷的。

 太后伸手摸了摸她光滑洁净的明脸蛋,满意地点头称赞“瞧瞧这张小脸蛋,秀而不媚,清而不寒,柔而不弱,傲而不狂的,难怪会让泽儿如此上心。”

 她怔楞了下,很想大声反驳,太后您老爱说笑了。

 太后笑看着她一脸像是见鬼的惊悚表情,忍不住呵呵笑着拍拍她的脸颊“怎么,哀家说的话吓到你了吗?”

 她点头。

 “晴丫头,我知道你对哀家下的这道懿旨很不谅解,哀家也很清楚你的志向,这道懿旨无疑是剪断了你的双翅。”太后叹了口气,摸着她的脸蛋颇为无奈地说着。“可不这么做,哀家清楚,哀家将会亲手将自己最疼爱的孙子推入地狱,尤其是让他眼睁睁看着你坐上花轿嫁给别的男人,这是他无法承受的。”

 太后握住她的手,像个慈祥的老者一样,轻拍她的手背道:“晴丫头,你知道吗?这桩婚事是泽儿这孩子自己求来的。”

 “他自己求的?!”她的眼睛瞪大,嘴巴张大,实在无法形容此刻震撼的心神。

 太后点下头“泽儿这孩子是哀家亲手带大的,他的子是再清楚不过,他孤傲冷情,从不轻易求人,再多的苦也只往自己腹里,可他竟然为了你求了皇上赐婚,可还未等到钦天监为你们合八字,他最担心的事情便要发生,你知道他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吗?”

 “他最担心的事情,造反或是太子?”她摇了摇头。“或是报仇?!”

 “都不是。”太后松开她的手,深深看着她道。

 “太后娘娘,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怎么对他就这么不上心呢?他最担心的事情不是你说的那些,而是你,傻丫头!”太后为孙子感到心疼。

 “我?!”李玥晴真的是打死也不信,自己的地位竟然凌驾于龙泽的复仇大业上。

 “当他得知齐凌国太子打算向黎尚书提亲之时,便进宫请求皇帝为他与你赐婚,只是皇帝那边犹豫不决,这齐凌国太子已经直接抬着聘礼上尚书府下聘,可把他急了。泽儿生冷情淡薄,即使泰山崩于前也是面不改,哀家还从来未见过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这样急得跳脚,几乎失去理智。”太后呵呵笑着,回忆当天的情景。

 龙泽会跳脚,她真的是打死都不相信,那人就是连刀子架他脖子上,还是一脸淡定的浅笑,哪里会做出这种事情?

 太后看了眼她怎么都不相信的表情“你也不信是吧?”

 她点头。

 “那天他一接到暗卫来报,就恼火地一掌将御书房外的石狮打碎,随即赶到哀家这里,不由分说要哀家马上下旨,为他与你指婚,一刻也不准耽搁。懿旨还是他亲笔书写,哀家只负责盖印,他更不许常贵乘轿子,要快马到黎府,否则要是误了他的事,他第一个要剥了常贵的老皮。”

 代拟懿旨、着太后盖印…这种杀头大罪龙泽竟然做得出来,而让他如此疯狂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

 李玥晴顿时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这…这是恶霸、土匪或氓才会做出的事情,龙泽竟然为她都做出来了…

 看着她呆楞的表情,太后就觉得今天出卖自己的孙子是对的。“很震惊是吧?”

 她楞楞点头,岂止是震惊,她根本怀疑自己认识龙泽不够透彻。

 “他知道我根本不想嫁人,为何要如此做?”

 “他为何做出如此轨之事?晴丫头,你还看不出来?”

 她摇头“太后娘娘,我看不出来…我不知道,更不懂,无法理解王爷为何会如此序…”

 “你是真看不出,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看她一个劲地猛摇头,太后只好跟她将话说白了“傻瓜,你真看不出泽儿他对你是真心的吗?”

 太后的话语让李玥晴无比震惊,她久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吃力的问道。“王爷…喜欢我…这怎么可能…”

 太后点头“丫头,泽儿对你是真心的,你在他心底占了很重要的地位,如若不是如此,他不会做出这般序之事,你知道为何泽儿至今仍未娶正妃?”

 “外面传言,王爷执意将正妃之位留给自己所中意女子。”

 “这不是传言,这是真的,这些年来不仅是皇帝,甚至那些有心人,都认为这是泽儿为了平衡朝廷势力才说的话,可事实不然,他是认真的,不是他所爱的女人绝对不可能成为颖王正妃,也正因此那位置才悬宕多年。”

 李玥晴已经找不到形容词可以形容现在的心境了。

 “丫头,这御花园里的菊花已陆续盛开,外面天气不错,陪着哀家到外头散散步,赏赏花吧!”太后看了眼窗外的风光明媚。

 “是。”她扶着太后起身走向外头。

 到了御花园,太后看着怡人的景致边走边点头,心情很不错。她停下脚步摸了摸一朵花开正的秋菊。“丫头,你心里可是埋怨着泽儿?”

 “民女不敢…”

 “其实,早在这之前哀家也有意将你赐给他,让他纳你为妾,可被他给拒绝了。”

 “王爷拒绝了?”当时已经拒绝,那现在又是闹哪招?

 “想知道他当时为何拒绝吗?”

 她就算说不想知道,太后还是会说的吧,否则太后今天就不会特地找借口要她进宫。

 太后不等她反应,径自说:“他说你是一个好女子,适合一个好男人将你捧在手心一生一世的珍藏,而不是让你成为一个侍妾,成为男人的附属品。他说他还不是一个好男人,没有资格拥有你,等他成为一个你心目中理想的男人时,他自然会向你提出求亲。”

 太后这番话大大地震撼了李玥晴,尤其是那句“她值得被捧在手心一生一世的珍藏”她被龙泽的心意深深感动着,还带着一丝丝甜蜜,她怎么也描述不出此刻激动又复杂的心绪,只能睁着大眼,屏着气惊楞地看着始终和颜悦的太后,反复回味思索着她所说的话。

 太后拉过她的手,慈爱地看着她,语气有些哽咽地回忆“丫头,泽儿是哀家从小看到大的,看着他咬牙苦撑度过每一个生命关口、看着他第一次带兵出征,身受重伤、看着他亲眼看着皇后为保住太子自缢时的悲愤,到他身重奇毒,受尽痛苦折磨,却从不喊疼,不掉一滴眼泪或是求助任何人,所有的苦都自己默默承受,看着他愈来愈孤独,哀家是痛在心底、疼在心底…”

 说着说着,太后的泪水浮出了眼眶,李玥晴赶紧拿帕子细心地为她拭泪“太后娘娘…”

 太后拍拍她的手,叹了口气“丫头,让哀家把话说完,这些话哀家憋在心里好些年了,得让哀家抒发一回,否则就要带进棺材里了。”

 她点了点头,扶着太后继续在花园里闲逛着。

 “丫头,你知道哀家最心痛是什么时候吗?”太后含着雾气的眼眸遥望着前方的假山。“不是儿子昏庸,宠信逆臣、妃,而是…眼看着泽儿他知道自己的命即将消逝,却无法为母后复仇时的悲愤,那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苦,让我这当祖母的看了心整个都要碎了…

 “直到你救了他一命,把他自阎罗王手里带回,看着他愈来愈健康,看着他每次拖着虚弱的身体进宫来看哀家,谈及你时,他眼底闪耀的光芒及愉悦的神情,那模样哀家已经好多年不曾见过,当时哀家就知道,你是那个为他冰封的世界带来阳光的那个人…”

 李玥晴怔住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太后,心底很清楚太后告知她这些事情背后的目的,可即使她为这些事情感动,仍无法当着太后的面给出她所期望的回应与承诺,毕竟感情与同情是不同的…

 太后幽幽看着她,最后语重心长地说出了一句“丫头,哀家希望你是那个能给他带来幸福与快乐的人,这样我百年之后也能放心地走了…”

 希望她是给他带来幸福与快乐的人…李玥晴心中喊苦,她能告诉太后,她和龙泽已经达成协议,可能会让她失望吗?

 太后的眸光落在李玥晴身后的拔身影上。

 “颖王来了。”

 “参见皇祖母。”龙泽单膝下跪问安。

 “免礼了,泽儿一下朝就这么急着来探望我这老太婆了?”太后调侃道:“还是舍不得你这未来媳妇在这边伺候我这老太婆?”

 “皇祖母,孙子自然是来探望皇祖母的。”

 太后摆摆手,看着两人站在一起的模样看起来是那么和谐,满意地浅笑了下。“行了,你这未来的王妃替你尽孝了,陪着哀家说了不少话,哀家出来久了,有些累了,你一会儿带着丫头一起出宫吧,大婚前不用再来探望我这老太婆了,把婚事办得尽善尽美才是,到时我这老太婆会过去的。”

 龙泽一听,喜出望外地赶紧拉着李玥晴一起下跪叩谢。“谢太后。”

 “常贵——”

 站得远远,随时准备伺候太后的常贵随即上前,伸出手臂让太后搭着,小心慢步地扶着她回宫。

 太后离开后,龙泽担心地问道:“皇祖母没为难你吧?”

 看着他,李玥晴心情实在有些尴尬,她还没从太后说的那些事中缓过来,一时间真不知道要用什么态度面对他。

 深口气转换了下心情后,她摇头“太后娘娘同我说了些事情…”

 龙泽随即明白太后多事了,叹口气,大掌抚上她被晒得有些通红的脸蛋“晴儿,别将皇祖母说的事情放在心上,你放心,要不然,等过一阵子我便找个身子有隐疾的理由,将我们两人的婚事取消,还你自由。”

 李玥晴一楞,这一天之中究竟要给她多少震撼啊?她都怀疑这颗小心脏能不能够再承受过多的刺。“你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我想过了,是我冲动,困着你三年太残忍,你还这么年轻,不应该被我蹉跎了美好青春。”不出半年,东煌将会发生大动,届时他也许…他不能这么地自私困着她…

 他决定提前结束两人的婚姻,她该开心、该高兴的,可是她就是快乐不起来,尤其当她瞧见他一向淡然的脸庞闪过让人不容易察觉的痛楚,她十分不舒服,像是整颗心突然被揪紧,无法呼吸。

 “为什么?”她楞楞地问道,她下意识地想问个清楚明白。到后来竟然升起一股闷气,朝他怒喝“为什么突然决定要提前结束我们的婚事,别跟我说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相信!”

 他的心思她多少还是明了的,这混蛋家伙肯定是担心一旦内战爆发,他要是有意外,她就成了寡妇!

 龙泽微怔地看着她透着红晕的脸蛋。“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不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她口而出的朝他又是一记怒吼,可最后突然止住了未出口的话。

 了,了,她是怎么了?这不是她想要的,那她生气什么、她想要的是什么?

 “晴儿,你想要什么?”

 她想要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看着他,好像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断地往她心窝深处扎、发芽,甚至向上破土而出。

 她摇头急躁地想厘清心头那紊乱不清的感觉,却怎么理也理不清,只能皱着眉抗议。“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不想要这样,你这决定我不喜欢、我不开心,我们已经说好了,三年…你怎么可以提前毁约,我不喜欢这样。”

 她皱着眉头的模样让龙泽看着心疼,他伸出手将她那双因紧张而绞紧的十指拉开,握在自己的手里。

 “好,如果你不喜欢我这决定,希望三年就三年,瞧你的手指都扭得快打结,要是因这事扭伤了自己的手就得不偿失,你希望怎么做,我都同意顺着你的意思,好吗?”

 看着龙泽那没有一丝虚假的心疼模样,看着他温柔着她手指的模样,李玥情感到心头一热,鼓起勇气问道:“太后娘娘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吗?”

 龙泽那如湖光般潋滟人的深邃眼眸里凝了难得一见的温柔,定定看着她,毫不迟疑的回答“是的。”

 “懿旨是你亲手写的?”

 “没错。”他坦然大方地承认。

 “为什么?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不想嫁人!”她想将他的手甩开,可他掌心的温暖像冬日里的暖炉,有着让她眷恋的温度,让她舍不得。

 “如你知道的,我喜欢你,无法容忍一个配不上你的小人使用旁门左道得到你。”

 “小人、旁门左道…谁?”她楞了下随即想到“是弈哥哥吗?”

 “不是他还有谁,这该死的家伙打了本王计画!”一想到打他一盘棋的齐弈,他就恨得咬牙切齿。“那天黎敬白不顾你的意愿,要将你嫁给齐弈,懿旨到之前齐弈就到了黎府要下聘,只差还未开口提出来意,才得本王只能出此下策!”

 “他究竟闹哪招啊?真是恼死我了,我一直避着他,就是预防他当面跟我提亲,没想到竟然想先斩后奏,气死我了!”

 一想到齐弈的蛮横手段她就恼火,一直以来她当他是好友,从没有过异样的心思,可他心思如此龌龊,竟想同时纳她与黎悦碧为妾,真是恶心死她了,当下她真有一种冲动,把他丢进粪坑里泡个三天三夜,臭死他!

 “晴儿可还恼着本王?”龙泽的手抚着她细的脸颊,担忧问道。

 “恼。”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龙泽的神色瞬间消沉。

 “我恼你,你说你喜欢我,可是你竟然连尝试追求我都没有,就一道懿旨要我嫁给你,我都开始调适心态,认命地接受这道懿旨,可是你又跟我说,很快会还我自由,你这是在耍人啊!你怎么不努力尝试,让我也喜欢上你,就这么跟我说要提前结束两人之间的婚事,你就没想过你的努力不会有所回报?”她对着他发火低喝。

 她承认她真的不想嫁人,可是心底又被龙泽深深震撼与感动,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男女感情,但她知道自己不讨厌他,甚至他的一个关心眼神、一抹微笑,都会让她心情有如人间四月天。

 她喜欢跟他相处,即使两人在一起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也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盈整个心窝。

 听清楚她的话,龙泽喜出望外,手上暗劲一使,用力将她带入怀中,将她纤细的身子圈在自己有力的臂弯与怀之间,感受她的真实。

 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加上又在大庭广众之下,这御花园里到处有宫女、太监,她连忙尴尬地推着他,试图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龙泽,你做什么,你疯了啊,快放开我,这里是御花园啊!”她不安又紧张的轻声低呼,如此紧贴着他硕的身躯让她感到羞涩不已。

 他非但未将她松开,反而将她搂得愈紧,李玥晴耳边传来他一记足的重重叹息声后,又听到他低沉的嗓音说:“晴儿,我会努力地追求你,但你可以从现在这一刻起,试着将我当成一个男人,一个喜欢你的男人,别把我当兄长,试着慢慢接受我的追求,好吗?”

 从未与他有过如此亲密的行为,李玥晴明的脸蛋漾起羞涩的红晕,一颗心如擂鼓般狂跳,挣脱不开他的箝制,鼻间全是他人的男气息,这让她的脸更热烫不已,咬尴尬问:“什么好不好?”

 “试着慢慢接受我的追求,好吗?”他在她的颈窝边,哑着嗓子轻问。

 “我会给你追求的机会,可是在我还没完全接受你之前,你不能我与你…”他在她的颈窝落下一记红如玫瑰花的烙印,坚定不容质疑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在她耳畔响起“晴儿,我不要求你一定要马上接受我,更不会强迫你把我当成你的丈夫,我会等你同意的…”

 李玥晴被他搂在怀里,贴着他膛听着他的心跳声,律动的声音安抚了她方才的不安。“要是我还是没法子接受呢?”

 他将脸继续埋在她的颈窝,深深嗅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三年,够了,本王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你的芳心。”

 “这么有自信?”她有些调皮的反问。

 他自豪地扬起嘴角“让你心甘情愿成为颖王妃这事,本王一向很有自信。”

 她挑衅地睐他一眼。“我很难追的,没有诚心是追不到的,你随时都有可能中箭落马。”

 “本王的骑技一向很好。”他拧拧她的粉颊“未来的颖王妃,你就拭目以待吧。”
');
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