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第二十八章 李将军的往事
document。write(' 她与龙泽才一起走到宫门外,正准备坐上马车,便见到刚好也要离宫的李光耀。

 “颖王殿下、晴儿姑娘,听闻两位的喜事,恭喜、恭喜。”李光耀远远抱拳高声恭贺。

 “光耀,客气了,你这时才出宫的吗?”

 “是的,下朝之时皇上派了人来传话,让我上御书房商讨些事情,这会儿刚结束。”李光耀同龙泽对话的同时,眼神却不时停留在李玥晴身上。

 “皇上派了新任务?”

 “是秋猎之事,王爷您大婚在即,皇上让下官协办。”

 李光耀的眼神自然没有被龙泽错过,知道他定是想多多了解这一事,便开口邀请“本王正要送晴儿回府,光耀如不介意,与本王一同乘车,我们路上也可讨论讨论。”

 这是李光耀求之不得的机会,连忙应声“好,自然是好。”

 李玥晴率先坐进马车,龙泽尾随进来,就坐在她身旁,李光耀坐在她对面,两只眼睛还是直直地盯着她看,看得李玥晴有些头皮发麻。

 她心头暗忖着,光耀大叔上次见他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看她的眼神完全不一样,目不转睛,眼神还带着兴奋与激动。

 她这张脸蛋算起来虽然长得不差,但还称不上倾国倾城的,应该是没那种能耐,老少通吃,把一个年过不惑,身经百战的大将军给惑的本事才是啊!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摇摇一旁的龙泽“龙泽,我脸上没有东西吧?”

 马车上另外两人同时疑惑看着她。

 “既然没有,光耀将军怎么直盯着我瞧?”她小心提出自己的疑虑,要不这一路上继续被这很怪异的眼神盯着,她准跳车。

 龙泽恍然大笑了声“晴儿,没事,光耀肯定又想起一人了,你与他认识的一位故人长得非常相像,这事你不是知道?”

 李光耀尴尬地抓着头“晴儿姑娘,抱歉、抱歉,在下失礼了,一看到你,在下就会忍不住将视线放在你脸上。”

 “没事、没事,是我多心了。”原来人家又想起故人了,李玥晴吐了吐舌头。

 要是龙泽知道,方才她心中的歪想,他那张倒众生的俊脸恐怕会当场皱成苦瓜。

 龙泽与李光耀换了个眼神后,龙泽开口“晴儿,光耀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你,也许有些问题会涉及你的私事,可好?”

 她点头“行啊,我会知无不言的,我这人应该也没有什么秘密吧!”

 李光耀神色显得紧张,看了看龙泽,又看看李玥晴,往衣服上抹了抹手心上的汗。

 “晴儿姑娘,我打听过了,有个传言说…你…不是黎尚书的亲女儿…”

 她耸耸肩,表情淡然“这不是秘密,光耀将军也不必因为问我这问题而感到愧疚。”

 看她这样泰然的模样,李光耀也就安心多了,开口之前还担心会伤到她“我可以冒昧地请教,晴儿姑娘你的母亲闺名吗?”

 “不知道,黎府没有记载,我也无法从大姊那里问出,我娘的名字在黎府是个忌。”李光耀该不会是跟她的娘是旧识吧?

 听到李玥晴的回答,李光耀整个人突然蔫了,脸失落。

 一旁的龙泽连忙为他解释“晴儿,其实光耀是在寻找他的子、女儿的。”

 “啥,找他女,怎么会扯到我娘身上?”

 李光耀有些尴尬地咳了声“当年…我与水儿并未拜堂成亲,水儿与我是青梅竹马,我们住在邻近瑞县附近的一个小村,当年蛮邦来犯,朝廷紧急征兵,自愿从军,每户每丁可多得十两银子,我本是农家子弟,几年的欠收让家里早已是一贫如洗,家徒四壁,我只能入伍从军,帮忙争得一份口粮。”

 “所以你丢下青梅竹马从军去,可是等你凯旋,你的青梅竹马已经另嫁他人!”

 李光耀无奈地点了点头“我与水儿两人在我入伍前一晚,我们瞒着家人在月老的作证下拜堂成亲…五年后我凯旋归来,从我娘嘴里得知,我从军后两个月,水儿就被她后娘着嫁给了城里一个大官,嫁过去不到五年人就病死,听说嫁入后不久就生了个女儿。”说着说着,鼻子一酸,从不轻易掉下的男儿泪也不夺眶而出。

 “所以你认为那是你的孩子?”

 “当时我只是沉在失去她的痛苦里,并未太过关心孩子…失去了水儿,我痛不生,再度回到战场。”李光耀摇头“约莫又过了四年,大军凯旋回京,我已经是个副将,途经瑞县,在扎营之时遇到了以前的儿时同伴,他交给了我一封信,说是水儿在临终前托人写了封信转交给他,拜托他交给我的…信里告诉我,我有一个女儿,上头注明了女儿的名字、生辰还有身上的特征…”

 “原来如此…加上我长得像尊夫人,所以光耀将军才会误认为我有可能是你的女儿,是吧…”李玥晴同情地看着不断拭泪的李光耀。“可是,既然你女儿的名字、八字,还有特征在信上注明得清清楚楚,你怎么还会认为我是你女儿?”

 龙泽将随身的帕子递给李光耀,拍拍李玥晴的肩膀“剩下的我来说吧,再说下去,光耀的情绪可能又要控制不住。”

 她点头。

 “那封信到光耀手中时,已经过了好些年,中间又不小心被水泼,许多字迹已经模糊难辨,唯一几个比较清楚的字便是他有女儿,还有女儿身上有个花的胎记,李夫人娘家的人早已经不知去向,没有人知道当年她继母将她嫁到哪里,光耀费了好大功夫才打听到有可能是被卖到哪几户大官当妾,而黎尚书便是其中一位。”

 “原来如此啊…不过,这世上长得相像的人太多了,必须小心查证才是,免得认错了。”难怪他会这么认为,不过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啊,她长得像他死去的老婆,就说她是他女儿,这怎么可能?

 李光耀激动的情绪稍微平复,深口大气“这是前我接到的消息,似乎有人在马宁村看到过水儿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我已经派人去查问,我想应该很快会有消息发。”

 李玥晴横了他一眼,暗忖,既然如此,大叔您看到我激动个什么啊…哭成这样,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我待人呢…

 说着说着,李光耀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夸张,尴尬地扯着笑“说起来也不好意思,明知这事就快要有结果,可我一看见晴儿姑娘就忍不住激动得眼睛一热…”

 “没事,触景伤情咩,我能理解。”她瞄了眼外头识的街景,拉拉龙泽的衣袖“一会儿你们别下马车了,我自己下去就成,每次都来上那一套我受不了,现在他要是知道光耀将军也在马车上,岂不是又要折腾半天?”

 龙泽楞了下,随即摇头哑声失笑,宠溺地弹了下她的额头“依你。”

 马蹄踏在青石路上的达达声渐缓,一记长鸣声后,马车停在气派的黎府门前。

 不等车夫为她开门,李玥晴朝龙泽挥挥手“再见。”径自推开车门,跳下马车一溜烟地跑进黎府。

 其实不是她要像逃难般的躲进黎府,而是她厌烦了黎敬白的那套虚伪作派,这两天龙泽送她回府,或是上黎府来找她商谈一些事情,黎敬白总是像只哈巴狗一样,跟前跟后地讨好龙泽,也许是因为齐弈这尊大佛已经彻底与他决裂的关系,现在他只能好好拽住龙泽才成,否则他妄想成为皇亲国戚的美梦就会成为黄粱一梦。

 她才正要弯进自己的院子,便见黎老夫人身边的丫鬟翠绿笔直地走来,叫住她“六小姐,老夫人有事请你过苍翠院一趟。”

 “什么事情?”这老太婆一向很厌恶她的,今天怎么会主动找她?

 “翠绿,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这丫鬟是刚从黎悦云那里调过去黎老夫人身边的,算跟她有些情。

 翠绿摇头“回六小姐,翠绿不清楚,不过老爷还有两位姨娘及三小姐、四小姐、五小姐都在苍翠院。”

 “夫人跟大小姐不在?”

 “夫人与大小姐上佛寺礼佛烧香去了,大约黄昏时才能回来。”

 特地选在她们两人不在府里时叫她过去,肯定有鬼,她倒是想知道,这不消停的老太婆这会儿又想出什么艘主意了。

 她中风病发时陷入昏,几名大夫束手无策,是黎悦云拉下脸面拜托她医治的,施了几次针,她人清醒了,可坐起身讲话,只剩下轻微的眼歪嘴斜、讲话吃力抖手抖脚的症状,这一阵子在院子瑞安分了许多,怎么现在伤好就又开始生事呢?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一走到苍翠院,别说院子里那群丫鬟、婆子死命地向她讨好问安,让她觉得有些意外,连苍翠院里也弥漫着一股很诡异的气氛。

 一进到里面,便见到黎老夫人及黎敬白分坐高位,两位姨娘及几位姊姊分坐两旁,两位姨娘等几人不是被关进佛堂反省吗,怎么被放出来了?

 看来是有人徇私护短,破坏规矩!瞧他们几人故意装出一脸严肃,嘴角却有隐不住的笑意,像是作犯科的分子刚达成好协议,如何分赃、如何把其中一名伙伴干掉那般,又开心又隐晦,想来是有阴谋。

 她开门见山直接问,连问安都不想了“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你,这就是你的教…”她这副目无尊长的德行,让黎老夫人又气不打一处来,本开口训斥她两声,就听到一旁儿子一阵沉咳的暗示,只好将那股怒气再下。

 “算…那边…坐…”

 李玥晴随意挑了个位子坐下,丫鬟随即为她送上茶点,鄙夷地瞄了眼黎老夫人那说话还不流利,病未痊愈,便急着拉拢儿子再度掌权的模样,这么贪恋/望,届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知老夫人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她话才一问完,黎老夫人身后随即走出一名福泰的婆子“老奴给六小姐道喜了,老夫人说您的后院刚扩建好,缺人手,让老奴给六小姐您挑了几位手脚利落的丫鬟,先唤来给六小姐您瞧瞧。”

 李玥晴神色冷淡地瞄了那笑容面的福泰婆子一眼,她记得她是黎府里管人事的婆子,叫桂花。

 “领人来给我瞧吧。”

 “是的。”桂花把方才在外边的那群人全领了过来,不多不少,一共二十人,十男十女的,男的长相普通,歪瓜裂枣的也占了几个,至于女的…可就真是个个好颜色,粉雕玉琢,如花似玉的。

 李玥晴心底冷笑了声,他们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她还会不清楚吗?

 人手不够?说得好听,她那后院扩建好都不知过多久了,现在她再过几天就要出嫁,才说给她找了丫鬟、家丁的,届时这群人得跟着她过去颖王府,依她看,这哪里是给她选丫鬟,分明是给她选通房的!

 尤其前面站着那三个,脸蛋说有多妖媚就有多妖媚,还有这身段,说有多婀娜就有多婀娜,依她目测少说也有34D,嗤,丫鬟,当通房都委屈。

 “六小姐,这几个都是牙子带来最顶尖的,放到院子里不需要再费心教导,可以马上干活了。”

 李玥晴瞄了眼,冷声拒绝“不用了,都让牙子带回去吧。”

 这让她们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一变,本来在一旁喝着茶的黎敬白也不淡定了“胡闹,你那院子那么大,没几个下人,这活怎么忙得过来?”

 “我再没几天就要嫁人了,需要人手我会跟夫人提,请她先拨几个借我使用。”

 “胡闹…你出嫁也需要…几个陪嫁丫鬟跟家丁…”黎老夫人气急败坏地拍桌。

 “不需要,颖王府人手齐,又都是宫里调教出来的,比他们这些人更好使,若真要带,就带花儿去就好。”她很明白,这烂主意里头大概也有黎敬白的授意。

 桂花见状连忙摆了摆手,示意这群丫鬟、家丁到外头候着,自己也赶紧退出内厅,避免一会儿遭受无妄之灾。

 当初老夫人身边的陪嫁嬷嬷可只是因为掮了六小姐耳光,就被颖王下令砍了双手,为了生命安全,还是赶紧把这些人,包括自己,全退出去来得安全。

 “不行,你就带那一个丫头当陪嫁丫鬟,黎府的脸面岂不被你丢光!”

 “怕丢脸面,那就多个几抬嫁妆也就补过了。”嗤,急了吧,那群特地挑来放她院子的丫鬟们根本只是个幌子,扯了一大堆,狐狸尾巴也该出来了。

 她坚持不让这些丫鬟进到她的院子,这下云姨娘也急了“这怎么成,你爹他可是朝廷大官,你让他脸面往哪里放?”

 “就是、就是!”丽姨娘跟着附和。

 “颖王不出声,自然没人敢嘲笑尚书大人。”抬出颖王这尊大佛,看他们还想说什么?

 “小六,这样不成,即使大家表面上不说,背后还是会笑话爹,要不我看…”黎敬白将视线转向母亲。“不带这么多人过去颖王府,也得带上几个识的,这样你嫁过去,我们也才能放心,母亲您看…”

 狐狸尾巴出来了吧,她等着下文,肯定也跟黎敬白其他几个女儿不了关系。

 “既然小六坚持不让那些丫鬟过去帮她,也不愿意带陪嫁丫鬟过去,那不如就…让她三个姊姊其中一个跟着她一起陪嫁过去,就这样好了,有人照顾她我们也较能放心,我看就悦芳或悦兰选一个好了…”黎老夫人这时说话就利落了,一口气将她想讲的说完,还故作不舍、为难地看着李玥晴。

 切,又来一个恶心她的!他们黎府的女儿是很廉价吗?买一送一这种龌龊的事情他们也做得出来。

 “我连那几个丫鬟都不想让她们陪嫁了,她们哪儿来就回那儿去,更不会在这几个姊姊里面挑一个陪嫁的!”她心中一凛,严厉拒绝。

 就算她嫁人了也要把她攥在手心里,怕她后高飞,愈不把黎府当一回事,才利用这机会往她身边安人,再顺势爬上龙泽的,这算盘打得可真是啊!

 届时不管她听不听命,于黎敬白有没有用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亲生女儿已是龙泽的枕边人,她不过是黎敬白的棋子、他女儿的跳板。

 她李玥晴不是傻子,这种傻事是绝对不可能点头同意!

 “你这不知好歹的蹄子!”她毫不考虑便一口回绝,让黎老夫人气得一口老血又差点出,气得直哆嗉,亏她还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对她和颜悦几分,竟这般不知好歹,于是张口就骂“不知感恩图报,竟只想着自己荣华…”

 “是,我不知好歹又如何,有本事你自己同太后说去,太后已经警告过我,黎府的人一个也不许带,我想带上花儿,还得拜托颖王去通融,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自己同太后说去!”她起身冷睨了在场所有人一眼,转身离开,留下内厅里那一群计画失败,气得头顶冒烟的人。

 她步下阶梯走到院子,黎悦兰自里头冲出来,指着她大吼“李玥晴,你给我站住”

 “有事?”

 “李玥晴,你根本是拿着当令箭,打着太后的名义狐假虎威,对吧?”

 李明晴点头“是,我就是拿着鸡腿当尚方宝剑,你们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自己去质问太后啊!”这几个女人真是不长进,当人家的妾真的这么好吗?一个一个前仆后继,巴巴地贴上去!

 “李玥晴,你就只顾着自己飞上枝头自己发达,就不顾我们这些姊姊死活吗?你这自私的女人!”黎悦兰扯着嗓子便骂,一直隐忍了许久,她本是个庶女,也没指望能嫁得多好,现在天上好不容易掉下这机会,父亲问她是否愿意时,她毫不考虑地便同意,没想到这杀千刀的李玥晴竟然从中作梗,说什么也不答应,笃定他们没那本事见到太后,就搬出太后来他们,可恶至极!

 “我自私。”她抱仰天,讽刺地笑了声,冷睨着她。“黎悦兰,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不自私点,岂不是让你跟黎悦芳还有机会来害我,这次恐怕就不是推下山崖,而是直接毒死我,或是找人一刀杀了,那会是在什么时候呢?应该是在你们爬上龙泽的之后,你觉得我还会给你这机会吗?”

 黎悦兰顿时失了气焰,震惊地往后退两步,浑身发抖,双手捂着嘴,眼惊慌地看着李玥晴“你…你记起来了…”

 “很不幸地刚好记起来了,你们两个在我搭的马车上动手脚的画面…”自从她回到黎府,许多记忆都慢慢回笼,当初不明白的事也都明白了,不说只是不愿多计较,毕竟她并非真正的黎悦青。

 她耸耸肩,扭扭脖子“你说,我能不自私点,提防你们两个吗?如果我将这事告知王爷,你说,你或黎悦芳会不会在成为我的陪嫁之前,或是在我成为王妃的第二天,便被王爷派人给处理掉,或是以谋逆罪将整个黎府上下几百口人,都送往府衙或是天牢定罪呢?”

 黎玥兰知道她说得不无道理,只怕自己有命进那个高门,无命从那里走出来,不仅如此还连累一家老小,她惊恐地拽着衣摆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还想活,不想这么早死,她只想嫁个富贵人家,舒舒服服地过一生,不想在天牢过上一辈子。

 李玥晴勾着嘴角,冷冷提醒她“幸福是要自己去争取,但不要妄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对你没好处,安分守己才会平安无事。”说罢,李玥晴转身便离开苍翠院,留下那个还瘫坐在地上发抖的黎悦兰。
');
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