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一个出轨女人的自述 下章
十三、婆婆生病了(上)
document。write('十三、婆婆生病了(上)

 那天老公看见我在流泪,他急了。他以为刚才他提到了我第一个我男友勾起了我伤心的往事。

 他开始惊慌失措,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他说他不该提那事,他是无意之中提得到了我的第一个男友,他说那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让我不要再去想它了,他只会安慰我。

 如果老公说,在这个世界上我是最爱你的人,难道你没有感觉吗?,或者更严厉一点,那个男人把你抛弃了,还值得你这么想他吗?我的感觉或许会好一点。

 因为那根本不是他的错。

 老公从小就喜欢我,他是一个很文静的小男孩,但是为了我会和别人打架,即使被别人打得鼻青脸肿他也毫无怨言。

 在我们结婚以后,他姐姐跟我说,在我上大学时他知道我在和别人谈恋爱了,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下班一回来就经常把一个人关在房了,有时还会生闷气。

 他们家里人都知道他喜欢我,但谁也不敢提这件事。

 后来他们给他介绍女朋友,他连见都不愿见,终于有一次肯见了,但到时候又不愿去了,害的人家小姑娘大哭一场,做介绍人的也很没面子,以后就不敢跟他介绍朋友了。这些事在我们结婚以后,他们家里人有时会拿来跟老公开玩笑,老公只是笑笑也不跟他们争辩,但是从他的笑容里能看出在他心里充着无比的幸福、喜悦和自豪。

 我跟老公谈恋爱完全是因为她姐姐的撮合。

 那个男人说他不愿娶我后,我很生气,我一直不睬他,虽然他一次次的打电话来跟我道歉,我还是不愿意见他。

 那个时候我下班后天天准时回家,不再到外面玩了。我妈以为我前段时间在谈恋爱,现在又吹了。她还问过我是不是和男朋友不好了。我跟我妈说我没有在谈恋爱,也没有男朋友。

 因为我当时心情不好,说话的口气可能很硬,我妈认定我真的没有男朋友。

 做妈的都为自己女儿的终生大事着急的。那年我已经快25岁了,还没有男朋友,做妈的哪能不急。

 我们两家本来就很,虽然我们搬走了,但还是经常有联系,尤其是老公的姐姐经常会打电话来,跟我妈拉拉家常,有时还会请我妈看看病或位什么的。我估计是我妈把我没有男朋友的事告诉她姐姐的,因为我妈也觉得我老公人不错。

 那一年也是国庆,我妈和我说老公家里的人要来我们家作客,叫我不要出去玩。

 事实上,我那时除了逛马路买点衣服什么的也没有的地方去玩,我就没有出去。

 那天老公也来了,还有婆婆、她姐姐和她的的儿子。老公到我房里来和我说话,他说的话东一句,西一句,我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他可能是心里又兴奋又紧张,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我一直知道他喜欢我,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吃过午饭以后她姐姐和我两个人关在房里跟我说老公的事。

 她说老公一直喜欢我,说他自己不好意思说,还说我们两个人从一起长大,彼此很了解,老公脾气也很好,不会欺负我的等等,反正说了很多很多好话。

 那是我确实没有男朋友,我对自己追求的那种男人已经失去了信心,觉得自己应该找个男朋友早点结婚算了。经她这么一说我就答应她和老公谈恋爱了。其实老公不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他在他的同学和同事中有很好的人缘,他的话虽人不是很多,但他说出来的话却是实实在在的,让人感觉是一个很踏实的人。他在感情方面的笨拙,我认为可能是一种心理障碍,这种障碍来源于我和他过于了解,我和他本来就像是兄妹一样熟悉。

 有谁见过妹妹会对哥哥产生爱慕之情,又有谁见过哥哥想娶自己的妹妹。

 我对他没有感觉,同样,他对我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但毕竟我们不是兄妹,我对他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了,他痛苦、他徘徊,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当他知道我和别人在谈恋爱了时,他绝望了,他认为这个世界上她最喜爱的女孩已经被别人抢走了,不可能再找到让他喜欢的女孩了,他就拒绝和别的女孩谈恋爱。

 然而,当我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依然把我当他的小妹妹一样来爱我、疼我,他怕我再受到伤害,他怕自己又失去我。

 老公对我除了有夫之爱,还有一份兄妹之爱,很少有一位子能享受到这双重的爱,而我却想把它抛弃。

 也许有很多人认为,我能嫁给我老公这样的人应当很足了,很多人会羡慕我有这样的老公。

 我不会做饭,也不用干家务,连女儿都不用我管,总之我不用管家里的任何事,很少有媳妇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但是这种情况只有在特殊的条件下才会发生的,他们家里所有的人从小就喜欢我,他们不仅把我当作媳妇,还把我当作女儿一样看待,并且他们知道他们的儿子只喜欢我。

 如果换了别的女人我想肯定不会享受到和像我一样的待遇。

 星期一,婆婆来我们医院做了检查,是老公的姐姐陪来的。老公走的时候特意关照,要检查得详细点,如果医保不能报销自己掏钱也要查。

 其实他这是外行话了,什么叫越详细越好,把医院里所有的检查都用上,不要说花了很多钱不算,病人自己也被折腾的吃不消。

 怪不得天天会有那么多人排着队看病,有很多人其实没病或者只是小病,动不动就是一大堆检查,验个血、做个B超、排个片是家常便饭,不好再来个C T或MRI,真是花了钱还买罪受,使得本来就很匮乏医疗资源更为紧缺。

 其实做检查还是要从最基本的开始查起,有异常的地方再进行进一步检查也不迟。

 婆婆的检验报告第二天就全部出来了。除了血糖比较高,还有肌酐偏高以外,其余部分检查结果是正常的。很显然这是老年人的常见病——- 糖病。

 我跟老公打了个电话,把情况告诉他了。但是他很急,他问我严不严重。

 我跟他说糖病在老年人中发病率很高的,治疗也很容易的,就是肾功能不太好需要再进一步明确一下原因。

 但他还是不放心,当天晚上就赶回来了。他问我要不要住院治疗,我跟他说不用,但他坚持要让他妈住在医院里,顺便再检查一下还有没有别的病,我只好听他的。我们医院的位是很紧张的,有从外地来的病人在入院处排了一个月的队还没有住进来。

 但是医院有不成文的规定,凡是本院职工或是直系亲属不管位有多么紧张,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入院。

 这也算是一种职工的特殊福利吧。

 婆婆在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

 婆婆不住在我们寇里,糖病是属于内分泌科的,而且我们为自己人看病往往比较忌讳,因为为自己人看病往往会很不客观。

 在我们医院里有一个很出名的外科医生,有一次他妈妈肚子疼,他随便看了看就认为是阑尾炎,直接上了手术台,结果开出来是疝气,后来一直被人当作笑话。

 其实这两种病是很容易鉴别的,只要让她站起来就能在她的腹股沟摸到明显的包块,就是让一个年轻医生看也不会误诊。

 婆婆住进去后,那里的医生护士都很热情,护士长对我也特别客气。

 几年前她是我们寇里的,不过她当时还不是护士长。

 她知道是我婆婆会主动去和她拉家常,说我婆婆取了一个好媳妇,说我不仅漂亮、温柔,而且还很孝敬,说得婆婆心花怒放。

 主任虽然不是很,但他知道我是我爸的女儿,他跟我爸很(我前面说过我父母都是医生),因此在婆婆住院的第二天就主任查房了。我这个时候才体会到做医生有多么好啊。

 不过,婆婆一住院麻烦事又来了,公公一个人带不了我女儿,而且女儿平时是和婆婆睡觉的,和公公她不肯睡的。本来,我们搬新房子后准备让女儿上寄宿制幼儿园的,但那时女儿还小,必须等到中班以后才可以上寄宿制幼儿园,但到了那时,婆婆又不让我们把女儿放在寄宿制幼儿园,说让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放在幼儿园了我们放心她还不放心呢,后来就一直放在婆婆家里。

 现在婆婆住院了,公公和我女儿两个人住在那里,虽然他姐姐可以去帮忙的,但毕竟不能天天去的,我也不可能只和公公两个人住在一个屋里。

 没办法,只好让公公每天早上来接,晚上送过来,好在老公也经常回来。

 这样我倒觉得一家人热热闹闹得像个家了。女儿不懂事,她觉得每天能回家和妈妈在一起比什么都开心。

 我觉得好长时间没有好好陪女儿了。她会跟我讲很多幼儿园里的事,还在每天睡觉前着我给她讲故事,而且一个故事要重复几篇。

 我晚上睡在上抱着女儿想,如果我真的和老公离婚,他什么东西都愿意给我,就是女儿他肯定不会给我的,因为在他的眼里只有我和女儿是最重要的,失去了我再让他失去女儿他肯定不会接受的。老公这段时间回来的特别忙。

 因为他妈住在医院里,女儿也在家里,他不放心。

 我跟他说你不要天天这样赶回来,女儿我能带的,你妈在医院里也不需要人来陪,你姐姐和你爸经常会去看她的,我上班的时候也可以去看看她,你们也不用给她烧吃的,糖病病人不须家属送吃的。他说他不回来心里不踏实。

 看着他这么累我也心疼。

 老公确实很累,几乎每天都是倒下去就睡。

 他每天来会要开4个小时的车,还要处理公司里的很多事,心里还时时刻刻的惦记着家里,确实把他累坏了。我虽然不爱他,但我也不恨他,我甚至觉得是他把我宠坏的。在女儿睡着以后,我会悄悄地睡过去,他能感觉到我在他的边上,他会把手伸出来抱着我,有时还把手伸进我的睡衣放在我的房上,然后他又继续睡觉了。

 他以为他有一个心爱的老婆和一个可爱的女儿,他只要尽力去照顾好她们,并为她们创造更多的财富,让她们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他就心满意足了。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老婆却在和别的男人上,并且还有可能会离开他…我觉得自己真得很对不起他,我甚至想过要和那个男孩断绝关系,想起这些事,我经常会下眼泪。

 其实我的心里很矛盾。

 当我在家里,在老公身边,或者躺在老公怀里时,我会觉得很对不起老公,虽然我不爱他,和他做也没有太多的情,但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和我们这个家,他把他的一切都给了我,如果他知道我和别的男人上,他虽然不会骂我,但他的心里一定会非常非常痛苦,如果我真的离开他,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再幸福了。

 而当我和那个男孩在一起时,或者跟他在上时,那是一个完整的我,我能得到除了体上足,还能得到心灵上的足,这种感觉只有在灵与完全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会体现出来,这种感觉不是每个男人都能给我的,这种感觉也不是每对夫都能感受到的。

 凤鸣里有朋友劝我,不要放弃这个家,家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会给我的,建议我把那个男孩当做情人。但是我不需要情人,我需要的是我爱和爱我的人,我需要的是能让我的心灵擦出火花的男人,我要的是能让我产生想嫁给他的冲动的男人。

 这些年来,一直不断的有男人在追我,有事业有成、万贯的男人,也有留洋归来光芒四的男人;有已婚的,也有未婚的;有仅仅想和我上的,也有确实喜欢我想和我结婚的,还说他们可以接纳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女儿。

 但是我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因为我对他们没有感觉,我只把他们当作路人,我不可能去爱他们,也绝对不可能和他们上

 我的生活中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情人,和我上过的男人都是我爱的男人,我的第一个男友、那个男人以前都是我爱得很深的男人,并且我都想和他们结婚,这个男孩我肯定自己也很爱他。

 我只有和我爱的男人做,我觉得把自己的体交给自己爱的人是最起码的。但是我对自己不爱的男人就是摸我一下手,我都会觉得恶心,和他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有一个人,虽然我不爱他,我却和他在一张上睡了7年,还为他生了个女儿,那就是我的老公。
');
上章 一个出轨女人的自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