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标准岳母 下章
第九章
 “香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比起周义军来更为错愕的江瑞香闪过一丝心虚,随即镇定的恢复平时应对的态度,当他是普通的访客不以为意,他们的过去已是一场回忆。

 “我想你不是来找我,有事吗?”当年的小男孩长大了,多了属于大男孩的朝气。

 “那件事不重要,当年你为什么先下山不等我,而且音讯全无?”害他找了大半年也找不到人。

 “我出国了,不想有牵绊。”她说了谎,其实她是为了某件事不得不离开。

 “不公平啦!你至少要留个地址好联络,别莫名其妙的遗弃我。”害他好像没人认领的走失小狈一脸茫然。

 他可是为了她追上山摘橘子耶!她怎么能说走就走,未免太无情了。

 她失笑地听着他稚气言语。“我没必要对你负责吧,义军小弟。”

 周义军脸不平“当年我未成年耶!你本来就应该对我负责,你欺骗我的感情。”

 想他多痴情呀!在联考前夕一瞧见她令人动心的身影,就不顾一切、二话不说的背起小包包,打算跟着她走过千山万水。

 谁知她竟然半路落跑,不通知一声地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叫人怀疑她跌落山谷没得救呢!

 若不是她的衣服也一起消失了,他差点要发动山难大队上山寻人,可见他多有情有义,不像她心如铁石无动于衷,连累他滴了几颗男儿泪。

 “你小声点,大家都在看了。”他的出现根本是来危害她的形象。

 “没关系,就让大家欣赏我的帅好了。”他装酷的摆了个明星架式。

 “你到底是来找谁,顶楼除了我没人是你认识的吧?”真羡慕他的无忧,感觉上很像一个人。

 咦…等等,他们都姓周?

 “我说过不重要,你先告诉我这些年去了哪里,有没有红杏出墙?”这才是最重要的。

 “义军…”哭笑不得的江瑞香巴不得将自己藏起来,瞧他说的是什么话。

 当年表姐的婚姻出了问题,受家庭暴力的凌而无力自救,打了通电话向她求救,所以如同亲姐妹的她自然下山一趟。

 可是情形严重的超乎她想像,表姐夫不仅殴毒,毒瘾一发作就表姐卖赚钱以供他买毒品,最后连小孩子都打算开价出售,而且卖的是人体器官。

 取得表姐签署的同意书让她带走小孩藏匿,这些年她一直担心表姐夫会找上他们,因此她谁也不联络,以防连累了别人。

 “嗨!大家好,我是周义军,是这位美丽姐姐的男朋友,请大家多多支持。”先声明主权才不会有人来抢。

 周义军拜票似的吆喝赢得一阵掌声,但也让江瑞香尴尬得无地自容,脸红得像番茄力求镇静,他简直是来胡闹的。

 “香姐,你不用不好意思,现在流行姐弟恋,大家会祝福我们的。”他说得好像有天就有地般的理所当然。

 一道戏谑的男音在他背后响起。“在祝福你们之前可否先将秘书还给我,我有一份急件需要她处理。”年轻真好,活力十足。

 “啊!未来的姐…姐姐的老板,好久不见。”哎呀,糗大了。

 不过无所谓,大家都是自己人。

 “你可以直接叫我未来的姐夫,我不会介意你调戏我的秘书。”看来两姐弟有事瞒着他。

 什么调戏嘛!说得真难听。“哇!你真的被我大姐拐了呀,你未免太不争气了。”

 可怜的国家栋梁,社会精英,民族的最后生机,居然也和他一样落入魔女的掌控,真是可悲可叹。

 “说话谨慎点,她是你大姐,你不希望她听见刚才的那番话吧!”有时他真怀疑她在他身上有装窃婷器,她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大姐没那么厉害啦!她只是卑鄙一点、狡猾一点、心肠坏了一点、心机重了一点…”一点一点加起来刚好无一丝长处。

 好笑的滕尔东摇摇头问道:“你找我有事吗?是问云太常打搅你了?”

 “他比我大姐好应付多了,我是很奇怪他明明说好了要到学校找我,可是我等了很久仍是不见他来。”事情诡异得令人发

 “你没打电话去问?”八成是好玩,或许他和慷文两人联手在整治什么事耽搁了。

 周义军大气一叹的坐上江瑞香的办公桌上。“我不仅打了电话还上你家敲门呢!你家门铃不会是坏了吧?”

 “我记得应该没坏,怎么了?”

 “我敲得手都坑谙了居然没人来应门,所以我就翻过墙…”他做了个翻墙的动作,表示墙高难爬。

 “你爬墙!”没被警察捉起来算是万幸。

 “香姐,你很瞧不起人哦!你忘了当年我是摘橘子比赛的第一名呀!”想他多威风,多少女生暗恋他他都不要,就只要他的香姐。

 “是出了名的山猴子…”啊!她干么回应他。懊恼万分的江瑞香埋首电脑处理文件。

 “瞧吧!你还是爱我的,我…哎!未来的姐夫你别拉!我还要和香姐情话绵绵互诉衷曲。”真难看,他这么大的人还被人揪着后领。

 滕尔东将他拉进自个办公室,不让他无厘头的疯言疯语坏了职员工作的士气。

 两姐弟的个性真是像得没话说,老是出其不意地说些跌破人家眼镜的疯话还自呜得意,反过来数落别人脑中无一物,听不懂先知智语。

 “你好歹给我留个面子嘛!我今年二十二岁不是十二岁,听得懂人话。”

 “为什么我看到的是十二岁男孩所为,而非二十二岁男人的担当呢!”他第一次看到自己向来清泠的秘书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没办法,我喜欢的女人和你喜欢的女人不同,香姐很害羞的,不像大姐脸皮厚得连子弹都打不穿。”大概要用原子弹进行核爆才可能炸穿。

 “咳!你离题了,你刚讲到我家无人应门,而你翻墙进入,然后呢?”滕尔东忽然心生不安。

 周义军激动的挥舞着手“你家的狗好凶哦!我叫它不要叫它越叫越大声,一点都不知道敦亲睦邻是好狗狗的责任。”

 幸好他身手敏捷又是长跑健将,三两下就跳上二楼的阳台,否则早被咬得大伤小伤。

 “我问的是家里究竟怎么了,你用不着形容情况的惊险刺。”遇上这两姐弟早晚出他一头白发。

 他讪笑的抓抓头发“你家的佣人真好命,大白天偷懒睡觉还叫不醒,我摇了好久才一脸没睡样的醒来。”

 如果薪资不错的话,他也想到他家当佣人。

 “你说他们在工作时间睡觉?”一股不好的预感冉生心头。

 “你不会开除他们吧?我想他们是太累了才会打一下盹。”他也常在上课中打瞌睡,常有的事。

 神色为之一凛,滕尔东收起玩笑的表情。“你姐姐呢?”

 “就是看不到她才奇怪,我以为她带着小表…呃,你儿子来找你呢!”因此他才来此找人。

 幸运的是他没找到暴力老姐却找到心爱的香姐,老天对他不薄,终于让他转运了。

 “他们没来。”越想越不对劲,滕尔东抄起外套往外走。

 “那他们会去哪里?明天轮到我大姐回家探望周小姐,她不能放我鸽子。”每次都要人家提醒,三催四请才肯上路。

 苞着他后头走的周义军不是要跟他回家,而是尾随其后准备和江瑞香大谈相思之苦,一张笑脸宛如阳光般灿烂,看起来有点傻气。

 但是他尚未开口说一句话,领子又被人拎起来,他只好非常没有羞心的拉起心爱的香姐,像一串粽子似的,一个连一个的离开顶楼。

 看在职员眼中是难以置信,头接耳的议论纷纷,一天的工作效率降到谷底,谁也没心思放在公事上。

 于是,公司里又有多种不同版本的流言传着。

 “什么,吃了一片蛋糕以后昏昏睡!”

 愤怒的吼声如平地一声雷般炸出一个大,战战兢兢的佣人们瑟缩着身子缩着头,脸惭愧的不敢多置一语,站成一排像等着受审的犯人。

 他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知道吃了蛋糕后突然非常想睡觉,甚至站着也能睡的忘了手边工作,一个个找了舒适的位置倒头便睡。

 即使曾经有个“贼”闯入摇醒他们,一问完话他们照样不明就里地继续呼呼大睡,没人有精神打电话报警捉贼,就是困得睁不开眼。

 要不是主人在他们身上泼一桶冰水将他们冻醒,可能会睡到天黑也不一定。

 至于慷文小姐和小少爷的下落他们是一问三不知,睡觉的人怎么会知道他们在哪里,只记得两人窝在游戏间调一种很难闻的东西,黑黑稠稠像柏油,闻起来却是鸟屎的味道。

 “总裁,你先不要发怒,好好的问明白才能查出蛛丝马迹”明显地,他们是被人下了葯。

 江瑞香的建议让发愁的滕尔东镇定不少,所谓事不关已,关己则。他看向精神不济的厨娘。

 “蛋糕是你做的?”他相信她不会做出危害他人的事,因为她为他工作十馀年了。

 神情惶恐的厨娘点了一下头。“嘉丽小姐说她要回美国了,希望我做个蛋糕好让她带上飞机当点心。”

 “那她自个有没有吃?”嗯?她也不见了,是巧合或是预谋?

 “这个…”她想了一想“我看她端了两小片上楼,不知道吃了没有?”

 “为什么最后蛋糕会变成大家都有份,她不要了吗?”全屋子的人都睡死了还像话吗?

 “呃,嘉丽小姐端着空盘下来说她吃了,要我把蛋糕分给大家吃。因为她要求的尺寸大的,所以每个人都吃了一片。”她不敢私藏。

 “你们倒是懂得慷他人之慨,她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滕尔东不免有气地语气重了些。

 厨娘呐呐的苦着一张脸。“她和已逝的夫人长得太像了,所以她一开口我就拒绝不了。”

 “你怕她是鬼吗?领我的薪水却向着外人。”嘉丽和嘉娜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我…”厨娘自知有愧地不好多说什么。

 “未来的姐夫你别凶嘛!这么气地会吓坏人的。”好声好气的周义军微笑地向厨娘致谢,感谢她提供宝贵线索。

 至少他们有嫌疑犯名单。

 “失踪的是你大姐,难道你都不担心?”还有他的儿子。

 “担心无济于事,我大姐天生福大命大狗屎运特佳,你瞧她在天上飞了多少年也没碰过一次坠机事件。”多好命呀!

 他的话引来两道怒视的目光。

 “你在诅咒你大姐还是幸灾乐祸?那遇上一次还得了。”江瑞香连忙说了他两句,免得总裁一发狠起来先掐死他。

 “所以我说她福星高照,一定没有事的。”他也担忧呀,不过是放在心里没表现出来,大家神经够紧绷了,不需要他来添油加醋。

 “希望如此…”滕尔东眼尖的发现一位女佣脸色异常的发白,眼神不定地像在忧心什么,一喝“你做了什么?”

 被他点名的女佣莫名哭了出来,双腿一软的低喃她不是有意,她是被的…

 “谁你?”

 “是…嘉丽小姐,她说蛋糕里要加香草粉才会香,所以交给我一包白色粉末要我偷偷放在发酵面糊里,我问她为什么要偷偷的放,她却不回答地要我照着做,说我要是不放就等着收拾包袱回家去。

 “我家里有三个弟妹要上学,爸爸身体又不好一直在家里养病,现在工作不好找,我若是被开除,我们一家人会饿死。”一说完她泣不成声,泪面的令人同情。

 另一个女佣也怯生生的开口,说她帮文嘉丽送了一盘蛋糕到游戏间给保母和小少爷。

 “你为什么不早说?”这些佣人是怎么回事,平时对他们太好了吗?

 “因为我打扫嘉丽小姐住的客房时,顺手帮她收拾首饰,她一进门就诬指我是小偷,非要我为她做一件事并答应不漏,否则她要把我送到警察局。”她害怕的说出原委。

 看来真凶呼之出,但人质现在何处呢?这是他们所担忧的事。

 或许是太自信自个计画天衣无,众人眼中的凶手此时笑容面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拎了两盒土产,丝毫看不出异样。

 她终于除掉了绊脚石,当然要大肆的庆祝一番,幸福之路正等着她大步前进,一切都会是她的。

 “姐夫,你下班了呀!瞧我带了什么好吃的东西给你,你一定会喜欢。”她的眼中只有心爱的男人,容不下其他人。

 “问云呢?”滕尔东表面冷静的一如往常,眼底的火焰熊熊燃烧。

 “在睡觉吧!我出去的时候他睡得正香甜。”她一副慈母的模样漾着笑意。

 “他不见了。”他倒要看她如何以谎圆谎。

 她微微一惊“怎么可能,他至少要睡到晚上才醒得了。”

 不自觉出的语病包加确定她的嫌疑。

 “你为何肯定他会睡到晚上才醒?”要说没鬼恐怕也无人会信。

 “他吃了一片蛋…呃,我是说他好像玩得很累,一时半刻大概不容易醒。”说溜了嘴的文嘉丽连忙补救。

 奇怪,他们看她的眼神颇不寻常,难道是知道…不,不可能知道,她不允许事情出了变化,他们应该在担心问云,以为她把孩子带出去玩。

 但她真的没有,他一定是自己贪玩不知睡到那个角落去,等醒了自然就会出现。

 “你看到慷文了吗?”以她的子不会任人摆布,除非昏不醒。

 “谁?”文嘉丽不解的惑,不知他在间谁。

 “问云的保母。”

 她眼神略微闪烁的佯装困惑“我不需要注意一个下人的动向吧!她也许出去买东西了。”

 “她不是下人,我己经向她求婚了。”别人或许有可能出外购物,而她只会指使别人为她买回来。

 他的慷文,嚣张又跋扈。

 “什么!”一抹愤恨快速的跃上她的眼“你竟然心盲眼瞎的看上那个低的女人。”

 “收回你的侮辱,她是我爱的女人。”他生命中的欢笑精灵。

 “爱!”她放肆的狂笑,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不,你不爱她,你只是被她惑了,很快地你就会清醒,而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人的心理若不正常,可由眼睛看出。

 周义军走到滕尔东身后,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音量耳语道:“别急着撕破脸,用话她。”

 他可是修过犯罪心理学,虽然成绩普通,只拿九十八分。

 “我以为你要回美国去?”压制下火气的滕尔东照他所言的准备攻破她心防。

 她笑得非常开心,仰头望着他“谁说我要回美国了,我要永远永远和你在一起。”

 “你回美国吧!我不要你。”

 语音一落,她的表情立即变得阴沉晦涩。

 “你不能不要我,你是属于我的,我一个人的。”她绝不离开他。

 “不,我不是你的,我就要结婚了,不方便留你在这里。”她根本是疯了。

 文嘉丽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似地握住他的手。“我们会很幸福的,你不会再为无关紧要的人分心,我长得和姐姐很像对不对?”

 意思是你爱她也应该爱我,我比她更忠实,更爱你。

 “即使是嘉娜再世我也会离弃她,我爱的是慷文。”他们的婚姻早该结束。

 “你骗我,你若不爱姐姐为何执意娶她却不要我,我有哪一点不如她?”她呈现出轻微的歇斯底里。

 “不是谁好谁坏的问题,既然是长辈的安排,娶谁对我来说并无太大的差别,我并不爱你们两人。”这是实情,却也伤人。

 她怔忡的茫了眼,有片刻的无助“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嘉娜说你很疼她、很爱她,把她当成手中宝一般地呵护着。”

 “她骗了你,我不会去爱一个谁都不爱的自私女人。”外人都被她蒙蔽了。

 嘉娜伪装得很好,她连自己都骗,何况是别人。

 “你胡说,她说她非常爱你,爱到心都发酸,她也爱这个家。”爱她的儿子。

 没有一个母亲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尤其是问云那么聪明伶俐,她多希望他能叫她一声妈。

 周义军咕哝的了一句“那她干么和个小白脸私通,最后全身赤的死在饭店浴室?”

 “义军…”滕尔东和江瑞香都以惊诧的眼神睨向他,这件事在当时被下来了,为何他会知情?

 “你们不要盯着我瞧嘛!是大姐踢了我一脚要我去查,你们知道女人老是爱疑神疑鬼,想东想西…”呃,他好像说错话了。

 大姐,别怪我,好歹我没漏你伟大的后母计画。

 “你大姐?”看来她真的瞒了他很多事。

 妈祖婆保佑呀!他不想被大姐追杀。“我什么都不知道哦!未来的姐夫千万别问我。”

 “未来的姐夫…”尖锐的细长嗓音彷佛辗过石磨拉哨而出,腔妒恨的文嘉丽半眯起眼,心怀戒备的审视宛如阳光般的大男孩,企图找出他和那女人相似的地方。

 任何想阻碍她幸福的人都得死,就像是老在她面前说自己有多幸福的嘉娜。

 她不该夺走她的幸福还沾沾自喜,百般的炫耀丈夫有多温柔,赞扬儿子乖巧听话,好像集全天下的幸福于一身,再也无遗憾。

 “对呀、对呀!他是我未来的姐夫,他不怕死地想娶我老姐,然后从此幸福快乐的过一生。”这是故事的结局,保母常挂在嘴上。

 但他不晓得那一句“幸福”怒了文嘉丽,她一反优雅的举止丢掉手中的东西,见了易碎的物品就砸,似乎要发什么似的红了眼眶。

 “幸福是我的,姐姐不能夺,那个女人也不行,只有我能拥有幸福,只有我能…”

 “你对嘉娜做了什么?”滕尔东一直认为她的死并不单纯,但是文家的人碍于家丑不愿张扬,因此此事终究不了了之。

 “哈…我能做什么,不过将强尼介绍给她而已,我要破坏她的幸福,我要让她万劫不复,我要你瞧不起她,我要她成为弃妇。”

 强尼正是文嘉娜的外遇对象。

 “你…你疯了。”她的心病了。

 “我哪有疯,她明明答应我要离开你,由我取代她成为你的子,可是她又反悔了,她说滕夫人的位置不愿意让给我…”

 “所以你把她杀了?”他心寒的道。

 她笑得好无地扬舞着双手“很简单的,只要把着电源的延长线往浴盆一抛,她搐个十几下就不动了。”

 “她是你姐姐,你怎么狠得下心?”心狠手辣。

 “姐姐又如何,谁叫她一向爱抢我的东西,这一次我要抢回来,谁都不许跟我抢。”毒神色浮现在她眼底。

 心急如焚的滕尔东十分恐惧地箝制住她的双手“你把慷文怎么了?”

 “她,死定了。”她恻恻的一笑。

 不,她不能死!“她在哪里?你快告诉我。”

 “你爱我吗?”她娇笑得像个怀少女,眼中是对他的爱慕。

 “别再装疯卖傻了,慷文到底在哪里?”如果她有个意外,他会要她一同陪葬。

 “你先说爱不爱我?”不说就不给糖。

 周义军在一旁猛眨眼睛要他点头先敷衍一下,但滕尔东心中充着心上人可能遇害的恐慌,再一想到是她下的毒手,口气一沉的由齿中迸出话来。

 “我永远也不会爱上你,你是个可悲的女人。”为着不属于她的幸福赔上一生。

 听闻此言文嘉丽显得异充静,让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心头不寒而栗地起了一丝诡异的感觉,好像她正准备做一件令人心神俱裂的骇事。

 丙不其然。

 她若无事然的走向客厅的另一端,接着回头朝众人出甜美至极的微笑。

 “我得不到的幸福别人也休想得到,我要毁了所有人的幸福,让你们的眼泪陪着我下地狱!”

 倏地,她从古董花瓶中出一把微泛锈的尖刀,毫无迟疑地往心窝进,再拔起,复又进。

 她动作快得根本叫人无从阻上,刀起刀落所出的鲜血溅了一地,而她脸上犹自带着笑意,彷佛在嘲笑他们白费心机,她宁死也不愿将幸福还给他们。

 这是她的,她的幸福呀!

 “我死她也活不了,我们…一起痛苦…痛苦吧…”

 呕出一口血便不再有声响,小溪一般的红不断由她嘴角出,身躯痛苦得搐了十几下,然后…

 结束了。
上章 标准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