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标准岳母 下章
第三章
 “你是谁?”

 小孩子的直觉最敏锐,一种与生俱来的雷达正审视着眼前充危险的生物,自然而然地升起防御网,将入侵者逐出视线之外。

 谁说小孩一定有一双纯真的眼,拜科技与传媒之赐,早及世故已占领十岁小男孩的心智,装模作样的扮出一副讨人喜欢的小天使模样。

 笔意挡在大门口的滕小少爷睁大圆滚滚大眼“天真”地望着一再按门铃的不速之客,恶意地捏破水球一地的行李。

 前几天爹地是提过最近会有新保母到来,但他以为这个会和前十三名被他赶走的保母一样,一到了晚上七点就得回自己的家,他们不提供住宿。

 可是她…呃,好像很奇怪,哪有保母不穿得中规中矩、很专业的样子,好证明自己的能力,她却一身像卖牛仔广告中的模特儿,两条管家皮肤似的服贴。

 “小表,你家大人没教你好狗不挡路吗?你站着不动想要糖呀!”好呀!一见面就给我来个下马威,不好好整治整治你怎成?

 滕问云冷不防的一退,霎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像乌鸦一般飞过眼前。“你、你到底是谁?”

 小孩子的思路是一直线,不拐弯,但心十分感,能感应大灾难的来临。

 “我姓周名慷文,是你以后的后…保母。”差点说溜口说成后母。

 幸好、幸好,煞车踩得及时。

 “保母…”她?

 “你有任何疑问可以申诉,但是我一律驳回。”推开他,衷贫文拎起行李往内走。

 一进门,她瞧见几个探头探脑的佣人鬼祟走避,八成是这个小表不准他们开门,害她像白痴一样在太阳底下猛按铃。

 不错,又多记了一笔仇,她绝对会好好的照顾他,叫他终身难忘她的恩德。

 “嗄?”她在说什么,怎么他都听不懂。

 “别装出一副低能儿的模样,不够聪明的小孩记得要吃鱼肝油。”她好相处似的拍拍他头顶。

 先礼后兵。

 她在来之前可是先做了一番功课,小表今年虽然只有十岁,智商却已达到十六岁少年的程度,所以用不着跟他太客气,很多事他看得比大人还清楚。

 在她之前有十三位保母阵亡,对付天才小孩要用成年人的方法,如果当成小孩肯定会输得很惨,这是过来人的心声。

 她和义军小时候也曾被冠过天才两字,只不过义军是跷课天才而她是打架天才,两人让师生头疼过好一阵时间,现在他们懂得藏锋。

 “呃,鱼肝油是保健眼睛的吧?”就说她很奇怪,电视常常播那个广告,她都没看吗?

 “是吗?”她暗忖了片刻,再度“讨好”的捏捏他耳朵。“哎呀!小朋友,你真聪明,下回敢再纠正我,小心我挖出你的眼珠子。”

 “啊…”她…她是巫婆。

 “千万不要表现出很怕我的样子,捂着眼睛我还是看得见你。”小表就是小表,智商高见识少,想和她较劲还早得很。

 被拉下小手的滕问云用戒慎的眼光盯着她。“我们家没有空房间,你不能住下来。”

 “哈!太好了,我去和你爸爸挤一间,双人睡起来应该很舒服。”能更快达成她的目的。

 “不行,你不许和爹地睡。”他紧张的大声一吼,忘记他得装乖小孩。

 “为什么不行,你爹地有反对吗?”他此刻在墨尔本洽谈羊进口一事。

 瞧,她的计画多完善,每一个环节都相扣得无懈可击,现代人越来越懒了,凡事不用大脑记忆全输入电脑,随便敲两个键便能探知一周的行程。

 有个当骇客的聪明弟弟真好用,什么密码都能解,畅行无阻的四处游,甚至瘫痪人家的系统也没问题。

 黑心钱赚多了一定有报应,老天派她来惩罚训他,因此她是姐来他是弟,名正言顺地行使长姐权。

 “爹地不在家,我最大。”她不是巫婆是狐狸,更该消灭。

 “错。”法律上不认同。

 “错?”哪有,他和爹地的家当然是他最大,一向是如此,因为爹地不在家。

 “不好意思哦!小少爷,你由我接管,我说的话才算数。”意思是你最好给我安分守己一点,别到处挖坑,整到是自己。

 尽管说大话吧!他一定要她哭着滚出去。“阿姨,你会不会好好疼我?”

 “疼,你这么可爱怎么有人舍得不疼你呢!”她笑得和蔼可亲地拉拉他脸颊。

 “鹅刚才对泥很噗里猫,鹅跟泥道歉。”疯女人为什么还不放手,扯得他脸好痛。

 滕问云的小尖脸被拉成扁圆脸,发音自然变得含糊,他其实说的是,我刚才对你很不礼貌,我跟你道歉。但这会他脑子里正转着各种整人把戏,想着要先使出哪一招。

 现在先让她占上风没关系,待会就知道谁比较厉害,可是…

 真的好疼呐!她到底放不放手!

 痛得眼泪快出来的滕问云很想用力拉开衷贫文的手,但为了让恶作剧能成功,他只好强忍下来,装出非常无辜的逆来顺受。

 “乖,小孩子要听话才会得人疼,我该睡哪里好呢?”她顺手扭了两下才放开他的脸皮。

 瞧他想又装不疼的样子真好笑,两腮鼓得圆圆的,像要消灭她为快。

 “呃,我想起来了,我家玛丽亚的房间让给你睡,你不用跟我爹地挤,他的很小,挤不下两个人。”他老气横秋的道。

 “房间若没有卫浴我睡不惯。”她直接将行李往他脖子一挂,看他下盘不稳地晃来晃去就很快乐。

 不能怪我呀!小表,是你先开战的。她不过不失礼的回敬。

 “有卫浴也有冷气,环境佳、气氛好…”他像背汽车旅馆的广告宣传单,很不情愿地带她到仅次于主卧室的客房。

 原本他是打算让她去睡又小又臭的储藏室,里面有窝出生三周的小老鼠,他一直很小心的养着,准备用来吓走上一个保母。

 只可惜人家待的时间太短派不上用场,晚一点他再把它们放到她上,反正一样是保母,吓走一个是一个,谁叫她不识相踏入他的地盘。

 他早过了需要人家陪伴的年纪,他一个人反而自在,没有人管。

 “欸,这间房间好死板哦,不会死过人吧?”衷贫文推开一扇沉重的门,灰沉沉的迫感面而来。

 “你不要开啦!你的房间在另一边…”滕问云怕她会选中父亲的房间,赶紧拉着她往外走。

 “急什么,我又不赶时间。”大人的力量毕竟远胜于小孩,她反手将他拉入,仔细观察她未来的新房。

 嗯,窗帘得换新的,她喜欢薰衣草的颜色,地板也要重新翻修,哪有人用死鱼装演,台灯…恶!是古董就该报销啦,丑得要命。

 这人的品味不是普通的刻板,虽说房里该有的家具一样不少,唯独显得匠气,有点规格化,好像样品屋般缺乏人气。

 咦?感觉有点怪怪的,像是少了什么似…可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明明每样东西都在呀!为何她会有这种异样的感觉,觉得整间卧室空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要动爹地的东西,他会以为是我的。”她简直像个贼,东翻西看。

 “喔。”她故意发出喔声吊他胃口。

 果然他上当地问:“喔什么?”

 “原来你是坏孩子呀!”她的眼神向他说着:你真坏,坏透了,十足的小坏蛋,你倒楣了。

 滕问云涨红脸地挥舞拳头“我才不是坏孩子,你说啦!你才是坏巫婆。”

 “巫婆呀!”她刻意发出巫婆似的笑声“你知不知道自已很聪明,居然猜对了。”

 “你是…巫婆?”他口乾的咽咽口水,肩膀明显地颤了一下。

 “千真万确哦!因为我要做一件寓教于乐的大事。”她的一笑,表情十分恶。

 “你不要告诉我,我要走了。”他要赶紧开溜,拿出法宝对付她。

 “来不及了,小少爷。”手一拉,抽屉里的东西一古脑地往下落。

 “你…我的天呀!你怎么可以…”爹地会杀了他,他不会相信是她所为。

 不!她又要干什么…

 匡啷!

 “哎呀!小少爷你太糟糕了,居然打破滕先生的收藏品,这下我没法帮你圆谎了。”价值不菲吧!不过身教重于言教,小小的损失当是缴社会学费。

 他怔了一下,好半晌后才跳起来指着她鼻头“你故意陷害我。”

 “你真是太不应该了,明明是你打破的还冤枉别人,我好痛心呀!”她捂着口装痛,脸上溢着胜利的光彩。

 “我没有。”他气急了想打她,可是忘了脖子上挂了行李,因此反跌了一跤。

 衷贫文一脚踩碎了琉璃灯罩“哭小声一点,不然会被人家笑的。”

 “我不…不会哭。”他逞强的含着泪怒视她,两手握成小拳。

 他一定要她好看,否则他就不叫滕问云。

 “不哭吗?”她狠狠的扯回行李的皮带,环扣处的铜片刮了他一下,斗大的泪因吃痛而滚落。

 两人的梁子就此结下。

 平静的生活就要起风波,谁也避免不了要卷入这场战争中。

 胆小怕事的佣人只敢在一旁偷窥不敢手。简直是大小两个恶魔在恶斗,一下子是蜘蛛尸体遭火葬,一下子是老鼠咖啡,搞得他们也担心受牵连的纷纷走避。

 所谓有胜必有败,那败落的人可是心不甘愿,非要讨回一点上风。

 所以,好戏开锣了。

 半夜十一点左右,一扇门拉开一条,有个鬼鬼祟祟的小影子蹑手蹑脚地走向另一扇门前,像个小圣诞老公公似的从背后小包包拿出三十几个老鼠夹。

 “嘻!不夹得你哇哇叫才怪。”

 一个一个小声的放好,算好大概的距离目测了一下,确定里头的人开门出来一定会没防备地一脚踩下去,到时他再跳出来嘲笑一番。

 谁叫她笨得透半夜不喝牛会睡不着,刚好给他机会设陷阱。

 小小的影子暗笑着退回房里,等着看戏。

 但是…

 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门前摆老鼠夹的那扇门悄悄地拉开,一道曼妙的身影弯下,小心的挪开老鼠夹,清出一条可走的路,再小心移至另一个地方。

 不过在这之前,她将之前准备好的水果大餐吊好,量量倾斜的角度绑好尼龙绳。

 “笨呀!小表,你没听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吗?随便说你也信,真是蠢到没葯医。”

 得意的审视自己的设计,怕被人发现的她赶紧溜回房,反正总有人会倒楣。

 夜深了。

 客厅的老钟发出当当的声响,连敲十二响告知时间。

 一道修长的人影打开门,神情疲惫的往客厅走,为自己倒了一杯冰茶喝了几口,累得没精神想其他。

 滕尔东现在只想洗个澡上休息。没想到雪梨的大风雪会影响到墨尔本,不提早离开便会困在风雪中动弹不得达三周,他没那么多时间好浪费,干脆先回台湾了。

 一步、两步、三步…

 丝毫不觉有异的男主人一步步爬上楼梯,就在他走向自己的房门口时“啪”的一声忽起,脚下一痛的低头看去。

 然后…

 哗啦啦的水声由头顶淋下,他身上顿时一片黏稠。

 “噢喔!糟糕。”听到声响探头一视的小人儿连忙缩回去,房门底下透出的光线让人知道房内人尚未就寝。

 “滕问云,你给我滚出来…”

 一道吼声如闪电打雷般劈下,相信没几人能睡得安心,不过吼的是小少爷的名字,与他们无关,因此无关紧要的人继续蒙头梦秋。

 一门边有一颗心虚不已的小脑袋不安的探出,踌躇不前的低垂着头,眼睛盯着脚趾不敢开口。

 走廊的灯光微微泛着晕黄,拉长的人影身上不停滴落不明物体,看起来像是水但又黏糊糊,有蜂的味道,以及…一粒苹果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又想捉弄谁?

 “还不过来,要我发怒吗?”他玩得太过分了,不略施惩戒会更加不可一世。

 你已经发怒了。滕问云放在心里一说。“爹…爹地,你不是再三天才回来?”

 “你是说我不该回来了咯?”还是他回来的时机不对,需要他的批准?

 “没有啦!我是说我很想爹地。”千穿万穿,马不穿,他小步地贴着墙移动。

 抹去脸上的黄泥,滕尔东神情冷厉的取下脚上物品。“你哪来的老鼠夹?”

 “买…买的。”他嗫嚅的道。

 “你没有一天能安分吗?”他一拳击向墙壁,黏在手臂上的黏稠物跟着挥动弧度飞溅。

 不意有几滴溅上忏悔的小人儿,他不解的伸手一摸。

 “爹地,外面在下雨吗?”哇!好恶心,这是什么鬼东西?

 “你说呢!”滕尔东的声音低沉得骇人,像是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在走廊上吊桶子,真的。”他心慌的解释,但越急越像是他所为。

 “你敢说这一地老鼠夹不是你的杰作?”他实在太令人失望。

 滕问云瞧了瞧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老鼠夹。“是我摆的,可是…”

 不是放在那边,他明明放在她房门口呀!怎么老鼠夹会自己长脚移动了?

 “用不着狡辩,你已经顽劣到无法管束了是不是?”或许他该把他送到英国的寄宿学校就读,免得气死自己。

 一脸委屈的滕问云偷瞄了他一眼,噗哧笑声不试曝制的出口,爹地的脸好好笑哦!

 “你还笑得出来,连我都不放过…”该死,他是怎么把桶子吊上去的?

 肯定有人帮他忙,否则一个小孩子是不可能爬到天花板绑好绳子又吊上一桶…怪东西。

 看来家里的佣人是该整顿了,只会纵容他胡作非为,让他不懂事地一再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把一个好好的家搞得乌烟瘴气。

 “爹地,我可以发誓桶子的事并非我所为,我只有放老鼠夹而已。”好难过呀!不能大声的笑出来好痛苦。

 “除了你还有谁会想出这种恶作剧的方法。”自己儿子的个性他岂会不了解。

 滕问云聪明的想到这是谁所为,她太卑鄙了。“是保母啦!她欺负得我好惨。”

 “一向是你在捉弄保母…不对,哪来的保母?”上一个姓邬的保母不是被他辞了,她还敢留下?

 “爹地,那人一定是假冒的,我们快去赶她离开。”他异常兴奋地喊着,可是不敢去拉“怪物”爹地的手。

 他太恶心了。

 “赶她离开!”膝尔东神色怪异地一瞟“你是说她住进家里了?”

 “对呀!而且好无赖地挑了那间最好的客房,还请人重新装潢过。”很过分了是不是?爹地一定会把那个坏女人赶出去的。

 听他的描述,一道模糊的影子呼之出,好像不久前他曾遇过…“她叫什么名字?”

 “衷贫文。”

 半醒半睡的柔哑声代为回答。

 案子俩同时将视线调往出声的方向,两人同时瞠大眼的张着嘴,像是被人点了似地久久阖不上,下巴都快垂到口了。

 直到一句童稚的呐喊响起,才让滕尔东回过神来。

 “她没穿衣服。”

 死小表,烂眼睛,肯定少吃一吨鱼肝油,他是瞎了眼不成?谁说她没穿衣服,人家穿香奈儿五号,且好歹裹了好几层布,虽然短小轻薄。

 她可是很重时事的人,每天的新闻一定不放过,不必某人的通风报讯,她也算得出滕尔东这个分秒必争的生意人,绝对不会逗留在风雪中什么都不做,即使某人也事先拨了通电话通知。

 当然她很有义气不出卖某人正好是他的秘书,她们两人在飞机上一见如故,互相欣赏,所以她有了最的线民,帮她全程掌控他的行程。

 将先马,笼络他周遭的人还怕他不手到擒来,有智慧的女人是懂得为自己铺好路,走起来才会顺顺当当。

 “呃,你要不要披件睡袍什么的?”口乾舌燥的滕尔东此刻只想喝一大杯冰开水降火。

 “拜托,热得要死还披睡袍,你没瞧我一身汗呀!”她刻意拉起有些透明的薄纱围巾扇风,若隐若现的线引人遐想。

 “房间不是有冷气?”一说出口,他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他好像应该先问她为什么在这里,而非像正值青春期的男孩似的直盯着她几近赤的身躯不放,他从来不曾有过这种冲动,包括面对他表面温柔贤淑的亡

 衷贫文斜睨再度惨败的小表。“问你儿子呀!为什么冷气的出风口黏强力胶?”

 “问云。”滕尔东目光严厉地看向一旁明显一栗的儿子,不敢相信他会恶劣至此。

 据他所知,这几天台北的温度高达三十七度,若没有冷气,恐怕真的会被蒸出一层油。

 “她…她也在我上摆了一千个果冻呀!害我一躺下去浑身甜腻腻的。”他洗了三次澡才冲去味道耶!

 “果冻?”他不敢瞄向那具人的体,灯光下的照显得其特别娇媚。

 要命,他起了生理反应。

 叫自己别去想,偏偏那一瞬间的影像深镌在脑海中,忘也忘不掉地频频浮现眼前,彷佛近在伸手可及的位置等人爱抚。

 她简直是一道可口的大餐引人食指大动,一向自诩自制力过人的他也难免心动,极尽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走向她,否则会做出什么事难以预料。

 此时他想到一句广告用词美丽坏女人。

 “滕先生可别误会我待你儿子,我纯粹是好心先将果冻一粒粒挤出省得他动手,我是不是好保母?”她换了站姿斜倚门边,看起来更加风情万种。

 滕尔东口水,光是影子的晃动就够引人遐思了,何况是光影下的人儿。

 “爹地,她最会骗人了,你千万不要相信她,她把我欺负得好惨。”她果然是狐狸,故意穿那么少引爹地。

 “是吗?”他倒是觉得欣慰,终于有人治得了他聪明过度的儿子。

 “咳、咳!小孩子说太多谎是不好的事,我有欺负你吗?”欸!人要笨,大罗天仙要救也没用。

 衷贫文再度薄纱,一副慵懒爱困的模样,笔直的长腿叉地换来换去,起伏的曲线散发暖昧女人香。

 说起来她的穿着和时下的女孩无异,一件短到肚脐只遮住部的T恤型小可爱,低的牛仔短刚好到部,大半片青光微

 若她不拿薄纱披着还算得体,反正街是辣妹,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大家都差不多。

 偏偏这么一披成了画龙点睛之妙,半遮半掩出一丝挑逗意味,十足的展出成女子的自然风情,让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胶着在她曼妙身躯上。

 “我…呃!”头一次看她这么騒…是这么女人的一面,滕问云反而说不出话来。

 天哪!她是妖怪不成,白天像是男人婆,到了晚上化身倩女幽魂,柔得快滴水了。

 “没事别吵人睡觉,你们不晓得晚上十点到凌晨两点是女人美容觉时间吗?要是害我变丑了谁要负责。”她口气一恶的告诫父子俩。

 我。滕尔东在心里喊出这个令他错愕的字,不解自己为何会受她吸引,她并不是他所见过最美的女子,但是他的心确实被她拨了一下。

 他归究是工作太累的缘故,等他洗好澡、睡个觉之后,一切都会回归原来的平静,是汐的作祟使人失去判断力。

 “周小姐,你…”“叫我慷文,周小姐我以为在叫我妈呢!”她母亲也姓周。

 同姓结婚吗?

 不不不,而是母亲是前卫的女人,走在时代尖端,早年宁为已婚男人的情妇也不愿结婚,是个十足的工作狂,一直到父亲的元配去世才正式同居,但两人仍未注册。

 她喜欢人家叫她周小姐,表示还年轻,即使她看起来像三十出头的职业妇女…保养品的功劳。

 “令堂姓周?”咦?他干么做身家调查?

 衷贫文扫过他全身,轻笑出声“滕先生,你打算顶着一身狼狈和我聊通宵吗?”
上章 标准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