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标准岳母 下章
老调重弹 寄秋
 不知道该写什么,就来个老调谈谈吧!

 常看序的人都晓得我是“花”痴,非常爱花却老是种不漂亮,又没什么空间可种花的贫瘠小女子,所以过了一个冬死了不少心爱花儿。

 (主因是新买了房子,无暇顾及花儿的照料。)

 年代太久远,忘了是毕业前或是毕业后,硬是向一位同学A了一盆小兰花,大约食指般长度而已,那是一位男同学喔!养了一座兰园贩售兰花的人是他叔叔。

 不好意思告诉各位,愧对师长的秋仔是工科毕业,但是早把所学的一切还给学校,唯一记得最清楚的是本班有五十几个同学,女生刚好五手指头数目,够鲜了。

 唉…不提往事,一眨眼少说十几个年头过去了,提起伤感情,年华已老…

 呸呸呸!是趋成美丽,楚楚动人才是。

 咱们来谈正事吧!

 这些年来,那株小兰花只开过三次花。(汗颜,照顾不周。)

 前两天无意间发现最爱的嘉多丽亚兰又结葩,那时心中的喜悦难以形容,简直可以用“幸福”两字来表达无以伦比的感动。

 再一次感谢老天的恩赐,活着真好,睁开眼的每一天秋仔都这么想着,好幸福、好幸福哦!

 真是太幸福了!

 在众多兰科植物中,秋唯独偏爱嘉多丽亚兰,那份优雅和宁静的美是其他兰种所比不上,淡淡的恬雅,清柔的生命力,纯净的白晕染出浅紫花

 花形大却不显笨重,幽幽淡然宛如缥缈间一抹与世无争的云衣,很淡很淡的来到人间,可是沾染不上半点尘气般引人移不开视线。

 如今,在黑暗中,它仍是悠然地展世间少有的美丽,蛙呜声轻轻陪伴着,门前那条灌溉用的水圳也小声唱。

 美丽存在于心中,那是一份动心的越,活跃在周身的血管里。

 夜深了,不想写序,头有点痛、鼻涕猛,手边的石头面包快吃完了,还有莲雾和芭乐…

 怎能不胖呢!秋仔的体重…

 咻…直线上升呀!

 不要再讲了,三点四十五分了,头痛要早点睡,幸好小说看完了,明天再去租,嘻!

 宜纯讨厌鬼,我给了你代了,以后别“再”吵我睡眠。

 晚安。

 好困哦!大家再见。
上章 标准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