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因果之偿 下章
第7章 照见自裑佛狌
“天外神剑”苏无名,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七心上人完全体悟到这点。然后,浑浑噩噩,行尸走,靠着延寿丹药地度过接下来的数十年,来了转机的开始…苏无名收了一名女弟子,当七心上人收到这个情报的时候,看到由情报所画下的栩栩如生的清秀少女画像。

 一股战栗的电传遍全身,阅遍女的七心上人,下竟然不由自主地坚了,他决定了,既然打不赢苏无名,那么,就由他的徒弟…江芷薇来承受自己的怨恨与怒火吧!

 于是他,花费无数心血,从九玄地蛛的化蛛秘法,结合欢喜庙的〈欢喜天法〉,以数年夜不休的时间,创出了至极的〈植蛛化奴法〉,然后,就是搜集江芷薇一切资料。

 等待机会的来临,终于,在鱼海城内,七心上人藉由暗中监视江芷薇,发现了同样在监视江芷薇的九天雷神与啸月神犬。

 并且暗中窥视之下,得知他们准备对付江芷薇的好友“狂刀”苏孟之时,七心上人知道,自己渔翁得利的机会来了!

 心意已决、七心上人藉由上古地蛛秘法,深埋于土壤中息等着双方大战,几天之后,感应着玄女、云鹤的接连出现、啸月神犬、九天雷神的接连死去,而孟奇与江芷薇刚送走云鹤。

 正稍作息的时候…机会!七心上人破土而出,击飞江芷薇手上威胁最大的森罗万象门,以“翻天石”重创“狂刀”苏孟,就是今天,他要以〈植蛛化奴法〉彻底改造江芷薇,这是他的复仇!他的执念!***

 透过因果线,快速地游览过七心上人的一生,瞬间过的内容让孟奇脸色惨白,只因为那必须偿还的因果,竟然是…“以〈植蛛化奴法〉洗脑改造江芷薇,夺去她的第一次!”

 藉由因果线传来的〈植蛛化奴法〉口诀,这让嘴角蓄的孟奇有骂脏话的冲动,这种因果,让他怎能面对江芷薇。

 甚至和她说明呢?然而,意料之外的事情再度发生,在孟奇尴尬地看向江芷薇的同时,黏上孟奇身上的七心上人因果线忽然奇异变化,散发着漆黑至极的黑气,在孟奇措手不及时,侵入他的脑海,控制他的意识!杀你性命,承你因果!被称作无解之刀的“黏因果”

 在能越阶击杀的同时,自然也必须负担庞大代价,并且因果线中所蕴含着深厚执念,往往会随着时间影响使刀者的身心与意志,这是孟奇早就知道的事情。

 然而孟奇,却错估了自己对因果的容纳能力,已经承受了绝顶高手级别的九天雷神因果,如今又承受宗师巅峰的七心上人因果,让他的容纳能力濒临极限。

 而好巧不巧,作为七心上人执念的主因…江芷薇正一脸担忧地看向他,被汗水透的鹅黄衣裳,隐约透出江芷薇衣裳下的窈窕身材,在在引发着孟奇体内的因果与心魔!

 假如七心上人所带来的因果是“杀死江芷薇”那么如此违反孟奇意愿的愿望,必然会遭到孟奇意识烈反抗。

 但是,当七心上人的因果是“以〈植蛛化奴法〉洗脑改造江芷薇,夺去她的第一次”时,心中隐隐对江芷薇有些淡淡情愫与幻想的孟奇,兼且在身体重创的影响下,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竟被七心上人“因果”给支配控制!

 江芷薇惊愕地看着眼前浑身黑气萦绕的孟奇,双目赤红地运转八九玄功,双手提起刚刚死去的七心上人身上的红色袈裟披上,体型与容貌越来越像刚死去的七心上人,并且直盯她的双目眼中毫不掩饰地透至极的神色。

 对于孟奇武功十分熟悉的她,很快就推敲出发生什么事情!身受重创的孟奇,被“黏因果”所带来的因果反噬!然后,就是本文开始的画面…江芷薇与“七心上人”战的过程。

 被七心上人因果支配的孟奇,完全以七心上人身分自居,受到七心上人因果线的反馈与驱动,获得了他功法的表面运行路线,以此大概模拟七心上人的招式。

 而由于七心上人被孟奇的“黏因果”杀死得太过迅速,让此刻被七心上人因果执念支配的孟奇,完全没有“自己”已经死去的自觉。

 只是下意识地用八九玄功模拟、运转七心上人的功法,以自己“不灭原始相”模拟七心上人“地蛛活佛相”企图擒下江芷薇,以〈植蛛化奴法〉洗脑改造!

 当时的江芷薇亦是心理剧烈挣扎,大概猜到孟奇被反噬因果为何,却又不想如此匆促承受,只打晕孟奇再做打算。

 然而江芷薇经历战的身体早已疲惫,反观孟奇因受到因果线的执念反馈,却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的亢奋至极,竟然让江芷薇处于绝对的劣势中。

 被无奈,江芷薇只能用“剑出无我”与发“藏剑玉”的两道剑气试图退“七心”化的孟奇,却没想到受到因果支配几近疯狂的孟奇,却不管不顾地执意要与江芷薇两败俱伤!

 完全无法预料、亦不愿意伤害孟奇性命的江芷薇,在瞬间思绪的连续变化中,选择了强制打断“藏剑玉”的发,承受“剑出无我”的剑招反噬。

 否则,以江芷薇绝争一线、绝决刚烈的剑客个性,若面对的是真正的七心上人,那怕是必死的局面,绝对会不管不顾,将生命与剑意燃烧极限,施展出毕生最辉煌的璀璨一剑来死中求生,绝不会束手就擒。

 而后的事情,就没什么好说了,遏止杀招的江芷薇被宛若七心上人化身的孟奇擒获,以从因果线传来的〈植蛛化奴法〉洗脑、改造,并夺去她的第一次!

 ***“芷薇,我…你还好吧。”理清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脉络后,孟奇张口言,然而道歉的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说出口,只能低着头,貌似羞愧地转问起她的状态如何。

 “孟奇,别担心,我很好,假如不是你用‘黏因果’,可能结果会更加惨烈,而…因为是你,所以我不后悔,嘻,甚至很感谢你。”只见浑身散发着妖异魅力,眼中红眸闪烁着醉人漾的柔波,江芷薇浅浅低笑,人的酒窝对孟奇说道。

 (感谢我,为何要感谢我,难道芷薇她…)听着江芷薇的回答与感谢,心中感到剧烈震动的孟奇猛地抬头,但看到的,只有江芷薇一贯的浅浅微笑与淡然神色。

 “孟奇,你应该知道,我所属的洗剑阁,其根本要法是道尊〈截天七式〉…‘斩道见我’吧。”江芷薇沉默数秒,忽然浅笑地向孟奇说道。“恩。”孟奇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这是武林基本常识,孟奇自然知道。

 江芷薇半闭美眸,像是沉思往事说道:“对于如何‘斩道’,如何‘见我’,万年来门派的菁英子弟往往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譬如说由斩道见我衍伸出的招式〈太上忘情〉…以‘忘情’来‘见我’。”

 一阵寂寥,孟奇隐隐猜到江芷薇的意思,竟不地微微颤抖。“师父跟我说,所谓的剑道,所谓的剑我,并非是斩断六,孤独为我,而是体验世间百态,于红尘炼‘剑’见‘我’。”

 说罢,江芷薇缓缓地站起身来,背对孟奇低道:“若不入红尘,不历苦海,不背戒律,如何知晓清规真意,如何勘破世事虚幻,照见自身佛,证得真空妙有?”  M.6mXs.CoM
上章 因果之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