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因果之偿 下章
第2章 內气空虚
但这一战所带来的惨重后果,不论是七心上人身受剑气的体重创,抑或是用来冲击瓶颈的炉鼎损失、还是落荒而逃所带来的心灵破绽,让七心上人再也没有突破半步法身的可能。

 甚至不能不缩于欢喜庙的根据地,以避免苏无名的追杀,几十年来几近于销声匿迹,成为了“天外神剑”苏无名威震武林的陪衬配角之一。

 江芷薇没想到这次击杀十心上人的行为,却是把他给吸引出来了,想到七心上人与师父苏无名之间的恩怨,以及欢喜庙恶名昭彰的名声,江芷薇完全能够想到,七心上人接下来意何为。

 然而七心上人步步紧的攻势,却让她无法找出任何的空隙与退路,更何况…“呵呵,舍不下朋友跑路吗?名门正派的弟子就是这样迂腐,假如刚刚贫僧是你,早就发了门派给予的逃命秘宝逃之夭夭了,抑或…施主你心中是渴望着贫僧的绵爱抚呢?”

 一句句庄严的语调,却能无形之中勾引男女爱火的魔声嗓,正在不断地点滴削弱江芷薇的神智。确实,就在刚刚七心上人用神兵主材“翻天石”攻击孟奇的瞬间,假如她能够冷酷以对。

 即刻施展门派给予的逃遁秘宝…“飞空遁月符”绝对能够在七心上人阻止前逃生,但…“啊…呃!?”原本沉稳明亮的双眸忽然浮现一层水雾。

 江芷薇持剑的右手一抖,感应到身上传来了一阵销魂至极的感触,甚至让她无可自拔地发出一声低,旋即被她以极大毅力压抑控制。

 “江施主,你可是以为…贫僧刚刚只是畏惧‘藏剑玉’的剑气而不敢过份进吗?其实贫僧早就对施主的美妙体施以美妙布施了。”

 七心上人面微笑,口念一声佛号,背后逐渐地浮现自身的法相…法相上半身是既又慈悲、脸拈花笑意的金身欢喜佛。

 而下半身却是丑陋至极的黝黑八脚蜘蛛,半佛半蛛,正是七心上人著名的…地蛛活佛相。身为一名外景巅峰的高手,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奇遇。

 七心上人在开窍时期曾出入北方荒漠地带中磨练,偶然从一处地下遗迹中得来上古妖圣…九玄地蛛的功法传承,并将之融入于欢喜庙的活佛功法中。

 于突破外景时成就此半佛半妖的诡异法相,并且拥有许多不可思议的神通…譬如潜藏于土壤息中却没被半步法身的玄女与云鹤发现。

 就得益于他从地蛛妖身中所得来的秘法,这当然也跟云鹤与玄女两人战中,未能全力以精神感应扫描周遭环境有关。

 而此刻,七心上人背后的地蛛活佛相正在发挥着不可思议的妙用,直到七心上人法相现身,江芷薇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丝丝的白色丝线已经开始绕她的身体与长剑。

 体上被丝线绕住的地方传来酥麻至极的阵阵快,以及心中无可制止的涌出疲惫懈怠、想要放下手中宝剑的消极念头,还有自己玉上前端的异样突起感,让她知道自己已经中了对方的道了。

 知晓已到生死关头,以绝大毅力与心志,彻底屏息排除一切不必要的负面情绪,江芷薇双手持剑,神色一肃,身上的气神循着《太上剑经》的运行路线高速运转,精神极度集中控制着天地元气。

 手中的长剑散发着白亮的光辉,纯粹至极的剑气,带着一往无前的绝决气势,斩破天地,往七心上人的头额眉心刺去。《太上剑经》法身杀招…剑出无我!

 如今之计,唯有退眼前可怕敌人,抢出空隙使出“飞空遁月符”向师门讨得援兵回来拯救孟奇才是良策,这是江芷薇在瞬间做出的最佳判断,然而,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这一切都在七心上人的意料之中,就像当年那锐不可当的剑气一样,被苏无名“剑出无我”击败的七心上人。

 对于这招的印象可说是刻骨铭心,早就想好了几招应对的法门,尽管七心上人仍然没有勇气面对苏无名的“剑出无我”但对付江芷薇的“剑出无我”却是毫无问题!

 “我佛慈悲,渡你成佛!”神色既神圣又猥亵、声调既庄严又,七心上人双手合十,口诵佛号,施展出他抵御“剑出无我”所创的外景招式…

 “天罗地网”!只见七心上人背后的地蛛活佛法相,下半身的蜘蛛法相吐出一团又一团的蛛线,而七心上人的双手凌空妙点。

 一丝丝的蛛线在七心上人的入微控制下,一丝丝地沾染绕上江芷薇的宝兵…白虹贯剑。每次的沾染,都让江芷薇的娇躯微微一震,彷佛身体上最原始的情与本能正在苏醒一般。

 从未体验过的燥热感觉干扰着江芷薇的通明剑心,让她有种错误感觉,眼前的僧人似乎逐渐变得和蔼可亲,是她最为亲密的友人一般。

 “剑出无我”的庞大气势逐渐被削弱,外景巅峰与二重天的差距,绝非是法身级的招式就能弥补,白色的蛛线越越多,当它将白虹贯剑的剑身彻底住,就将是江芷薇落败之时。

 “喝!”然而,身经百战的江芷薇岂会不知道如此!娇咤一声,虚浮空中的“藏剑玉”瞬间发出两道强大无比的凌厉剑气,迅速地往七心上人的心脏、脑门要害霸道去,假如七心上人执意要继续以法相对付江芷薇的“剑出无我”

 就绝对会被这两道剑气刺出窟窿,在江芷薇的设想中,这两道剑气,绝对能让七心上人不能不退,然后她,就能抓住空档使出秘宝逃生!

 “江施主,你和你师傅都一样,太过于轻视我七心上人了。”然而,面对足以危及生命的一击,七心上人怒吼一声,脸上的慈悲神色尽去,眼瞳中充斥着赤红的暴,身上肌突起,竟然是想要以身硬扛这两道外景巅峰的剑气。

 “不会再次落荒而逃,绝对不会!”就像是受伤累累的野兽一般,看着眼前的两道剑气,七心上人彷佛想到了平生最为憎恨的记忆,面目扭曲的吼叫道。手上的“天罗地网”越越急,一阵阵蚀骨的酥麻极乐侵袭着江芷薇的身心,像是要选择两败俱伤一样。

 (!)局面往意料之外的地方急速发展,江芷薇的眼中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慌乱、而后又快速变成决然的黯淡神色,在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叹中,两道剑气在触及七心上人的要害前,竟然散成两道轻烟溃散。

 而与之同时,江芷薇的娇躯剧震,眼口鼻窍冒出了丝丝鲜血,“剑出无我”的剑势再也不下“天罗地网”的蛛线萦绕,而蛛网得势不饶人,在覆绕住白虹贯剑的下一秒,也把江芷薇持剑的双手给捆绑起来。

 “碰!”“呜…”法身招式被破的重创、无数负面情的袭来,让江芷薇再也无力飘浮空中,身不由己地跌落在深坑附近的地面上,而缭绕双手、体蛛线所传来的酥麻快,更是让她包覆在鹅黄衣裳下的美体陷入了难以停止的痉挛状态。

 “哈哈哈哈,原来你只是虚张声势,内气空虚,没有能力发秘宝攻击。了不起,不愧是苏无名的弟子,连贫僧差点也被你骗过。”脸上依旧扭曲如厉鬼,双眼赤红的七心上人,彷佛被过去的执念给束缚住,凄厉地大笑起来。  M.6Mxs.Com
上章 因果之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