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35回 全书完结
document。write(' 我老婆依然紧张“没,没,大牛,你慢点儿!”

 王大牛走到水晶吊灯下“媳妇儿,这水晶灯上的灯泡太多,你不是说太热吗?俺大牛给你当梯子,拧下来俩就行哩!”

 子坐在王大牛城墙一般厚实的肩膀上,我看到大牛壮的脖子两侧,斜方肌上手腕细的肌腱高高耸起,手臂上端的三角肌像一个大铁球,加上雄浑的肌和背阔肌、肩胛肌,子真的像是一个小孩子坐在一棵伟岸的大树上,她所占据的位置,还不到大牛肩宽的一半。

 我老婆估计也感觉到了股底下,热乎乎的疙瘩一块块坚实如铁,时不时的隆起,厚实又安全,慢慢放松了下来,嗔道:“家里又不是没有梯子,干嘛要你来当梯子?”

 王大牛又嘿嘿乐,摸着我老婆垂在他前的细白小腿“哪个梯子能有俺安全?俺这是金钢梯子哩!”说着又弯了弯手臂,让子看他发达的二头肌“俺媳妇怀了俺的娃,哪能再让你爬高走低的,以后换个灯泡啥的,等俺回来再说。”

 我老婆心里甜蜜,忙伸手拧下两个灯泡来,嘴上却不饶人“傻大牛,傻力气没处使!”

 王大牛看她卸下了灯泡,笑说:“媳妇儿,梯子能带你走?俺能带你好好参观咱家哩!”说着他就真的扛着子在家里到处转,我老婆乐得合不拢嘴,她从没在这个角度看过这个家,她惊叫着冰箱上的土真多,惊呼着空调该清洗了,还计划着家里所有灯都该擦一遍了。

 我看着王大牛大山一般驮着我老婆,叉着两条大腿,甩着大脚板,下当啷着大巴大蛋,在家里参观,我老婆脸上都是幸福,绽开像一朵花。

 走到我们的卧室,她看了看天花板上那个我自以为很隐蔽的摄像头,拿手摸了一下那个密的镜头,似乎被玻璃的冰冷所灼伤,缩回了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叹了口气,说“大牛,王成,咱们该谈谈了。”

 谈话非常简短,因为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早就想好了,我要留在这个家里,我要孩子喊我爸爸,我要孩子在户口本上是我的儿子,我要子陪我出席面子场合,我要她节带孩子和我回家,我每月给这个家里2000元,算是伙食住宿费。

 剩下的,都无所谓。你们可以尽情在这家里欢乐,我不想看就算了,想看你们也别拦着。你们可以过夫的正常生活,我完全不干涉也无意干涉。你们甚至可以继续叫我蔫吧,那让我有高也让你们有高

 王大牛和陈雨婷夫妇俩,半天没说话,看着我。王大牛套着大衩,长着大嘴,这家伙虽然知道我“不像个男爷们”但怕是没想到我能“这么不像个男爷们”竟然这样就正式把老婆让出去了。我老婆倒是心平气和,她早就想到我怕是在这荒唐的关系中找到了乐趣。

 子先说:“王成,你说的那些我都可以答应,我会和你回家看你父母,毕竟你父母对我不错,辜负我的是你不是他们。但是…”

 王大牛回过神儿来,气地说:“不行,儿子得叫俺爹咧!”子在旁边跟着点头“王成,如果真的是个男孩子,我想要他有个顶天立地的父亲,从小就是个小男子汉。”

 我沉默了,我矛盾着,没错,从小父亲在我的心目中就缺乏男子气,他总是在书桌前佝偻着身影,从没像其他男孩子的父亲一样陪我打球、跑步,也从没告诉我男男女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我青春期最迷茫的岁月里,我感到自己瘦弱、无助、软弱,我渴望一座灯塔,而只有一片黑暗。

 我看了看王大牛,如果在我的青春期里,我有王大牛这样一个男榜样在身边,他一定能照亮那黑暗,用刚之气和雄的勇敢,指引我走向更光明的彼岸。

 除了那些关于异的技巧和知识,他还会传递给儿子对世界征服的望,男刚毅的本质和诚恳待人的品德。

 “好吧,孩子可以叫你爹,但是在我父母面前,在我同事面前,要叫我爸爸。”

 这是我所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我希望这个孩子幸福,希望他能够有闯劲,有勇气,希望他多像王大牛一点,能够征服这个世界,而不是被自己内心的黑暗和望征服。

 我老婆听到我的话,舒了一口气,顿了一顿,像是想忍却又忍不住地轻轻说:“王成,那些事业、权力、面子,真的就那么放不下?”

 我抬起头,直直地看进我老婆的眼里,不到一个月以前,她还是我真正的子,现在,她脸上散发着少妇般的光彩,白皙透着红润,远没有从前那么苍白赢弱。

 “我现在,只有事业、权力、面子了。”

 长久的沉默,夏日的济南,好像一场大雨即将降临,闷热

 子忽然说:“那些邮件我都删除了,我不会拿它们来威胁你了。”

 我点点头,心里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我的内心深处是明白的,我留在这个家,我接受这些常人所难以置信的屈辱,不是因为谁的迫,而是因为我自愿,我能得到快,生理上的,心理上的,都是如此。

 又沉默了好一会儿,王大牛说:“俺以后肯定要在济南买房子哩,俺两个媳妇都要和俺一起住哩,你咋办?”

 我早想好了“你不能和他们都住在一起,那会让别人知道你重婚。你只有在一个单元里买两套房子,我就住在雨婷那套房子里,其他和现在一样,我出那套房子三分之一的钱。”

 王大牛又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你咋非要和俺们一起住咧?你钱多人又敞亮,干嘛不再找个人咧?”

 我看着眼前一对碧人,男的英武强壮,女的温柔贤惠。

 “我需要一个家。”

 我需要一个家,那个家里男的英武强壮,女的温柔贤惠,我需要安全感,我需要有人保护。我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对这样的家是如此渴望,我的父母很幸福,我记忆里的他们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可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如果我的小时候,有个虎背熊的父亲,我就不会经历一些不幸…?什么不幸?我自己都不知道。

 就这样,2009年8月2傍晚,我正式失去家,又得到了一个家。

 我叫王成,我有着让人羡慕的事业和收入,我拥有复旦大学的硕士学历,但最让我自豪的,是我幸福的家庭生活。

 窗外,大雨倾盆。

 “ 全书完结”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