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32回
document。write(' “俺就说铁蛋儿啊,说放地上吧,大牛叔一会儿喝。铁蛋儿就说大牛叔,你和婶儿干啥呢?俺说婶子生病了,打摆子,叔要着她哩!这时候兰子里就跟个小拳头使劲攥着俺的巴,俺实在忍不住了,恣儿死了,俺就开始拱股,心想猛子这虎了吧唧的货,自己把儿子派进来,别怪我教你儿子!铁蛋儿看着俺都呆了,说叔,你下是啥啊?!俺心想这咋骗啊?猛子哥你别怪俺,俺就说那是叔的巴。铁蛋儿就说大牛叔你巴咋那么大咧,比俺腿还!俺心里不知咋的特过瘾,兰子又把俺搂的死紧,俺觉得要巴水儿了,也不管了,就说铁蛋儿,你长大了和叔一样大,巴大小妮子才稀罕你哩!”

 子被这庄稼地里的狂野事彻底震惊了“你…你怎么跟孩子这么说啊!”王大牛嘿嘿笑“不这么说咋说?俺当时恣儿着哩!猛子哥让铁蛋儿进来,那是他的错,怪不到俺头上,再说了,那小子才4 岁,几天就忘了。”

 子板下脸:“王大牛,你以后要是敢这么教咱儿子,我跟你没完!”

 “媳妇儿,那都是赶巧了,哪能那么早就教孩子哩?你听我讲完啊,铁蛋儿这小子,真他娘的…他还接着问,叔,你巴下面咋还有两个大蛋子咧?俺就说那是叔的卵蛋哩!铁蛋儿就说叔,你巴咋进婶子的股里咧?俺说俺那是给婶子治病哩!铁蛋儿就说叔,你巴上咋那么多汤汤咧?俺说那是你婶儿脓了!铁蛋儿就喊啊呀,大牛叔!俺婶儿一下出来好多脓,都你卵蛋上了,还往下滴哩!”

 “俺一听就彪了,哇啊啊大叫往兰子巴水儿,一边儿,铁蛋儿这小犊子,和他爹小时候一样皮,还在俺股上打了两下,说叔,你股上咋这么硬咧,跟石头疙瘩一样,叔,你卵蛋咋一动一动的咧…”

 “俺畅畅快快放着怂浆子,兰子紧紧搂着俺,也不敢出声儿,铁蛋儿开始还在俺身边绕,后来猛子在玉米地外头喊他,他就出去了,俺俩才松了一口气。俺舒坦了,这才发现兰子背过气去了,赶快掐她的人中,给她水,她醒过来就又哭,说这次丢大丢人了!”

 子在一旁深切同意“我要是做被人家看了,怕是寻死的心都有了,你真是熏心,什么都敢干。”

 王大牛低声下气:“俺…嘿嘿,俺那真是急眼了,啥也不顾了。俺可知道错了,后来兰子两天没让俺上炕哩!”

 子看他傻乎乎的,刚才兴高采烈的样子一下子又蔫了下去,好像我老婆也让他两天没上似的,好气又好笑“那是,要是我,让你两个月不上!”又奇怪“你个大牲口也能忍住?”

 王大牛憨笑“嘿嘿,兰子两天没让俺上炕,第三天俺实在忍不住了,要来硬的,她说你硬来吧,俺有了,想出人命你就硬来。俺都傻了,乐疯了,兰子还生俺的气,俺说咱娃都要有了,还生气哪?她说那铁蛋儿把俺底下都看去了,说着又要哭。俺说他个小孩子,过几天就忘了,哪懂啥蛋是蛋的。兰子又说你要痛快也行,以后咱俩啥时候干那事,得听俺的。俺一听急了,说你是俺的媳妇,俺想啥时候就得啥时候,这改不了。兰子听了说你真是种牛托生的哩!

 又想了想,说那这样,俺大着肚子的时候,你得听我的,为咱娃好。”

 “俺一听行,你都给俺怀着娃了俺还能可劲儿折腾你?听你的!兰子算是气消了。俺说媳妇俺都憋死了,她说你憋着吧,还有九个月要憋,俺说那你,那啥,给俺叼叼?俺媳妇说做梦,俺就捂着巴说要炸咧!要炸咧!兰子最受不了俺傻样,说真是大牲口哩,俺咋就看上你了,悔得肠子都青了,说是说,照样给俺叼巴,兰子真好哩!”

 我老婆听王大牛这个鲁的汉子,讲他如何又一次化女人的怒气为福,感叹道:“王大牛,我还以为你憨厚呢,其实比猴儿都!”

 “俺不憨厚?人家都说俺憨的都傻!要不咋有那么多工程找俺做?俺肯吃亏哩!”

 “你…你好多时候都不憨厚。”

 “媳妇儿,”王大牛低下头,长胡茬的大嘴撅起来,亲了亲我老婆长着长长睫的眼睛,说:“男爷们要是在巴上还憨厚,那真才是没用哩!”

 我软在沙发上,三天来一次次的打击、一次次的、一次次的发现自己内心的黑暗、一次次被侮辱、一次次从心理上被征服,我知道王大牛说的对。

 我是个聪明的人,但我“在巴上太憨厚”

 王大牛也许不聪明,但“在巴上很活跃”

 一个男人巴上劲头大,没事儿老是硬,看见漂亮女人就想,他就有攻击,他就有野心和企图,他就能打拼出一片天地来,我想王大牛从一个民工到一个包工头、小老板,很大的原因就是他“巴不憨厚”

 雄素对人的推动力是可怕的,历史上那一个征服者和伟丈夫不好呢?

 我在沙发上,转过头,不再看向王大牛和我老婆,我累了,很累。我失去了,也得到了,我失去的是老婆,得到的却是心里最黑暗望的被足。我思考了太多得与失,我需要休息。

 我迷糊糊进入了梦乡,今天晚上,王大牛没有再折腾子,他毕竟也不是超人。我做着很奇怪的梦,我梦到我中学时那个非常强壮的球队守门员,王峰,从一具雪白的体上抬起头,笑着看着我,脸上挂了得意,那个在他身体下颤抖着的人,她的脸渐渐清晰,竟然是我的母亲!

 我梦见我少年时代父母工作的那座重工厂,那热气蒸腾着的公共澡堂,那些赤体,我梦见一双铁钳般大的手拨着下黝黑的大巴,在我面前炫耀着说:“干儿子,咱这巴咋样?你妈你愿意不?”

 我梦见在我家的上,我母亲被几个犷壮硕的男人轮番蹂躏,那些男人嘿嘿笑着,热汗淋漓,我母亲被夹在两个大汉中间,发出愉悦的叫,在房间的另一侧,我那高级工程师的父亲,正目不转睛地观赏,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

 我梦见一列飞驰的火车,我很热,我想忘记一切,我想离某个充屈辱的地方越远越好…一个接一个的噩梦,一个接一个的美梦,我不知道自己是痛苦还是快乐,直到我被王大牛震天响的呼噜吵醒,迷糊糊地走向书房,躺倒自己的上。

 睡去的同时我感到,我的小巴又硬了。

 济南,盛夏,晚上。

 我叫王成,我和结婚证上的子陈雨婷都毕业自复旦大学,拥有硕士学位。

 现在,我那端庄淑仪的子正和她的臭大牛、亲汉子、好男人,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影。

 我则只能坐椅子,原因是我子男人叫做王大牛,听名字你就应该知道,他是个大块头。

 他往三人沙发上盘腿一坐,再搂着我老婆,基本上就没有我坐的地方了。

 王大牛照例在家里光着膀子,他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屋里开着空调,身上依然有一层薄汗,手里拿着瓶水,冰箱里有啤酒,王大牛却不喝,他说要喝就喝白的,啤酒喝了没劲又长膘,所以这家伙喝着矿泉水。

 电视里放着DVD ,《红高粱》。

 这是我老婆最喜欢的中国电影,她曾说张艺谋拍了几个好片子,《红高粱》

 算一个,《活着》算一个。我当时就问她,看没看过《菊豆》,她说李保田一面她就退盘关机了,她问我有没有看过《菊豆》的原着《伏羲伏羲》,我说没有,她说你应该看看,比电影好多了。

 我后来把《伏羲伏羲》看了,短的,刘恒的小说,写的是一个又老又干瘪的老头买了一个漂亮媳妇,被他又壮具又大的侄子征服的故事。我看过后没觉得什么,却隐约明白了子为什么不喜欢张艺谋的改编,也许是因为李保田那矮瘦的样子完全没有原着里杨天青雄赳赳的气势。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