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27回
document。write(' 我老婆泪如雨下,又被彻底的服了。

 “亲爹!”

 “再叫!”王大牛咬牙切齿的。

 “大牛爹!”

 “大牛爹干啥咧?!”

 “大牛爹呢!”

 “谁的?”

 “闺女的!”

 “用啥着闺女的?”

 “大牛爹用…黑牛巴…着闺女的!”

 王大牛一听这话,大腿微曲,蹲着马步一样,松开我老婆的两条腿,让她向自由落体一样往自己的巴上撞去,撞一下又抓住腿抬起来,再撞。

 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王大牛就像一座巍峨的黑色山峰,他单凭两双大腿,还扎着马步,就能承受我老婆套着他那大擀面杖似的巴,上下撞击的力量。

 王大牛也被这个姿势刺得够呛,他充分显示着自己金刚般的力量,吼着:“娘们…俺…大牛…的…女人…想咋…就咋…让你……你才准…!”

 老婆马上高了,水和几乎同时从她的下体涌出来,淡黄准确无误地落到马桶里,不得不说王大牛把技术高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老婆的这次高特别猛烈,不但水齐放,而且全身的都一动一动的痉挛着,被王大牛把住的两只小脚弯成一张弓,眼睛,脸色涨红,嘴里连连娇

 “飞上天啦…啊…飞了!汉子…真好!”老婆几乎撅了过去,过了有一两分钟,才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还在大牛的怀里,孔淅淅沥沥还滴着水,又羞又,靠着他铁板一样的肌,用高余韵中慵懒的声调问道:“大公牛…你怎么…还硬着?”

 我看了一眼表,快一个小时了,什么叫硬汉?我理解了。

 王大牛低头看着我老婆撒,白的下体上黑很浅,粉红的眼下面是红肿的包夹这他那大耍货,巴又硬了硬,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甚至感到那巴又把我老婆往上顶了一顶。

 我老婆一完,他就抱起我老婆,大踏步走向餐厅,一手夹住我老婆,一手“哗啦”起桌布,把晚饭时没收完的碗筷都到了地上,把我老婆放在了餐桌上。

 “你娘的娘们,又被俺来了!”

 王大牛二话不说,走到桌子一头,把那都是水,油光锃亮的牛鞭送到我老婆嘴边“货,给老子洗巴,洗干净巴老子好继续你!”

 我老婆那张小嘴,也同样二话不说,从上往下,把王大牛的的干干净净,包括那两个卵蛋子都嘬了个够,最后又含住那个比鸡蛋还大的头,舌头绕着那棱子打着圈,两眼水汪汪地看着王大牛。

 “嘿嘿嘿,稀罕俺的巴吧?哪个小娘们挨了俺的,不天天想着她大牛哥的?”

 “大牛哥,干净了,可以我了吧?”

 我老婆说完这句话,又用那又软又小又粉的小舌头,这山东壮汉子的头,最后竟然还顶开了他的马眼,往里钻。

 王大牛眼红了,如牛,把我老婆的腿把在间,站在地上,上半身像一块巨石一样在我老婆滑细肥的体上,大巴“噗哧”一声又了进去。

 “娘们…你娘哩…真啊!”我老婆气吁吁“人家都…累死了…可是…看到…大牛哥的…巴…里面…又了…”

 王大牛吼一声,猛力撞击着我老婆,股上的肌因为用劲都鼓出了两个小坑“娘们…不是俺这…牤牛一样的汉子…还不过你哩!”

 我老婆全身都是汗水,已经累得不成样子,却还是努力扭动着股,包夹着体内那热烫的…我就是了…你…喜欢不…”

 “稀罕…小娘们…就是给咱…夹巴的货…越…越好!”王大牛这个坦克一样的男人,黑色钢铁般的肌身躯碾着我的老婆,蹂躏着他的女人。

 “真会夹巴…俺死你个读书娘们!”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

 我老婆沉浸在攀登连续高的极乐之中,她的头在桌上,随着王大牛的冲撞一会儿甩到右边一会儿甩到左边,像吃了摇头丸一样,两条白无暇的大腿死死勾在大牛的上,脚板绷得紧紧。

 王大牛留着短渣渣板寸头的大脑袋,在我老婆丰部啃咬着,时不时叼住那个黑红色的大头,用糙的大舌头磨蹭。子受不了这种刺地抱住那个大脑袋。

 “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受不了了…小里…好疼!”

 我注意到老婆的小里都没有再分泌水出来,王大牛热气腾腾的具进出户的时候不再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

 王大牛把巴退出来,看了看,上面没有白沫子,很干燥“娘们,你咋不出水儿咧?”

 莫非在大牛新姿势的刺和连续的猛干下,我老婆真的被他“把水都出来”了?

 “人家怎么知道,刚才还…”

 “刚才发大水似的,现在又不给老子出水,管他娘的咧,继续!老子还没放怂哩!”

 王大牛吐了口口水在手上,抹到自己的头上,把大玉米子似的家伙又顶进了我老婆的道。

 我老婆“啊呀!”一声,紧紧抓住了他的肩膀“疼!”

 “啥疼咧…生孩子还疼哩…是俺媳妇…就得伺候…俺”

 干燥的摩擦让我老婆的细道产生了痛苦,也带来了全新的快“臭大牛…都是你…个不停…真让人家的…水…都光了…”

 “娘们…真被俺…把水…都出来咧!”

 “大壮牛…早知道…不给你…做那么多…牛…劲头…足…舒服…”

 “你娘…这么干(gan ,一声)着…更恣儿哩!”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