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23回
document。write(' 我从厨房门口回到餐桌前,一股坐在椅子上发呆。

 我的如意算盘,轻易地被这个没什么心计的山东壮汉打破了,他挣得确实比我少,他也许不是凭着知识赚钱。但他用实力和行动说明了,他是有能力养得起我老婆和她势必会出生的孩子的,他虽然不是什么“金领”他也许没有城市户口,但毫无疑问是个能够凭力气养活老婆孩子的勤劳男人。

 如果说,我老婆要王大牛叫她“媳妇”是因为她想要羞辱我,惩罚我的话。

 那么刚才我从子眼中看到的,分明是的爱,背靠大树,惬意温馨的爱。

 王大牛真的让她靠住了,真的让她靠得住。

 我了解她,我知道她转变了,彻底转变了,对我的恨已经不是重点,对王大牛的爱才是她心中的重心。

 王大牛,用壮大的男征服了我子的道,用鲁的诚恳征服了我子的心,又用汗水换来的钱足了她的安全感,证明了他无论在上还是下,光衣服还是穿上背心,都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仅仅三天。

 一万元在济南这个城市,足够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了。

 我木楞楞的,听着厨房里传来的说说笑笑,卿卿我我,闻着厨房里飘来的牛香气,我明确地意识到:我最后的优势,在这个家中,支撑起我最后男尊严的金钱之柱,无可奈何又无法挽回地,倒塌了。

 我到一个铁馆级别的老旧健身房去找一个种男,就是为了让我在财富上彻底占据着优势,没想到这头牛去铁馆恐怕只是因为那里可以野地光着膀子训练,可不是因为没钱!

 我真是引牛入室!我失去了这个家,我的家沦陷了。

 我坐在饭桌上,看着大牛和我老婆嘻嘻哈哈地吃着饭,大牛还是狼虎咽,我老婆依然是细嚼慢咽,大牛一边吃一边夸真香,我老婆就说香就多吃点,大牛就说媳妇你放心,俺今晚上让你比昨天还恣儿!

 我老婆就脸红,王大牛就让我老婆也多吃点,别到时候又撑不住…就如同我是空气一般,而他们才是这个家的男女主人。

 难道事实不是如此吗?

 我心不在焉地扒完了饭,大牛则早就打着嗝,浑身大汗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我老婆收拾桌子,眼睛盯着的都是她的股和房,一只大手习惯性地在自己小山似的膛上着,这是典型的农民恶习,还好,这家伙至少没有出一条条黑泥,看来还算常洗澡,否则我就要吐了。

 我老婆拿着碗筷第二趟走进厨房的时候,王大牛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飞快地扒掉了自己身上唯一的那条大衩。

 等子再回到餐桌前的时候,王大牛已经全身赤着他那巴,双手叉正对着我老婆,下面的铁子头还一动一动的。

 我老婆惊叫一声“讨厌死了,怎么随随便便就光衣服。”“这有啥,这是俺家哩,俺成天在家光着股又咋哩?俺是这家里的男爷们咧!蔫吧,你说是不是?”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家里做好“蔫吧”然后对着他俩的戏打手,在外面我还会是“王总”

 对,我会有钱,会有权,会有名,会有众人羡慕的眼光。我也会有一个家,我的家里有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他霸占了我的女人,而我却能从中得到快

 如果我不是癖,我能怎么样呢?杀了王大牛?我砍他一刀他一道血楞子,他打我一拳我我葛着凉了。

 正好我是个癖,我是个变态啊!当我前天看到王大牛和老婆一起躺在上的时候,没有从厨房里拿出刀子杀了他,反而起的时候,我不就该明白了吗?

 我的路,我的未来。

 完美。

 “对,大牛以后就是这家里的男人,你想怎么着都行!别管我。”我说出了漫长沉默以来的第一句话,我内心的恶征服了我的嘴。

 我老婆理都不理我,王大牛的巴倒是又大了一些“媳妇,咱来乐呵乐呵吧?”“臭大牛,就想着那事儿。”“俺媳妇太水了,刚才在厨房俺就忍不住了”“你带来的那些东西还没收拾呢,怎么办?”“嘿嘿,明天你再收拾,哪能让那些事儿耽搁俺和俺媳妇。”“牛…哎哟!”我老婆惊叫一声,已经被王大牛又一次扛在了肩上,向卧室走去“媳妇,来吧,俺今天再教你点新姿势,保证乐死你咧!”

 王大牛和我老婆又一次赤条条地躺在我们的大上,我又一次坐在边的沙发上,把手伸进裆,等着看好戏。

 王大牛黝黑的庞大身躯在我老婆白花花的体上,大巴在我老婆腿上顶着,嘴里含着我老婆的白子。

 “媳妇…子…真大…俺见过的小娘们里…就你最大…比兰子还大…好像…又变大了。”我老婆嗯嗯呀呀地哼着:“大蛮牛…别那么…使劲…”我老婆33D罩杯的子一个在王大牛嘴里被叼的漉漉的,另一个则在一只糙的大手里被的一会扁一会儿圆“今天…人家…穿罩的时候就觉得好紧…好像…是变大了…羞死人了…”

 王大牛的板寸头从我老婆子上抬起来,仔细看着我老婆的子“嘿嘿,好像是大了,媳妇,俺们村里有个说法,叫‘女大十八变,全靠刀子镟,越镟越好看。’”“啊…什么意思?”“就是说女人全靠男人哩,男人炕上有好本事,女人就越来越漂亮,”大牛笑着,把我老婆的手抓起放到他那两只大卵蛋上“媳妇,你可得好好感谢俺的大蛋子,要不是它俩造出那么多巴水,哪能把你滋润得变这么漂亮?”

 子羞死了,捂住脸“你…啊…坏…”王大牛嘿嘿笑着,松开我老婆的子,分开那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跪在女人的间,用自己的大头磨蹭着那两瓣,没几下上面就沾了亮晶晶的水,让那个鹅蛋大的家伙泛着钢铁般的光芒。

 “你…我好啊,你还不快进来”“嘿嘿,媳妇,你比前两天可急多了”“大蛮牛,我不是爱上你那巴了?”王大牛可没想到我端庄淑仪的老婆,现在随随便便就能说出这样的话,大蹭蹭往上扬,气也了,不过这家伙还是有经验,深一口气“媳妇,俺说了,男爷们就要把家里娘们的上下两张嘴都喂。”

 我老婆被他的头磨得股在单上蹭来蹭去,哪里还有耐心听他说这些“好…好…喂。”“俺每月给你一万块钱,喂你上面这张嘴了没?”子清醒了一点,忍着下体无尽的空虚“了,太多了,我的亲汉子真有本事!”“中,那你想不想俺喂你下面这张嘴?”喂?我,我在旁边想,你那叫喂?你每次都把她喂得哭爹喊娘只撑得要吐好不好?

 “想!”我老婆身心都在急剧召唤她的男人“我是你媳妇,我要你得我的,我要亲汉子我!”我以为王大牛就要提上马,哪知道这家伙往旁边一躺,着那杆黑,用不容反抗的语气说:

 “媳妇,俺要你坐上来。”我老婆还沉浸在大牛的挑逗之中,一时没反应过来“啊?”王大牛伸出大手,拨了几下那只钢管似的巴“俺让你坐上来,自己把俺的到你的小里头去。”我老婆的里汩汩里水,面色红,意志倒是坚定——瞬间而已“不要,羞死人了。”

 “嘿嘿,羞啥羞哩?汉子媳妇,天经地义哩!”“你的家伙太大了,会疼的。”“小娘们都是这样,喜欢俺的大巴,又怕疼,等坐进去你就知道了,美死你!”“臭氓,你真是臭氓!”我老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拒绝不了这个强悍男人的命令,爬起来,蹲在王大牛下。

 我想潜意识里,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总能给她带来无穷的快乐。

 “媳妇,慢慢往下坐哩,俺巴长,不急,”王大牛嘿嘿笑着,指挥着我老婆半蹲式,同时扶住自己的那种牛巴,对准了我老婆的眼。

 “羞死人了,这个姿势。”“怕啥哩?都叫过俺亲爹了。”子又羞又怒又想笑,腿上一松劲“啊呀!”一声,王大牛的头就被她自己坐进了道。

 王大牛也的“嘶”地倒一口冷气,往两人合处一看,那个黑胖大和尚被进去了个头“媳妇,接着往下坐,还差着老远哩!”我老婆火上来了“大氓!臭大牛!疼死人家了,你还就知道躺着享受。”“嘿嘿,媳妇你别怕,这个姿势开始是有点疼,到后来乐死你咧!”我老婆一听,往上抬了抬股,扭了扭,把那个大头放出来一点,又往下继续坐,这次多进去了一点。

 我在旁边仔细观察着那和那个小,发现我老婆的和我熟悉的那个似乎不一样了,颜色深了很多,蒂在兴奋的状态下竟然大而可见,红肿而滑腻,水不断地从道里出,抹到王大牛的头上,让他们的合处光闪闪的。

 我已经不是我老婆粉的小了,我把我老婆的处女膜捅破了,但真正让我老婆终结处女生涯的,是王大牛,是他让这个变黑了,变了,变了,是他把我老婆从一个青春洋溢的少女,变成了一个成的少妇。

 我老婆的第一个男人其实是王大牛,我着自己的小巴想道,这时我老婆又发出了一声惊叫。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