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21回
document。write(' “结果第二天俺房,俺家表兄弟多,替俺挡了不少酒,俺酒量也好,好不容易进了房,拉着俺兰子的手,心里那叫一个美,掀了她的盖头俺就忍不住了,刚了个光股就听见门口、窗户那里有偷笑的声音,俺怕啥哩,都是俺们村里的爷们,夏天里一起在河里洗澡,谁没见过谁的?俺就喊:‘俺今天娶媳妇,也不挡爷们儿们听房,可是俺媳妇害臊,要看要听你们别言语!’谁知道真他妈的,俺这一喊,外面听房的也叫:‘大牛兄弟,听说你下面的东西是小元儿村最大的,俺今儿来就想开开眼,有种你就开着灯!’俺一听也来了劲,下的巴蹭蹭蹭往上蹿,外面有人小声儿说‘真大啊’‘大槌似的’,俺得意了,真的没关灯,就把俺媳妇扑到了上。”

 “你…”我老婆气红了脸“你真是坏透了!那你那新娶的媳妇,不是都让人看了去?”“嘿嘿,俺们家那时候住平房,门窗是不严实,俺估摸着是有几个地方能看见俺的炕头,可是俺那时候生牤子,啥也不想,就想,就…嘿嘿,也没考虑周全。”

 我那贤良淑德的老婆趴在王大牛的口,惊讶万分:“你媳妇能让你这么干?”“俺媳妇开始还扑腾哩,俺把她扒光了一进去,她叫了一声就不言语了,摊在上光眼泪,任俺折腾。俺了一会儿,真紧啊,俺也有点疼,就慢慢地动,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俺媳妇了点儿,俺估计她也开始舒服了,她还在俺耳朵边上小声说话。”

 “说什么?”“俺媳妇在俺耳朵边上说:‘大牛哥,牛儿嘞,你别急,娶到的媳妇套下的马,任你骑来任你打。俺就是你的马哩,你想咋折腾都行。’俺一听那还得了,第一泡巴水都不知道咋出来的,巴也不软,接着就又干,兰子开始疼,紧紧抓着俺的手,后来也不抓了,俺就记得俺放了八次怂,前四次俺都没歇,巴硬得梆梆地,第四次后俺觉着累,就趴在兰子的子上睡着了,俺都不知道啥时候醒的,醒了感觉巴是硬的,俺眼睛都不睁就又给她了进去”

 “这次俺媳妇开始叫了,开始跟猫似的,小声儿地又嗯又啊的,后来俺实在憋不住了,把第五泡怂水给她放了进去,烫得她直哆嗦,才彻底放开了,估计下面也不疼了,也不咬着牙忍了,还主动抱住俺的脊梁,跟俺小声儿说俺的她真舒服,就跟个烧红的铁条子烫着她似的。俺那时候生牤蛋子,一听这话,得了,继续,又硬了。那天晚上,”王大牛,伸手拿过头柜上的矿泉水猛喝了几口,回味着他处男的终结。

 “那天晚上俺真是过够了瘾,知道当男爷们有这么大的乐子,怪不得俺爹爱串门子哩!俺前18年都白活了。俺和俺媳妇后来换了好多姿势,啥小媳妇骑牛、老树盘、汉子捧缸、张飞蹁马,试了一个够,俺媳妇后来觉得又疼起来,但舍不得让俺不痛快,‘亲汉子好汉子汉子’叫的那叫一个大声儿!俺快活到第七次的时候,出去撒,俺家独门独院,所以俺赤条条啥也没穿——咱就是这院子里的男爷们,怕啥嘞?”

 “谁知道打开门一看,这他的,俺新房墙底下、大门边上、窗户跟前,趴了一溜儿的人,吓了俺一跳,那帮混小子老光看见俺出来,都借着屋里的灯光猛往俺巴上看,俺这才想起:他娘的,灯还没关呢!俺赶快伸手进屋把灯绳拉了,也不管他们,直奔茅房撒,撒完他们还大眼瞪小眼呢,十几号人就蹲哪儿也不说话,俺就说了,爷们儿几个看也看了,听也听了,这天都泛白了,还不回?他们都没动,也不搭话,俺也不管了,继续开门往屋里走,这时候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大牛哥,你真给咱老爷们挣脸!‘俺巴一下子又直了,你猜俺回他啥?”

 子正听得面红耳赤又兴奋又害羞“你能说出什么好话?”大牛嘿嘿笑:“俺就说:‘哥几个以后炕上软趴了就找俺大牛,保证给你们女人下好种种!’”子嗔道:“你可真行!刚结婚就想着出轨了!”王大牛挠头:“俺那是助人为乐哩!”看我老婆也不理他,就接着讲:“那小子夸这句话把俺媳妇可害惨了,听了这句话俺又把她拉起来折腾了一回才睡过去,这下子她真受不了了,只喊‘大牛哥,真受不了了,歇歇吧!’第二天都没起来。”

 “你啊,你真是个大牲口,不知道疼女人,你那媳妇是第一次?”“可不是咋地?早上俺起来才看见,俺们的被子、单上都是血,俺真心疼啊,可那时候…俺真是忍不住,劲儿上来了。”“哼,野兽!”“嘿嘿,俺是野兽,媳妇骂的对。”

 “油嘴滑舌!”“俺?俺这嘴可笨了了,俺结婚第二天中午才醒,想着地里的活计,谁知道从家里到俺地里,碰见个男人就拍俺的肩膀,俺那些叔伯兄弟们,还捏俺的巴,说要替俺媳妇报仇。俺村里那些生过孩子的老娘们,嘴里最不饶人,说兰子可怜,嫁了个大牛,许是起不来了,俺嘴笨,不知道说啥,俺那兄弟们一听,就说兰子嫁了大牛,那才是福气哩,咱大牛这大货,一夜八次,女人家摊到了做梦都要笑醒!”

 “媳妇,你说是不?”我老婆听牛魔王娶亲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我昨天做梦怎么没笑醒啊?”“媳妇,你不知道,今天早上我一醒,你手正放在俺的巴上,还死抓着不放,可宝贝哩!俺找了长头发,你的鼻孔,你打了个大嚏,才松开俺的巴。”“臭大牛,你嘴笨才怪了,你坏都坏开花了你!”“爷们不坏,娘们不爱,”王大牛在我老婆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接着讲:

 “后来俺回爹妈家,俺爹见了俺就笑,还暗暗树大拇指,跟村里的那些男人一样,使劲拍俺的肩膀。俺娘可不乐意了,说你们爷俩都一样,把人往死里折腾,拉着俺就往外走,说要照看俺媳妇去,别出了人命。后来兰子在上躺了好几天,见着我都怕,俺只好让她坐月子似的养着。”

 盛夏,济南,高档公寓社区,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老婆的男人把我老婆搂在怀里,讲他和他媳妇的故事,还听得津津有味。

 这个描述真他妈后现代!

 正说到王大牛房花烛夜,差点把媳妇死,只好几天。

 “活该,让你不知道疼人!”“媳妇,你和俺妈说的话一模一样哩!那天俺妈见着我媳妇在炕上躺着,脸色煞白,当时就跟俺急了,说小犊子真不知道疼媳妇,这几天憋死你个臭小子。

 俺妈那几天就睡在俺家里,伺候坐月子似的伺候兰子,有一天让俺偷听见她跟兰子说悄悄话哩,嘿嘿。”“一听你这坏笑,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咋不是好话?俺妈知道兰子生我气,替俺求情哩,说老王家的爷们都一个德行,大牲口似的,她嫁给俺爹的那天晚上也被折腾得够呛,一能下就想跑回娘家,觉得俺爹是个大怪物。后来俺爹能耐大,把她制服了,只好老老实实跟匹大马一起过日子。俺娘还跟俺媳妇小声儿嘀咕,俺在窗外听得清楚,她说:

 ‘闺女,别怕,咱们女人都有这一关,你已经过了这一关,后面就乐呵了,你别不信,他爹和俺,俺第一天怕,只觉的疼,到后来大牛他爹也不知咋地,在俺身子上了有个把钟头,俺就觉得越来越美快,一次又一次的,跟飞了一样。那之后他爹几天不碰俺,俺就受不了。男爷们硬实,总比软塌塌的强!’”“俺娘还说:‘别看俺家大牛傻乎乎的,其实可不傻哩,就是憨厚。老爷们炕上本事大,炕下也差不了,闺女你有福哩!’”“俺娘说得好吧,俺娘对俺最好了。”我老婆被王大牛逗笑了,突然发现这个壮的山东汉子,这个在她身上如楚霸王一样勇猛的壮汉,竟还有孩子般眷恋母亲的一面“好,你娘好,你娘…”我老婆想起什么,似乎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妈的,这个王大牛,这种时候他倒是善解人意得很,真会占便宜:“嘿嘿,俺娘还不就是你娘?你是俺媳妇哩!”老婆又红了脸“那,明年节你回家,跟你娘说,她城里还有个小儿媳妇,给她拜年了!敢吗你?”“嘿嘿,俺娘非揍死俺,俺娘和兰子可亲了…不过也难说,俺娘知道俺爹在外面串门子就不说啥。”

 “哼,你爹做的那些事儿我一听就知道,你娘想管管得住不?还不如放开大马让他到处撒种,省得一天到晚就知道在自己身上撒儿。”“媳妇,你说的也是嘞!俺爹说他每三天给俺娘一次‘公粮’,俺娘就不管他了。”“哼,那你也要给我公粮!”

 “啥公粮哩?只要俺在济南,俺这蛋子里造出多少粮食,俺小媳妇就吃多少粮食,都是你的哩!”“这还差不多!”王大牛来劲了,从上跪起来,在我老婆面前像健美先生一样展示自己的强壮“媳妇,看俺这肌!”

 他屈伸着胳膊,小山包似的肱二头肌拱得老高,他又侧过身子,两手斜握在间使着劲,让高耸的雄壮肌和如牛腿的手臂紧绷起来“俺这壮身板,俺这好力气,俺这俩卵蛋子,俺这大家伙事儿,全都是你的哩!全都是为了喂你上下这两张嘴哩!”我老婆看着他雄赳赳气昂昂,显示着自己的强壮,心里别提有多甜了,嘴里骂道:“傻样儿!”脸上却忍不住地笑。

 “嘿嘿,”王大牛躺回上,继续搂着我老婆讲那的事。

 “后来俺大媳妇——兰子养了几天后,俺娘千叮咛万嘱咐俺可不能再由着子来才回家去。俺好说歹说,又让她缓了两天,实在忍不住了才又了她一回,那次俺死命憋着,让她了一次又一次,得都叫不出来了,那之后她才渐渐习惯了俺这大耍货,俺才真算是‘想啥时候就啥时候,想咋就咋’!”

 “大傻牛,这下你在你们村算是彻底出名了吧?”“出名了,出名了!嘿嘿,何止俺们村?俺到镇上去赶集,到茅房一掏出家伙,旁边一个胖子往下面瞥了一眼就说‘你小元村老王家的小子吧?你媳妇能下炕了不?’哈哈!”我老婆也不由笑了起来,嗔道:“你呀…说你什么好?”

 王大牛也哈哈笑着,又亲了我子一口“刚才蔫吧在旁边看咱俩,又给俺蛋子,俺才想起来,俺一知道有人看俺女人,咋就那么疯那么野哩?原来和兰子房时候落下的病子。”子气道:“什么病子,你就是坏,就是好!”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