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20回
document。write(' 王大牛“嗷!”的一声“哎哟媳妇,轻着点儿,捏坏了俺的卵蛋子,哪来的怂水滋润你?你就守活寡吧!”“大氓!”我老婆脸色通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貌似使劲地捏着王大牛的那两只牛卵,其实我知道她才不舍得用力,要是真的疼,王大牛那怎么还能硬得梆梆的?

 “你不是说我是你媳妇?在济南,在我面前,就别提你那乡下媳妇!”谁知道王大牛这家伙一筋:“咋不许提!俺就要提!俺乡下那个是俺的大媳妇,你就是俺城里的小媳妇,俺就是有两个媳妇哩!俺就是要霸占两个娘们哩!

 咋!”我老婆哪想得到他竟还这么理直气壮,手里那两个大球,使劲下手又舍不得,不下手又妒火中烧,正张大嘴愣在那里,王大牛两只猿臂一伸,已经把她抱在自己前,我老婆那对丰的大子和王大牛铁块一样的大肌摩擦着,她不嘤咛一声娇哼,双手松开了王大牛的囊,抱住了他公牛一样壮的脖颈。

 “媳妇,俺在乡下那个子,给俺一连串生了三个大胖小子,对俺老王家有功哩!俺只要回家,就要全心全意做她的汉子。”我老婆一听这话,脸耷拉下来了“那我呢?我算什么?”王大牛看着我老婆的小脸,沉默了好一会儿,这家伙可能是在组织语言吧:

 “俺…你也是俺的媳妇哩!俺城里的媳妇,俺的小媳妇,俺做梦都想要个城里媳妇,你就是俺的仙女儿,俺的…俺的织女哩!俺可稀罕你了,今天白天俺想着你,裆里火烧火燎的,别提多难受了。想到俺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俺就特不痛快…俺真想天天把你放在俺嘴里着哩!俺真想天天着你的哩!”

 王大牛头大汗,看得出来嘴笨的他着急在想如何告诉子他的真实想法“俺在济南一天,俺就和你做一天夫,俺疼你,你要俺干啥都行!俺一年才回老家一次,别的时候俺都把你当俺的媳妇哩!可俺可不能跟俺大媳妇离婚,俺不能咧…”

 听到大牛慌乱而朴实的回答,子陷入了沉默。我了解子,我知道子在书本的海洋中长大,家里都是知识分子,习惯了象牙塔里的世界,从骨子里就是个讨厌当今社会烦复杂的人,也许她喜欢高壮的男人而不喜欢小白脸,原因就是她觉得淳朴而强壮的男人最有安全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一开始就喜欢大牛,王大牛好、彪悍、充,但是他诚实,他不试图把自己标榜为一个道德先生——如同社会上那些比他有更放私生活的人们所做的那样。

 我突然有种错觉,这社会在男女的层面上如同一座森林,王大牛和我都是猎手,我的弓不行,我的箭不硬,我只好看着王大牛这个肌发达浑身野的男人抢走了我的猎物。

 “我…我也没让你离婚啊!”他抢走了我的猎物,用他坚的硕大利刃,把她彻底征服。

 “我…你对你…你对你乡下的媳妇好…我高兴,你是有良心的人。”子慢慢地说道“我早就说过,我不会拆散你的家庭,只要你在济南,全心全意地和我过日子。”王大牛如逢特赦,大大松了一口气“媳妇,俺的好媳妇,你真好哩!你的心比豆腐还软哩!”“大牛,我累了,当女人不容易,我需要有个男人依靠,你行吗?”王大牛抱着我老婆“媳妇,你放宽心,俺大牛有本事的不只是裆里的家伙哩!你就可劲儿靠着俺,俺让你除了生儿子,啥也不用心!”

 大牛不放心,又气地补了一句“只要你真看得上俺这个人!”我老婆叹了一口气,说道:“没办法,谁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王大牛的眼睛,漾,眉目含“才两天就喜欢上你这头大傻牛了?”“嘿嘿,嘿嘿,”王大牛抱紧我老婆,使劲亲着她的小嘴“俺也…可稀罕…俺的…小媳妇哩…俺媳妇…香煞人哩…”我在沙发上,看着两个人热吻,犯下重婚罪。

 有用,除非他俩要把我杀了,否则我可能去告发他们吗?面子,票子,位子!还有,把王大牛抓了,我有什么好处?谁来在我面前子,让我获得汹涌的

 我确实不如王大牛,我不是个男人,更不是个好人。王大牛不是个好男人,但王大牛是个真正的男人,而且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俺以后就叫你俺的小媳妇,中不?”“讨厌!便宜都让你占了,什么大媳妇小媳妇?大媳妇是?小媳妇莫非就是…妾?”“嘿嘿,啥啥妾哩!都是俺的女人,都得好好伺候咱!”王大牛抱着我老婆,手抹着刚才接吻时,嘴角沾上的口水。

 我老婆的细的小手再一起在他的膀子上又捶又捏,又再一次发现他皮糙厚,跟没感觉一样“你…封建!大男子主义!”“封建?啥封建?你俩都碰不到面,咋会有妾啊啊的麻烦?再说了,俺就是大男子主义了,媳妇你不想跟俺过?不想给俺生儿子?”我老婆在他怀里,小腹被他那热乎乎硬乎乎乎乎的大家伙顶着,红着脸小声说:“想…”王大牛哈哈大笑,得意极了“那不就得了?俺五大三的,本来就是大男子汉,大男子主义有啥不好?好汉子霸九,俺这才俩呢!”

 子也知道他是在逗着玩,又把头埋进王大牛比她宽一倍的肩膀“大种牛!”王大牛享受齐人之福,得意地又起我老婆的大股“媳妇,你这腚长得可真好哩,比俺那大媳妇都好!”“好在哪里?”“说软和它也软和,说硬实它也硬实,弹鼓鼓跟面团子一样,白白,又圆又大,一看见它俺就口水,一进去,还紧的不行哩!”“人!”我知道子心里其实受用的很。

 “嘿嘿,俺就是人哩,不哪能让俺媳妇喜欢?”“讨厌,蔫吧就没这么夸过我,你就是不正经!”蔫吧,也就是我,说过子的股白,翘,子当时也只是淡淡的一笑,现在那个股成了一比我大的多的萝卜的固定用坑,那大萝卜的拥有者用更鲁,更直接,更生动的语言赞美了那个大股。让我老婆表面上生气,暗地里心花怒放。

 劳动人民的语言智慧真是让人惊叹啊!

 “说到蔫吧,俺刚才就想说,咋蔫吧在旁边看着咱俩,俺那么来劲咧?”“不正经,大牛!”“俺才想起俺和大媳妇结婚那会儿,也被人看过,俺就特野特疯!”“啊?真的?”“俺和俺乡下大媳妇刚结婚那会子,俺对她那身子,真是咋都不够哩。

 也难怪,俺老丈人对俺这女婿,可是经过十八般考验,可刁难死俺了!俺终于把她娶进门了,憋了好久一下子放出来,一天不就睡不着。”“你那大媳妇漂亮不漂亮?”“嘿嘿,俺那媳妇是全村最漂亮的,俺14岁开始就盯上了,她家里姐妹三个她老二,子大股大,又白净,俺们村的小伙子都想着她管哩!俺要娶上她不真不易啊,她那爹原先是村里的会计,有点文化,看不起咱这一身傻力气哩,俺给她家做了一年的重活,他愣是没答应俺。”

 “嘿嘿,俺那媳妇是全村最漂亮的,俺14岁开始就盯上了,她家里姐妹三个她老二,子大股大,又白净,俺们村的小伙子都想着她管哩!俺要娶上她不真不易啊,她那爹原先是村里的会计,有点文化,看不起咱这一身傻力气哩,俺给她家做了一年的重活,他愣是没答应俺。”

 “后来俺大夏天给她家修木围子,趁着她爹在里屋,俺把透的褡裢一,故意光着膀子,把她——俺那大媳妇叫兰子——叫过来说话,聊了没几句,俺看她眼直往俺身上瞅,心里觉得有戏。问她喜欢俺身上的疙瘩不?她脸红得跟红枣似的,俺就抓着她的手,让她摸俺的脯子,俺的膀子,俺看她两腿直打晃,脑门子上都是汗,知道这就是俺爹说的——小娘们动情了。”“你对女人都这招啊?傻蛮牛!”“嘿嘿,对俺俩媳妇都有用!”“对我才没用呢!”“也对,俺小媳妇是摸着俺的大家伙,才起的。”

 “大氓!大氓!大氓!”“嘿嘿,你听我讲完啊!”“谁要听你和她的故事?!”“俺这是让你多知道些俺的事儿,这么快就做了俺的媳妇,你不想知道俺以前的事儿?”“哼,氓!讲!”“俺一把把她揽过来,兜股抱在怀里,兰子看都不敢看我,也不叫,两只手放在俺的这两块上,”

 王大牛边说,边让他那两块铁疙瘩似的肌动了动,逗得我老婆咯咯直笑“嘿嘿,好玩吧?俺当时这么动了动,兰子就好奇地摸着俺的疙瘩,俺就说‘兰子,俺壮得跟牛似的,你要是嫁给了俺,凭咱这身好力气,凭咱这个好身板儿,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谁也不敢欺负你哩!’结果你猜怎么着?”“接着讲,臭大牛。”“第二天,俺就听说,晚上兰子和她爹大吵了一架。”“你啊,真坏!”我老婆用手指轻轻在王大牛的膛上画着圈。

 “嘿嘿,俺赶快叫俺爹托媒人去她家,没过几天她爹就把俺找去了,进门第一句话就问俺识字全不?能读报纸不?俺说没问题哩!俺初中学得不算好,可读报纸、算账这些都不成问题,否则俺爹往死里打咱哩!”“她爹又问要是兰子嫁了俺,俺有啥打算?俺说俺要进城打工。她爹说打工能咋?还不是给人家下力气?俺当时心一横,说俺五年之内让兰子住上小楼房。”“吹牛!”我子半开玩笑半正经地说。

 “当时俺那老丈人也这么说哩,俺说你看着,俺不做到俺就是那地上爬的。”“你结婚不是五年了?”“俺媳妇现在就住在小楼房里哩!俺这两年挣的,除了吃饭房租都交给她了,今年初刚盖的小楼房哩!”我老婆钻进王大牛怀里,抚摸着他的肩膀“你还成!”我看到她的眼里有柔情和满意,有安全感,甚至还有一点…崇拜和自豪?

 我心里一阵泛酸:小楼房有什么?在农村盖个小楼房我两个月工资就行了。

 王大牛心眼儿得能过卡车,只管继续讲:“俺老丈人看了看俺,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站起来,走到俺身前儿,你猜他让俺干啥?”“干啥?”我老婆也被带成山东腔了。

 “他让俺子。俺说那哪行,要是俺和兰子成了,你是俺的老丈人,哪能在老丈人面前遛那丑家伙?俺老丈人就说:‘既然兰子一定要跟你好,俺就要看看你是不是条汉子,别让俺的兰子吃亏,生生守活寡!再说老子看着你长大,你光股跑来跑去的时候俺见多了。’俺当时羞死了,心想哪有这样的?不过俺是真稀罕兰子,吧,反正都是老爷们。心一横,就把子解开了。”“那老家伙真他娘行,一把抓住俺的巴就开始,没几下俺就硬起来了,那老家伙一看,还他妈拿手指在上面弹了几下,疼得俺直溜,才慢悠悠说:

 ‘他娘嘞,还真是大存的种儿,没白长个大块头,行了!’俺爹叫王大存。俺一听也别管这是夸还是骂了,赶快把子提上,俺老丈人又坐到椅子上,看着俺半天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叫俺走了。”“你们那里怎么这样啊?”老婆颇为这种鲁而惊讶。

 “俺后来才知道,兰子的姐姐嫁了一个农科站的技术员,那小子白白净净,可讨小姑娘喜欢了,她姐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嫁过去,可后来回娘家天天哭,一问才知道,那小子是软面条,根本硬不起来。怪不得俺老丈人要检查俺的巴。”老婆看了看我,没说话,我估计她是想到我和那个农科站的技术员,没什么区别,硬了又如何?手指头都比我的家伙大。

 “又过了几天,那媒婆给俺家消息,老头子答应了,事情成了,俺都乐疯了,想着兰子那两个大子,俺可以天天揣摸,真过瘾啊!”“咳咳!”我老婆不了。

 “嘿嘿…”王大牛挠挠头,憨笑两声当作歉意:“房前一天,俺爹把俺叫到屋里,教训了我一晚上,说俺虎了吧叽的,别娶了媳妇不会。俺说俺看你都好几次了,没吃过猪还没见过猪跑哩?俺爹一瞪眼,说你啥时候看见俺好几次?不就两次?俺一看说漏嘴了,也没接话。俺爹那是过来人,也知道生牤子想女人,啥也没说,就教俺咋女人,咋才能生儿子,还说巴上的乐子,真是没个够!还教了俺好多姿势哩!”

 “你爹啊,真是坏!真是…那什么…?”“大马?”“对,大马!”“嘿嘿,俺可感谢俺爹了,俺这大家伙,据俺爹说是传家宝哩!父传子子传孙,俺王家子孙众多,开枝散叶,全靠着它哩!”“羞死人了,不害臊,祸害女人的坏东西还差不多。”

 “嘿嘿…俺爹还跟俺说,房花烛夜,俺是村里有名的壮小伙,兰子是村里有名的漂亮妮子,肯定有好多人听房,赶走了不吉利。让俺别悠着,啥时候过瘾了啥时候睡,憋了这几年不就等着这一天?再说媳妇就是任咱骑的,第一天晚上就得立下规矩服帖了。”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