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19回
document。write(' 王大牛一身臭汗地躺在上,照例搂着我老婆,嘿嘿傻笑着“媳妇,真好哩,真好!恣儿死俺了,彪死俺了!”我老婆也照例头枕着他墙垛子似的肩膀,半娇嗔地说:“臭蛮牛,力气这么大!我都快撑不住了!”在最后的时候,我老婆白眼一翻,晕了过去,王大牛痛痛快快放完那一大泡坏水才注意到,连忙掐人中,老婆才幽幽醒转,不过蹲在股后头的我发现女人的本能可真顽强,在老婆昏过去的过程中,小依然有力地收缩着,试图将更多的从那牛鞭里出来。

 “嘿嘿…俺就是力气可大哩!媳妇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次…劲头儿特别足!”“蔫吧给俺卵蛋,俺都疯了”我瘫在沙发里,回忆着刚才的屈辱,一天之内多次巴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也硬不起来,却一动一动的生疼。刚才发生了什么?刚才我着一个男人的丸,好让他在我子体内出更多的?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从中还获得了这么强烈的快

 变态癖!无可挽回的,我是变态癖!

 “臭大牛…坏死了!蔫吧,给我们拿点水和吃的来。”一听老婆叫我,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去。

 “你个小巴男人,我亲汉子出了一膀子力气,替你足我,你还不该给他拿点吃的?”我快乐地向厨房走去,好像屈辱就是我的动力。回来的时候拿着煮好的鸡蛋、早餐面包和矿泉水,王大牛只喝了点水,我老婆可是吃了不少,看来刚才确实累坏了。

 我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俩人补充了体力,王大牛又开始调戏我老婆。

 “媳妇,”他一手着我老婆的房,一手着我老婆的大股“俺刚才那样你,过瘾不?”子假装气哼哼地拍了他那只不老实的大手一下“还说呢,现在想起来给人家了?刚才都把人家打哭了!”“嘿嘿,俺媳妇刚才哭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太好受了?”“臭氓!还说人家是…狗”我老婆羞红了脸,小手抚摸着大牛壮硕如石块一般的肌。

 “嘿嘿,那有啥哩!炕上找乐子时候说的话,那可不就是咋来劲就咋说?”大牛把嘴凑到我老婆耳边,故意用坚硬的胡茬摩擦我老婆细的脖子和脸颊,让她一边躲,一边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再说了,你是俺的媳妇,俺的女人哩!

 你要是母狗俺就是大公狗,你要是母猪俺就是种公猪,你要是母马俺就是大种马咧!”我老婆被这赤野情话逗得笑开了花“臭氓!什么公狗公猪,你就是一头大公牛!”“媳妇儿,最后那个姿势你乐吧?”“恩,你可真有劲,我都觉得自己被你扎透了。”“嘿嘿,俺站在地上,腿上能用上力哩!当然让俺媳妇美死了!”“讨厌!你可真会使坏!”“媳妇儿,你知道最后那招叫什么?”“我不听,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嘿嘿,叫壮汉推车哩!”“讨厌讨厌讨厌!”“媳妇,你害啥羞哩?你害羞的时候最好看了俺说过没?”“哼!”我老婆假装生气,头却依然靠在王大牛的肩膀上。

 “媳妇儿,咱俩这一次,俺出完了力气,你可还没完成任务哩!”“啊…?”“你还没给俺…嘿嘿”王大牛一脸坏笑,太字形平躺在上,指了指自己下那黏糊糊沾水的巴“当俺媳妇的第三个要求,你忘了?”

 王大牛一脸坏笑,太字形平躺在上,指了指自己下那黏糊糊沾水的巴“当俺媳妇的第三个要求,你忘了?”我老婆脸上羞涩,嘴角却漾出心甘情愿和快乐,二话不说就趴在王大牛的下,把那放入口中的时候,红分错,吐出有点埋怨,有点无奈,有点撒娇又更多是爱怜的一句轻叹:

 “你啊…”只听王大牛倒一口冷气“媳妇…俺的好媳妇!”我老婆在王大牛下,认真细致地给他用嘴“洗巴”那个大头上的棱子后面,黑红色的子上面,还有两颗大卵蛋…小嘴一边一边亲,时不时还把那两颗鸭蛋似的丸子含在嘴里

 忽然,老婆看了在沙发上我一眼,我看到那个眼神里的鄙视和炫耀。

 是的,她找到了一比我硕大坚的多的具,她给他快乐,他也还给她更多的快乐。子从未给我口过,她为这个男人肮脏而泛着臭气的巴口,证明着一种臣服,表达着一种归属,嘶喊着一种宣誓:我属于这个男人,我属于这巴。

 我感到的是被侮辱的愤怒——还有快,真的,赤的快。除了这矛盾的愤怒与快,我的记忆深处似乎也在回应着这具,好像它不但填了我老婆的道,也填了我家里的一个裂痕。

 我的父亲没有这样的具,我也没有这样的具,只有这样大坚巴,才能支撑起一个家,才能让一个家里的女人和孩子安全!——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苦苦思索,怎么会这样?从小到大,我不记得我的家有过什么大的危机啊?

 王大牛像上了天堂一样,两条大腿在单上蹭来蹭去,那一大坨男物又半软不硬地向上开始立。我对于他非人的能力已经有充分的认识,这次倒是不再那么惊讶了。

 “俺媳妇真会哩!俺媳妇真是好女人哩!俺媳妇真会疼男人哩!”在王大牛痛快的叫声里,我老婆把他的黑了个一干二净,趴在他的大腿间,一边和王大牛聊天,一边仔细观察那巨物,似乎想搞清楚它到底是如何把那么多快乐放进她的体内的。忽然,她注意到了王大牛那两条腿。

 “大牛,你的腿怎么这么啊,真的比好多男人的了。”她瞥了我一眼。

 “嘿嘿,媳妇你不知道,腿是男人的咧!”“什么?”我老婆显然没有听懂。

 “俺和俺爹第一天举石担,俺爹就说过,男爷们练力气,最重要的就是腿劲和劲,腿和练好了,不愁长成个大块头,更不愁讨女人。”“哼,你劲倒真是大的!”这说着荤话的女人,还是我那贤良淑德的模范子吗?

 “嘿嘿,媳妇你别说,俺的腿劲才最大哩!腿上的力气长了,全身的力气才长!而且俺爹说的对,腿确实是男,俺第一次练深蹲就明白这个道理了。”“怎么?”我老婆还是不明白。

 “俺说了你可别笑话俺!”“臭大牛,你也知道害羞?”“嘿嘿,俺第一次扛着石担子练深蹲以后,巴扛了一晚上,从来没那么硬过,憋死俺了。后来俺发现只要一练腿,晚上一睡下,巴都特硬,要两次管才软得下去!后面俺有了女人,每次练腿那天晚上都折腾得要出人命咧!”“啊?”我老婆摸着大牛铁柱子一样的大腿,上面肌纵横,鼓鼓凸凸,线条像雕刻一样硬朗深邃“怎么会这样呢?”

 “俺不是说了,腿是男哩!”我在旁边听着,想起了昨天查询健身信息时看到的一些知识,明白这是因为深蹲这个动作是力量训练里强度最大、锻炼肌最多的动作,它对于大腿肌群的刺会猛烈地发雄素的分泌,让人发。

 怪不得王大牛能力这么强,除了身体强壮的遗传因素外,他从青春期末尾就开始练习深蹲,肯定大大推进了他素的分泌,同时带动了全身肌的增长,当然还有…器官的发育。

 他妈的,我爸怎么就没让我多锻炼锻炼呢?我真嫉妒!

 我老婆抚摸着王大牛是疙瘩腿,媚眼如丝,装作不经意地问:“那…大牛,你下次练腿是什么时候?”我的心里一下子迸出了“货”、“”、“女人”等等词汇,眼看着王大牛一把把子从他的腿间拉上来,搂在前,用那已经又硬起来的大家伙蹭着我老婆的小腹。

 “嘿嘿,媳妇,俺今天就练了哩!”窃喜,你真的看过人的这个表情吗?

 我老婆脸上现在就是这个表情,想笑又觉得不好意思,只好把脸埋在王大牛的怀里。

 “媳妇,俺今天晚上劲头可大了,你可要撑得住啊。”我老婆想到一会儿可能会被王大牛蹂躏致死,似乎兴奋的紧,真啊!“讨厌,”头还是不肯抬起来“我才不怕你!”我底下的小巴也有点兴奋,心中更是为将来的戏一阵喜悦,对,我更

 “不怕?嘿嘿,刚才谁说实在受不了,让俺赶快放怂水?俺可心疼了,只好快马加鞭,都没过瘾哩!”“那…那不是因为晚上都看着你这头大蛮牛吃饭,自己都没怎么吃,又累又饿的…”“中!”大牛乐呵呵把我老婆的手放到他的牛上面“给俺巴,刚才你可又吃了不少东西,一会儿可以让俺过把瘾了吧?”

 “你怎么这么啊!”我老婆嗔道,手上可没闲着,死死攥着王大牛又又长的大巴,好像是什么宝贝“再说了,刚才让王成…刚才让蔫吧给你…给你…你不是舒服的吗?”“媳妇,你别说,有蔫吧在旁边看着,俺好像更来劲咧!”“坏蛋,真坏!”我老婆一边骂着一边玩着大牛那巴,一会儿使劲把它向下,突然一松手看它“啪”的一声弹到大牛的肚子上,一会儿又像那个玩意儿是汽车的档杆一样把它向左向右,好像那就是她的大玩具。

 未成年人不宜的大玩具,会干死人的。

 王大牛也不管我子,只是享受着她的青涩和好奇,自豪地让自己强壮的象征立着,憨憨地说:

 “俺和俺媳妇刚结婚那会子,俺咋干那事儿都不够哩…”我老婆一听这话,使劲捏住王大牛的两个大丸“你说什么?你媳妇?”我老婆眼里全是嫉妒。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