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18回
document。write(' 我眼看着王大牛瞪着我老婆的股,核桃大的喉结咕嘟一声,咽下了一大口唾,我老婆的股经过刚才的拍打,白皙粉的颜色已经透着羞红,本来就圆润丰形现在更像一个水桃,是个男人就经不起这样的惑。

 王大牛瞪圆牛眼,把住我老婆的股,迫不及待地把那老玉米子似的大了进去。

 “俺媳妇的股…真圆啊…十五的月亮都没这么圆,啪!”大牛骑着我老婆,拍着那个肥股,真跟骑马一样,脸上得意得很。

 “俺媳妇的股…真白啊…豆腐都没这么白,啪!”“俺媳妇的股…真肥啊…老母猪都没这么肥!啪!”我老婆正恩恩啊啊地享受着大牛的撞击,一听最后这句,使劲收缩了道:

 “你…坏蛋…让人家摆出…这么害羞的姿势…”“唉哟哟!媳妇的眼子…真会夹…俺媳妇真哩!啪!”“坏死了…让你坏…人家是…读书人呢…”“嘿嘿…俺那读书人的媳妇…撅起股让俺哩!啪!”王大牛铁钳般的大手固定住我老婆的股,跪在上用力使劲着,腹部本来被薄薄脂肪包裹着,棱角不是非常分明的肌,这时一块块爆发出来,泛着红铜色的光。

 “坏死了…你个人…大牛!”“俺就是人哩!俺就是大牛哩!俺的得俺媳妇不?”“舒服…死了…顶到…最里面了!”“嘿嘿,媳妇…你知道…这姿势…小娘们像啥哩?”“像…什么?”“像…俺们村里…路边上…挨的母狗哩!”“臭男人…我不要了…”我老婆感觉受到奇大辱,就要站起来,说是要站起来,也就抬了抬,表示一下自己的尊严,估计现在让她真的变成母狗,她也不想离开狗着的那肠。

 王大牛稍一使劲,我老婆哪还提得起

 “嘿嘿…母狗咋哩…你是俺媳妇儿…俺让你咋地你就得咋地…股再撅高点!啪!”我岳母在结婚的那天,把我老婆的手放到我手里,说:“王成啊,雨婷的父亲去的早,我辛辛苦苦把她拉扯长大,没敢忘记老陈家的家训啊,你们也要记住: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我那忠厚的老婆,读诗书的老婆,正努力把股撅得更高,好让一个壮的农村汉子,给她更大的快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大黑巴在我老婆的里进进出出,每一次那两颗大丸都打在边上,我注意到王大牛的丸似乎比昨天更加涨大了,这家伙一天产生多少啊?怪不得他说三天不,卵蛋子就跟要炸了似的。

 “哎呀…哎呀…哎呀…力气…好大…我…受不了啦!”我老婆胡乱喊着,在王大牛的猛力冲击下身体一次次地前倾,又一次次被王大牛壮的臂膀揽回下。

 “的熊…真巴…痛快…”王大牛低头看着自己的黑在我老婆的水帘里进进出出,每次出来都带着水,都被他了出来“媳妇儿…老子…今天…服你!”我老婆在下下到底的中,不知道过了几次高

 “…死…我吧!亲汉子…死…我!”“我是你…媳妇…你…想咋…就…咋…”“我是…母狗……快活死了…快活死了…呜…呜…”老婆着泪,在快的漩涡中起伏,头甩来甩去,就像吃了摇头丸一样,完全把自己放任给身后这个强壮而野的男人摆

 王大牛还嫌不过瘾,这家伙浑身是汗,我在旁边都能闻到他身上的汗腥味儿,热腾腾的极具侵略。他把住我老婆的股,把她往边上拖,自己站在地上,钳住我老婆的下身,往死里我老婆。

 “…母狗…俺死你哩!”“媳妇…你是俺的女人哩…”“你这大白腚…俺天天都不够哩!啪!”他突然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我“蔫吧,看好了俺咋女人。”我意识到,这是我家庭生活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我多了一个外号:

 “蔫吧”

 不得不承认,劳动人民的语言是形象的——这巨大的屈辱,让我更硬了,我险些了出来。

 王大牛的两条腿铁柱子一样杵在地上,股死命拱着,糙的大手“啪啪”捏拍打着我老婆的肥白股,全身小山似的肌块在黝黑的皮肤下滚动,在汗水中如同一座黑铁打造的金刚。

 “蔫吧…看俺咋娶媳妇哩!啪!”“蔫吧…男爷们就要…服帖了…小娘们才忘不掉…你哩!啪!”“蔫吧…看俺让小娘们水哩!啪!”“蔫吧…俺这才叫…骑女人哩!啪!”“蔫吧…俺这才叫…哩!啪!”我感到脸上发烫,手伸进叉里打手,已经足不了我了,我已经顾不得任何脸面,衩,把那巴握在手里,使劲套…啊,没有那些布料的束缚,感觉好多了!

 就在这一刻,我的理智告诉我:好吧,王成,既然你从这一幕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足,基本上可以判定你是一个癖。

 癖。

 我是,我飞快地打着手,看着王大牛黑油油的巨大身躯带给我老婆无比的快乐,听着我老婆对他的应和:

 “蔫吧不是男人…你才是…我的亲汉子…我的男爷们…我的大壮牛!

 啊…”没错,我是,我就是癖!啊啊啊啊啊…我了。

 王大牛看着我一脸足地摊到在卧室的沙发上,更兴奋了:

 “小巴真不行哩…管儿都货了…”谁知道我老婆这时候体力也快到极限了“大牛哥…亲汉子…我…不行了…太痛快了…不行了…受不了了…”王大牛才不管那些,他正在兴头上:“你个…啥不行嘞…男爷们还没放怂哩!”“受不了了…大牛哥哥…亲男人…快活…死了…让我…歇歇吧…”大牛一听老婆的声音确实带着虚弱,只好闷声闷气地说:“可是媳妇…俺…俺还没痛快哩!”边说边恋恋不舍地继续

 “大蛮牛…”我子嗔道:“让他…帮你!”

 “让他…帮你!”我子手指着还在沙发上气的我。

 “啥?”王大牛一边照样狠着我的老婆,一边不解地问:“小巴…咋帮俺放怂咧?”“让他帮你…丸…”我老婆一边摇头晃脑,享受着那,已经浑身香汗淋漓,累到不行的她,依然不愿意放弃最后的享受“让你…这头大壮牛…快点…出来…”王大牛一听,嘴巴张的老大,眼睛通红,死盯着我,小腹啪啪拍着老婆的股山响。

 “蔫吧…给俺卵蛋子…俺好巴水…”我不是一个同恋,我羡慕大牛的强壮和刚,可是我不想被他股,我更不想他的股,想到,我就反感。

 可是对一个正在我老婆身上纵情驰骋的壮汉,对他的命令,我似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我被催眠了一样走过去,蹲在大牛身后,看着他那小孩胳膊一样的大家伙在我老婆里进出“噗滋,噗滋”的水声不停传来,大卵蛋当啷着,每一个都比我的拳头小不了多少。真他妈有力量,真他妈壮实,真他妈过瘾!

 我要是有这样的身体和具该有多好啊!我闭上眼睛想象着,我变成了王大牛,我在自己子的身体上是绝对的主宰,我有了一巴,我有了一身发达的肌,我有了又高又壮的身板,我有了黝黑健康的肤…我又硬了,王大牛就是我的替身,在想象里我是他,在现实里他是我,他替我尽着丈夫的责任:

 “让娘们水。”我毫不犹豫地伸出手,起王大牛沾我老婆水的大卵蛋。

 替我我老婆吧!王大牛!

 王大牛“嗷!”的一声嚎叫,伸手从背后死死抓住我老婆的大子,一边一边狠顶着巴,死命地做着冲刺:

 “你姥姥…真他妈过瘾啊…小男人…给俺个…拉帮套的…巴蛋哩…”“大学生…戴着俺给的绿帽子…给俺巴哩!”“蔫吧…俺的巴蛋子…大不?”“大!真大!”我由衷地回答,我手里的那两个铁球一样的家伙又涨大了,我仿佛能看到大牛的整个发达的生殖器官都在死命分泌着生命之

 “比你的大不?!”王大牛吼。“大!大多了!”“蔫吧…你的多大?!”“我的巴加上两个卵子,还没你的一个卵蛋子大!”“老子你姥姥!”王大牛彻底起了,身上的汗水在运动中都溅到了我的身上,全身腱子紧绷,像铁打的一样,牙关紧咬,方脸寸头左右摇摆,我知道他要了“你可真啊…都是…货…欠货…白当…老爷们…”“我!我!所以才请你来我家作男爷们!”我着王大牛的牛卵子,感觉到它们的涨大,时不时还稍微加点劲儿,让王大牛更爽快。这家伙,括约肌和其他肌一样发达,真能憋啊,这都快一个小时了,还呢!

 “请老子来…你老婆…霸占你老婆…做俺媳妇哩!”“对,求求你快我老婆吧!”“俺你的老婆…你有意见不…这么紧的…是不是给老子留着的?!”“对!就是留着让她做你媳妇…给你的…”“俺给你老婆下种…好不好…”“好!你的种子好!”“俺把巴水给俺媳妇…你…有意见没?!”“没有!求求大巴爷们,快点巴水在你媳妇的里,你的巴水比我多比我浓!”“…老子死你个货…死你…!”王大牛现在已经成了一头疯牛,侮辱下女人的法定丈夫,让他的男自尊得到了极大的足,他感觉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他既着一个城里女人紧的小,又着她丈夫的心,他的大巴战无不胜!

 我老婆听着王大牛侮辱我,兴奋得几乎要昏过去,用尽全力摆动着大股,合着火热的具,虽然体力已近透支,但女的本能让她全力要把王大牛丸里的生命之水全都进自己的体内,越多越好!

 “大巴亲爹…好乐啊…飞了…又飞了…”“俺也…要放怂了!”“放吧…我把巴水都了…给你生个大胖小子!”“老子你个白娘们…俺爹都没这么野啊…”王大牛那巴涨到了极点,上面的青筋鼓得如同钢筋一样“俺爹都没让…那些小男人…给他过卵蛋…”“真过瘾啊…真享受…下辈子俺…还要长大耍货”“…还要一个壮身板…还要霸占别人的娘们!”我老婆一,已经进入半晕死状态,哪还能回答他?如果能回答,估计会说下辈子还被他吧!

 “媳妇…给老子…生儿子!”熟悉的吼叫声中,王大牛站在我老婆的股后面,像撒一样畅快地“啊”地

 他的大丸一下一下在我手里收缩着,像是两个大水泵,往那杆水输送着源源不断的,我老婆的很快就被涨了,白色的浓两人相接处被挤出来,到大卵蛋上,再到我的手上。

 我两腿间那个刚刚的小得酸疼,虽然不能再起,却明明兴奋的要死。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