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17回
document。write(' 我叫王成,今年30岁。我老婆叫作陈雨婷,今年26岁。我们都是复旦大学的硕士。为了让子怀孕而又不留下话柄,子数太少的我只好请来一个生殖力看来很好的男人来我家借种,可是谁知道,仅仅一个晚上,这个叫做王大牛的山东壮汉就征服了我的老婆和她受伤的心,成为我家里真正的男人。

 现阶段家中情况如下:

 我老婆被在大牛的虎背熊下,被他的大具狠狠地干。不时发出足的呻

 “啊…舒服…好烫啊!”大牛则是一贯地不惜力,使劲撞击着我老婆:“媳妇儿…解不?”“死了…我男人的大东西…死我了…”“嘿嘿…媳妇…你的小夹着俺的…真暖和啊!”“臭大牛…亲汉子…”王大牛一下是一下地狠命拱着股,全身的肌块泛着油光,宽大的肩膀上我老婆的小手不停地抓挠着。

 “嘿嘿…媳妇儿…你的还肿着哩!”“坏蛋,还不是你昨天…干的好事!”“嘿嘿…没事,俺会治哩!”“怎么…治?”“嘿嘿…俺要天天给俺媳妇的吃牛鞭哩!”“臭氓…”“俺媳妇的吃多了牛鞭…就不肿了哩!”“臭氓…氓…”“嘿嘿…”王大牛使劲拱着,那个黑壮股上不时鼓起壮硕的肌线条,忽然,他深深地入,不再动,而是上下左右转着那巴,这家伙又在用他那个鸡蛋大的头磨我老婆的了。

 “俺是臭氓不是?”“啊…我要到了…我要飞了…”“不想吃臭氓的牛鞭,那俺走了”王大牛甚至还没做出巴的动作,我老婆双腿一夹,死命夹住大牛的口而出:

 “吃…吃牛鞭…我的小天天都要吃大牛鞭!”王大牛得意的看了我一眼,显然为自己下之物的强悍颇为自豪。他死顶着我老婆的,大巴全而入,又狠狠地研磨起来。

 我知道他已经不是那个憨厚的汉子,他不会考虑我的感受,在上,他是雄动物而已。我生气吗?我巴,已经没有一点怒气,这太刺了!我正在近距离观看老婆被王大牛!录像哪比得上现场!想到以后这一幕天天都会发生,我就兴奋得要晕倒。去他妈伦理,去他妈规矩,去他妈结婚证书,妈的…真啊!

 开始不到10分钟,我老婆高叫着高了,细白的大腿用力盘在大牛上,不停着,有时还会蹭到大牛的大腿上,被茂密的刮红了一片。

 我不由自主地走到旁边,仔细看着大牛和我老婆尾的部位,那黑红的大像一木桩,死死捣着我老婆的水不断被大头上的棱子刮出来,又在不断的过程中变成白沫子,让牛巴更加威武。

 大牛一看我走近了看,更加兴奋了“媳妇,了吧?快活不?!”“快活…死了…”“水真多哩!”“臭…蛮牛…真会玩女人…”“嘿嘿,媳妇你说…男爷们啥最重要?”“讨厌…你又使…坏!”王大牛朝我努努嘴“俺大牛读书不行哩…又不是有钱人…俺媳妇为啥跟我哩?”“你…让我…好痛快!”大牛得意洋洋地显示着如牛的体力和大的男,像我无比自豪地炫耀“咋…痛快哩?!”“你…让我飞了一样…”“男爷们最重要的…”大牛呼哧带地使着劲“依俺看…是能让女人水哩!”“啊…对…我的亲汉子…舒服…你是男爷们…你是男子汉…”“嘿嘿…”大牛往下一看,我老婆的就像趵突泉,往外不断地水,他的牛巴就像取水的长竿子瓢,一进一出水声阵阵,水顺着两颗黑卵蛋单上,已经打了一大片。

 “你个娘哩…水儿真多!”大牛把我老婆的腿扛到肩上,那两条白皙的长腿靠在大牛黑壮实的肩膀上,就像白玉筷子靠在大黑石墩上,不成比例。

 大牛开始猛,嘴里也开始吼荤话。

 “你娘…发大水似的…真他妈啊!”“…使劲夹老子的巴…好好夹!”“…俺…老子死你个媳妇…”“啪!”一声脆响伴随着我老婆的惊叫,王大牛手落下,我老婆细皮股上留下了一个大掌印,马上红了起来。

 我老婆从小到大,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学校里的美丽校花,老师眼中的聪明学生,同学眼里的小小公主,她雪白粉股,哪里挨过打?

 “啪!”又是一声,王大牛黑黝黝的大膀子搂着我老婆的腿,把她的股抬离面可劲儿拱着,一只手又在我老婆的股上留下了红印。

 “臭男人…不许打我的股…”老婆又疼又,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我在旁边看着差点了,王大牛调教我老婆,打她的股——结婚三年,我可是小巴掌都没敢在她身上落过!

 王大牛瞪着牛眼,看着我老婆雪白股上的大手印,巴硬得能把我老婆挑起来,咬牙使劲着。

 “小货…老子管教你哩!水这么多…说…叫俺啥?”“臭男人…”“啪!”“啪!”“啪!”“啪!”“呜…呜呜…别打我的…股…”在羞与快之中,老婆竟然哭了。

 我在旁边兴奋的直,忽然想到应该英雄救美吗?我刚把手放到大牛汗的肩上,大牛一胳膊抡过来,那房梁一样的手臂轻轻一甩,我几乎是飞到了地上。

 “…俺教训俺媳妇…关你个小巴啥事?”我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看到大牛眼睛通红,大狠狠地着我老婆,一点也没被她的眼泪吓住“你个小娘们…是不是货?!啪!”一巴掌拍下去。

 “我…我是货…”“是不是有个眼子?”“我…我有个眼子…”“你股咋长这么肥这么圆哩!啪!”“为了勾引男人…”“货…勾引啥男人?!啪!”“勾引…大牲口…壮汉子”“你娘哩…俺你娘哩…你是俺媳妇不?啪!”“是…我是你媳妇…你的女人…”“下的女人…套下的马…任咱骑来任咱打…,你认不?”“认!你想骑就骑…想打就打!”“货…媳妇…真哩…俺想你娘哩!你娘也有个大股吧!”“有…大股…”“俺想俺丈母娘哩!啪!”“好…我们娘俩一起伺候你…壮汉大蛮牛…”

 “你娘哩…你娘水多不多…”“多…和我一样多…”“你娘也是个货哩…啪!”“我们娘俩都是货…都要大巴…!”“死你哩…欠的货!啪!”“我和我妈一起伺候你!”“俺让你俩都给俺生儿子!啪!”“…你霸占我们全家女人吧…死我们…”“你娘哩…老子死你娘…再叫老子!啪!”“大巴亲汉子…大巴好汉子…”

 “俺过你娘哩!该叫俺啥?啪!”“大巴爸爸…大巴亲爹…爹…”“个熊…货!”“我又要飞了,我又要飞了!”我看着老婆又一次全身搐,早就不再哭泣,反之,她双手死死抓住大牛的胳膊,指甲深深嵌入里,抒发着她无与伦比的快。看着她已经被拍红的肥股,我百感集。

 屈辱和暴力,女人最不愿意面对,最害怕碰到。却最容易被之征服。

 莫非这就是两之间,墨菲定律的体现?

 如果有什么坏事可能会发生,那它就一定会发生。——墨菲定律如果有什么事情让你在上感到羞,那它一定能让你高连连。——王大牛定律我胡思想着,注意到老婆的股虽然红通通的,却没有却没有很严重的肿起来,大牛这个家伙,始终不是家暴分子,这点相人之术我还是有的:一个足够强壮、具足够坚硬、有着很强男自尊的男人,是不需要用暴力使女人哭喊来获得的,大牛拍老婆的股,只不过是小小的情趣,声音大,很刺,但没真使劲。

 真会征服女人,我不得不说。

 大牛这时候浑身大汗,把巴死死顶入我老婆的眼,享受着老婆高道的收缩:

 “你娘哩…又又夹…小嘴儿似的…真是好…俺今天喂您这张嘴!”“媳妇…你想要俺的怂水不?”我老婆已经被连续的高击摊在上,气,话都说不完整了,可是这个表面纯洁内心的女人,依然被内心最深处渴望被灌溉的本能所左右,胡乱地说着:

 “要…要…亲汉子…怂水”“嘿嘿,”王大牛脸上全是笑,不慌不忙地慢慢把巴从我老婆的户里了出来,当那个大头摆束缚的那一刻,只听啪的一声,铁子一样的黑家伙弹到了大牛的肚子上,黑红色的头和茎杆上都是白色的水,雄赳赳气昂昂地显示着男子汉的力量。

 我老婆不愿意了,充实感的消失让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向下抓去,想要握住那巴,再继续放回自己的体内,可惜那双小白手被大牛一只手就攥住了。

 “嘿嘿,媳妇,俺不过瘾哩!咱换个姿势。”“臭汉子…换…换什么姿势?”大牛一手抄过我老婆的,一手握住我老婆的股,就要把她从仰卧翻成俯卧,我老婆浑身瘫软哪抵得过他?一瞬间就趴在了上。

 “这样…怎么行…”我老婆不明白,这样怎么入。

 “嘿嘿,媳妇,你得跪着哩,把股撅给我。”我老婆书香门第,大学硕士,被王大牛扑在身子底下,大手股,意又羞愧无比。

 我飞快地打着手,看王大牛让我保守白的老婆主动撅起大股。

 “臭氓…羞死人了…我不要!”“媳妇,你是俺的女人哩,俺的女人俺想咋就咋!”“羞死了…”“有啥哩!你娘!快!俺憋不住了!啪!”大牛又在我老婆的股上打了一掌。

 “氓,你坏死了!”老婆慢慢用双肘撑,把股撅了起来。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