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10回
document。write(' 老婆和大牛躺在换了单的上,光着股聊天。

 “大牛,你刚才说你刚来济南那会儿,想着的都是城里女人,是真的吗?”“恩哪,俺那时候刚娶了媳妇半年多,还没过够瘾就出来打工了,天天晚上巴硬得跟铁似的,恨不得把被子个窟窿出来。”“所以后来你就去找那些小寡妇了?”“嘿嘿,嫂子,那时候,城里娘们哪瞧得上咱啊,俺只有想着她们管儿,哪敢开口跟她们说话?”“那你怎么后来变得那么。”“后来,俺当了包工头,带了一帮子兄弟一起干,自己揽活儿自己拿钱,有了钱才有了相好。”“你们村出来那么多人,怎么就你当上了包工头呢?”“嘿嘿,这还要感谢俺这大家伙。”“胡说,你这东西还能出钱来啊?”我老婆和王大牛调笑,竟然越来越自然了!

 王大牛哈哈大笑,一把把老婆搂在自己肌发达的怀里。

 “俺22岁那年,工程队儿里来了个30多岁的女领导,说是来检查的,这个领导和俺们上头公司的关系不好,俺们头儿说这关怕是难过,说不定这个工程就要黄,不黄也得扒层皮。俺们一听急了,工程黄了工钱自然也就没了,听说这个女领导是有名儿的酒桌铁娘子,俺们几个酒量好的就自告奋勇,上去陪酒哩!”我老婆安逸地趴在王大牛的膛上,静静地听他讲。

 “结果第二天,俺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醒来就在一个旅馆里,旁边就是那个女领导,睡得昏天黑地,俺俩都光溜溜的,俺一看上,红的黄的白的,啥都有,俺一瞅这是俺被了啊…”我老婆噗哧一声笑了:“你这个大种牛,还会被别人?”“嘿嘿,俺赶快套上衣服逃出了那个旅馆,谁知在门口儿就碰见了俺们工程的头儿…他说…”“他说什么啊?”“嘿嘿,他当时原话是‘大牛大牛,真是公牛一样,整得整个旅馆都听你的房’。原来当时俺们一桌都倒了,俺和那个女领导糊里糊涂就一起回了旅馆,俺…”“什么‘糊里糊涂回了旅馆’?不可能吧,哪有这么巧。”我老婆不相信,打断他说。

 王大牛挠挠头“俺后来听说那个女领导专拣年轻小伙子困觉,那晚上可能桌上的人心里都明镜似的,就俺几个打工的不知道。不过俺一个大老爷们,睡就睡了呗,也没上心。再说那次俺醉了不知道轻重,把她的哭爹喊娘,整个旅馆的人都来我们房间门口听热闹。后来那个女领导也不好意思多留了,俺们工程也过关了。”“这跟你当包工头有什么关系?”“这事儿之后,俺们工友们说俺特有种,人实诚,跟着俺错不了!其实是感念俺让他们一年的辛苦没白费,就认俺当了包工头,十几号人跟我出来单干,都是熟练工哩!”“…”我的子沉默着。

 屏幕前的我也沉默着,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具真的从来就代表着力量,而我们衣冠楚楚的生活,其实都要用具来丈量。金钱、权力、械…这些,只不过都是男人裆里那活儿的延伸,你没看到摩天大楼和原子弹的形状吗?那不就是一大巴吗?

 “嘿嘿,”子被大牛的招牌式憨笑唤回现实中,问道:“你笑什么?”“俺想起那个女领导离开俺们工地时候的眼神儿,可舍不得俺呢,跟俺每年过完节回济南的时候,俺媳妇儿的眼神一样,死盯着俺的裆,恨不得让俺把巴留下让她天天晚上搂着睡,嘿嘿嘿。”“当了包工头以后你就开始变坏了吧?”“俺那不叫变坏,俺是被勾搭。”大牛瘪瘪嘴“头一次是俺大夏天光着膀子在屋里做活,那女主人是个有钱娘们,可就是不结婚,一个人过,大晚上的,工人都走了,她来检查工程质量,她摸俺的脯子,说‘真硬!’俺就起了,抱起她就…”“你对的起你媳妇吗?”子出于女人的本能,问了这么一句,可惜话刚出口,脸上就泛起了一阵失落。

 “开始俺也觉得对不起,后来就想开了,城里人都这么开放呢,俺在济南就一个人,憋死对俺也没啥好处。嫂子你不知道,俺也难受着咧,俺这巴,三天不放水,蛋子就跟要憋炸了似的,看到母猪都双眼皮哩!再说,俺每个月给俺媳妇寄的钱是村里最多的,俺从来不打她,俺心疼她着咧,每年回去都给她带好多城里的漂亮衣服,她是俺们村最漂亮的媳妇。可是俺实在管不住俺这东西,没办法哩!”“…”子什么都没说,在经历了两次王大牛的耕种之后,她体会到了大牛野兽般的能力,大约也觉得让这个壮汉子不太人道。

 “俺挑的相好,都是单身女人或者小寡妇,俺可从来不破坏别人的家庭。再说了,”王大牛脸上又挂起得意的笑“哪个小娘们挨了俺的天喜地地叫俺亲汉子?还有叫俺亲爹的咧!”“坏蛋!大牛…那些女人都比嫂子好看吧?”我老婆的话里,不知怎么,我听出了酸味。

 “嘿嘿,真那样就好了!和那些小寡妇俺就是凑合一下,俺喜欢的是嫂子这样的女人!”“嫂子是什么样的女人啊?”“嫂子才是真正的城里女人,知书达理,读过大学,家里这干净,做饭俺也爱吃,还有,身上白不说,还香的。”大牛耿直的回答透出一股鲁的诚恳,让老婆很是受用。我明白:受过良好教育的她,深知文质彬彬的谎言如此之多,她宁愿要赤的真诚。

 我又忽然想到,我就是一个从早到晚说着文质彬彬谎言的人。

 老婆笑了,这发自内心的笑容我好久没看到了,我知道,她被打动了。

 王大牛这傻瓜这时候却凑过来,在我老婆耳边小声儿说道:

 “再说了,俺的那些相好们,在炕上都熟练的不行,就嫂子你,和俺新娶的小媳妇儿似的,子大股也大,那个眼子也又紧又,叫俺亲汉子也特好听,唱歌儿似的!”老婆又羞又窘,捂住大牛的嘴,使劲拧他的肩膀“我叫你说…叫你说话…”大牛也不躲,含糊着说:“哎呦,俺再也不敢了,嫂子你饶了我吧!”我老婆松开了手,大牛紧接着一句:“嘿嘿,也不知道谁刚才哭着喊着要给俺生儿子呢!”老婆正要去揪他的耳朵,被大牛一个熊抱,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大牛把老婆抱在怀里,糙火烫的皮肤紧贴着我老婆幼滑细的肌肤,脸上顿时涌上天堂般的表情,咧开大嘴叉子,又说起来荤话来:

 “俺刚来城里的时候,在一个大学里的工地干活,一到傍晚俺就蹲在路边看那些女学生,那些小娘们,抱着书,头扬的高高的,看都不看俺俺一眼。晚上俺就想着她们的子,巴硬得跟铁子一样。没想到今天,俺真的了一个城里的读书女人,嫂子,你可真好!”大牛手捏着我老婆的子,一边亲着老婆一边说:

 “嫂子,炕上这乐子,我看你是真不知道咧,要不,今天咋能被俺…”我老婆赶紧捂上那张大嘴,她知道大牛要说的是“来”

 “嫂子,俺王哥是真不行啊?在俺们那村子里,王哥这样的就要找个人拉帮套哩。”“拉帮套?什么是拉帮套?”子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拉帮套,就是家里男人身子骨弱或者有病啥的,找个壮实的爷们帮着干家里重活,养活那两口子,就是…”“就是什么?”“就是那家里的媳妇,晚上得陪着拉帮套的壮实爷们睡觉咧!”“你坏死了,你的意思是,你是你王大哥请来拉帮套的?”“嫂子,俺一个人,你跟仙女儿似的…俺今天一看到你的照片浑身就跟着了火似的,俺从来没对哪个女人有这感觉哩!俺今天把你了,跟做梦一样,是上辈子积德哩,哪敢再想那些?”“大牛,你不是在做梦,你是我丈夫请来的…”“俺刚才全身快活死了,一辈子都没这么舒服过啊,俺媳妇都没给过我这么好,着嫂子俺啥也不想,就跟飞了似的,所以俺才完得那么快。”我一听这话鼻子都气歪了,这头大蛮牛第一次在我老婆身上咣咣狠干了快半个小时,第二次将近一个小时,这还叫快?!这家伙是上帝派来玩儿我的吧!

 王大牛的这段表白又俗又野蛮,但看得出老婆受用的很,却没有马上回应。

 “大牛,你刚才…就是…咱俩一起的时候,说的话怎么那么鲁啊…不好。”“嘿嘿,嫂子,你不知道,俺一起了,脑子里就一团浆糊,啥都是咋过瘾咋来,俺们那儿的男爷们干重活儿的时候爱骂脏话,俺也是,习惯了。”“原来和我好,跟干重活一样?”王大牛楞楞的“咋不一样哩?都要老爷们卖大力气咧!没膀子好力气,哪里拾掇得好女人!”“大蛮牛!”“嘿嘿,俺就喜欢小娘们叫俺大蛮牛哩,小娘们这么叫我,多半是想俺她哩!”“厚脸皮!”老婆骂着,却乖乖被大牛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他一座座山峦般的疙瘩

 “大牛…”“唉…”“你和你子…你媳妇在一起的时候,也这么野吗?”“嘿嘿,更野哩,野多了!俺媳妇房那天就被俺服贴了,俺想咋就咋,除了她来红的日子,俺想啥时候就啥时候!”“哼,吹牛,你一年才在家俩月,什么想啥时候就啥时候,”老婆笑道“你下面有那么长吗?”意识到自己说了个荤笑话,老婆的脸又红了。

 “嫂子,你可爱害臊了,臊起来特好看,俺特喜欢!”大牛嘿嘿笑着,在我老婆脸上“啵”了一大口,说道:

 “就那两个月里,俺刚回去时总有几天吧,把火炉子烧得旺旺的,把孩子都让俺爹妈带着,俺根本就不让俺媳妇穿衣服哩,光着股给咱做饭伺候咱,俺也啥都不穿,巴硬了就给她进去,那才叫痛快!”“大牛…”“唉…嫂子”“你把我当成你媳妇好不好?”我惊得从电脑椅上差点坐在地上,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的子,我的硕士学位子,我的书香门第子,会对一个山村里来的,干力气活儿起家的,俗不堪的,包工头说出这样的话!

 我和子坐在校园的银杏树下…我们爬上北京的香山…我们在外滩的灯火辉煌中散步…我们一起去吃麻辣烫…岳母把子的手放进我的手里…这一幕幕,像幻灯片一样出现在我脑海里,我的心好像碎了,我有种预感,我和子,我们的爱情终结了,我熟悉的生活,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一去不复返了。

 我简直不能相信,这怎么可能,我精心设计的人生,一个人怎可以就这么轻易让它出轨!

 我更加不能相信的是,我的下体,竟然又慢慢硬了起来!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我奋个什么劲?我不是该一跃而起,去隔壁杀了王大牛吗?!

 显示器里的大牛也一样震惊,嘴巴张了老半天,不过我开始了解这个家伙了,我把尾摄像机的图像也调了出来。

 果然,那老实了好一会儿的黑牛巴,正在慢慢变大。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