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04回
document。write(' 更衣室里一阵安静…“大哥,你开玩笑吧?俺没听错?”“大牛,我叫王成,你嫂子叫陈雨婷,我们都是研究生学历。我子数不够,我们想要个孩子,需要借你的种。”“那为啥是俺哩?大哥,俺俩才刚认识啊!”“找人我丢不起那个人,我老婆喜欢高大的人,我也想要孩子结实点,所以就你了。”“可是…”我没等他说话,从口袋里掏出我老婆的照片递给他。那是我老婆的一张生活照,里面的老婆罕见地穿着低短衫,温柔地笑着,33D的部又白又

 大牛一接过照片,一双牛眼就死盯着老婆的房,我看那样子,口水都要出来了。上午我在网上搜索的时候,了解到这些喜欢练习力量和肌的男人,他们的这种运动刺块生长,同时也刺丸素的合成。这种男人只要没有使用类固醇类药物,一般都很好。而类固醇类药物会使生殖器缩小,这头大种牛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大牛死死盯着我老婆的照片,我看到他的大喉结“咕嘟”地咽下一大口口水,大衩包裹着的那鼓鼓的一坨明显地涨了起来,我甚至看到——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想象还是错觉——那两个鸭蛋大小的突起,他的大丸也了两下。

 我知道他起了。

 “大…大哥,嫂子真漂亮,一看就是读书人,俺这个人去,她能同意吗?”,这头大牛,动心了!

 “大牛兄弟,你放心,你嫂子一定同意,我们都说好了的。”“嘿嘿”他又看着老婆的照片,习惯性地用大手小山丘般的膛,板寸头低下去,又抬起来…我发现他的喜欢“嘿嘿”地憨笑,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像他的身板一样厚实,发出“嘿嘿”两声的时候,透着犷和楞楞的刚。

 “啥时候?”这小子竟然还脸红了!

 “就今天,就现在,就今晚!”“俺就有一个背心儿和大衩子,怎么去见嫂子?”“没事儿!”“俺…俺还是不知道…”更衣室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知道时间不多了,看他还在犹豫,凑到他耳边说:“大牛,你在外面玩女人不安全,还要戴套”,有那么大避孕套吗?

 “你嫂子要你下种,你不用戴套,随便你!”我把字改成了字,入乡随俗嘛“我在外面等你,你跟着我走,15分钟就到了。”一个男人告诉你他的子随便你,你会拒绝吗?

 说完这话,我看也不看大牛,转身就走。走到铁馆健身房外头,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子的电话,告诉她我要带一个男人回去,这个男人强壮、已婚、有三个儿子。

 子没有愤怒,没有委屈,没有羞怯,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说:“饭都做好了。”挂了。

 我在健身房外面等了10分钟,王大牛出来了,这小子真的只穿了个大衩和大背心,由于没有洗澡,汗还没下去,膀子上的肌凸凸凹凹,汗光下结实得像钢铁。

 我见他出来,也不打招呼,径直向家里走去,夕阳的背影下,我看到一个比我实的多的背影沉默地跟在我的后面。

 老婆,我把大种牛给你牵回来了!

 推开家门,是一桌丰盛的饭菜。

 老婆很会做菜,尤其是荤菜,北方人叫“大菜”、“硬菜”但是偏偏我不喜欢吃,老婆总是说男人就要吃才有劲儿…看着桌子对面狼虎咽的大牛,我胡思想着。这家伙只吃了一碗米饭,却几乎吃光了桌上所有的:两个大鸡腿,一盘虾,一盘牛也正在消失中。

 “慢点儿吃!”子温柔地说。从我们进门,子看到我身后的大牛一脸平静,倒是大牛,看到子口水都要出来了,这个憨厚的汉子只叫了一声“嫂子!”就痴痴地死盯着子。

 我不知道子是什么心理,但她竟然穿着她平时在家里穿的衣服——明知道我要带外人回来——一件小肩裙,白的大出了部,一道深深的沟延伸到裙下,这些大牛倒是都在照片上看过了,他死盯着的是老婆的股。

 哦,忘说了,我老婆有一个让所有男人都会爱死的股,白如玉盘,圆若满月,丰翘,从后面看就像一个大桃子。

 老婆似乎很享受大牛野兽般的目光,故意从厨房端菜到饭厅里,来回数趟,好像模特走秀一般。

 最后打断大牛呆呆注视的,是老婆的一声“吃饭了!”

 于是现在,我坐在饭桌上,对面是大牛,旁边是老婆,大牛一边狠嚼一边说:

 “好吃,好吃!嫂子做饭真好吃!”我趁着他猛吃的时候把子拉到厨房。

 “你看他行吗?”子依旧面无表情“我觉得行啊,他好的!”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他好?你看那吃相!”子看了我一眼“你反悔了?还来得及!”我的气一下子了,该吃的药都吃了,该打的针都打了,我们还是没有孩子,难道真的要领养一个,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王成“不行”吗?

 子看我沉默了,也沉默了…过了好久,似乎足足有一年,但估计也就是一分钟,子突然打破了尴尬的无言:“我觉得他好,能吃的男人才能干!”走出了厨房!

 我心如刀绞,我知道,我错过了让这场荒唐闹剧结束的最后机会。我在厨房里找了一瓶人家送的五粮,拿了三个杯子,走到餐桌前,大声说:“来,今天我认识了大牛这个好兄弟,我来跟他喝几杯!”大牛刚刚吃完他的晚饭,这小子,才10分钟就吃完了这么多东西,真行!

 他一见五粮,两眼冒光,说“哥!这酒好啊!”我就知道北方男人爱喝酒,今天我就陪着他喝个够,看着他高壮的身板,我知道自己喝不过他,但我还是不停地想着各种由头和他喝,我喝了小半瓶,大牛却豪地喝了大半瓶,最后,我失去了意识,在醉死过去的一瞬间,我想到的是我终于解了,但内心深处,却似乎还有点遗憾…清晨,我被剧烈的头疼醒了,从客厅的沙发上醒来,冲到洗手间,吐了个痛快,捧着一杯凉开水,看了一眼客厅的表,五点半了。晕晕乎乎的我这才想到:

 “老婆!”我急忙奔进我和老婆的卧室,看到的一幕我永生难忘。

 王大牛,这个山东壮汉,正全身赤地大字型躺在我的上,壮的臂膀搂着的,正是我同样全身赤的美丽娇子把头枕在大牛的肩膀上,葱白般的手臂抱着他肌凸鼓的身子,睡得安详而足。大牛则扯着震天响的呼噜,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想到子曾经说过幸好我不打呼噜,否则她怎么睡得着…她现在睡得不是好!

 我觉得自己就要晕过去了:我的子真的被这个汉给了!我像一木头一样盯着他们很久,他们一个刚,一个柔;一个旷,一个娇弱;一个黑黝黝,一个白,我有种错觉,他们才是夫,而我…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男人。

 正当我转身想要离去的时候,就如同老天爷为了我前世做过的什么错事,一定要惩罚我一样,大牛的身体起了变化。他下那软塌塌的黑家伙,慢慢昂起了头,我在这几十秒钟的时间里,目睹了这个睡在我子身边的男人,他的大巴,从软到硬的全过程。我是第一次见到这巴的战斗状态。我想它起码有23厘米长,得不像话,大头上的棱子泛着红黑色的光,真是一了生殖力的牛巴,底下的两个大卵蛋似乎和昨天没什么变化,鼓,我甚至乐观地幻想昨天晚上他也许没有,他们之间也许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时大牛突然停止了呼噜,用大手无意识地他那巴,也许是硬得难受,他往下按了按,那跟巴就跟钢筋一样,啪地弹回到他的肚皮上,又恢复到与小腹成锐角的状态。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真想把他们叫起来,让大牛滚,骂妇!可是我有什么资格呢?大牛一只手就能把我按死,要子借种也是因为我自己不行啊…我痛苦极了,却发现自己的巴竟然硬了起来,我可悲的意识到,看到一个比我强壮的男人睡在老婆身边,我竟然兴奋起来,这是多么变态的事情…我突然想到,我在家里安了摄像头的啊!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