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
第02回
document。write(' 第二天,我一早就醒了,躺在上不想起来,也没法再睡去。

 前一天晚上老婆听到我说要借种,又羞又怒,质问我还是不是男人。

 我还是不是男人呢?一想到自己的地要别人来耕耘下种,我就深深地痛苦,可是自己的犁不够硬实,种子不够好,还能怎么办呢?

 与其公开自己不育的辱,不如借种,老婆还能够真正分娩,成为真正的母亲。

 昨天晚上经过我两个多小时的劝说,老婆终于答应了借种,可她那惊讶、受伤、害羞、失望织在一起的眼神,却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躺在上,我开始思考到哪里去借这个种呢?老婆需要一个她能够接受的男人,那么老婆喜欢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呢?

 老婆喜欢高大健壮的男人。每次小婷在电视上看到健美比赛都兴奋不已,在我们刚结婚的那段日子里,她总是指着电视上那些浑身腱子的男人们说:

 “老公,你也应该多锻炼锻炼,看他们多感!”“老公,你看,他们跟大蛮牛一样,多!”这时,我就会半开玩笑地问她喜欢肌男为什么还嫁给我?她说她妈妈说男人老实最重要,她是听家里的话。

 老婆喜欢壮汉子,难道我真的去找个壮汉给老婆下种?想到一个壮硕的男人骑在老婆肥白的身体上,把大进老婆的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硬了。

 其实我这个人,人人都说聪明又帅气,但我这一生最遗憾的就是自己不够高大,我169的身高,虽然不算矮了,但却瘦得可怜,肩膀和老婆一样宽,一了上衣,肋骨就显现出来,丰的老婆63公斤,我也才63公斤,人说女人是要男人的,的越实女人越舒服,我是不住老婆的,在做的时候老婆稍微一动我就被掀下去了。

 我的爸爸,我的爷爷都是瘦削的身材。一个高壮的男人一定也能让老婆生出个健康的宝宝吧,也给我们王家改良一下基因,反正生下来的姓王。

 真的要借种了吗?

 她竟然真的同意借种,这个货!我突然生气起来,但随后,我又感到一阵无奈:毕竟是我自己不行。

 她喜欢蛮牛,我就给她找个蛮牛!我从上一跃而起。

 起后,我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从网上找了一家徵信社。第二件:从网上找了一家健身房,还顺便查了查关于健身的知识。

 我把老婆支出去购物,老婆昨晚也没睡好,对我却没什么话,不知道是出于答应借种的羞愧还是答应借种的愤怒。

 趁着老婆出去购物,我叫徵信社的人来家里,在卧室、客厅、洗手间里都暗暗装了高清摄像头,链接到我的电脑,这几个摄像头都能达到高清720P的标准,却非常小巧,藏在吊顶、台灯里根本发现不了,价钱也确实不菲,8个摄像头花了我三万多。

 我要记录下借种的过程,为了保护我,也为了保护子…傍晚时分,老婆回到了家,夫之间依然无话,我前往那个健身房。

 这是一家铁馆,换句话说,这是一家比较简陋只有力量健身设备的健身房,我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我从网上看到健美高手一般都在这种健身房,而整天做办公室的大胖子和小瘦子才去那些高档健身房。而且来这种健身房的很多人都没什么钱,我需要这种安全感:孩子的遗传学父亲不会也没有能力跟我争抚养权。

 简陋的玻璃门上贴着“男士健身场所,女士勿进”的字样,这就是铁馆的标志。推开门,一股汗臭铺面而来,鼓噪着耳膜的杠铃和哑铃落地时的铿锵声,还有男人们推举用力时的呐喊声…谢绝了热情的老板,我说我先参观一下设备再考虑买不买年卡。我走了一圈,发现这个铁馆里的人普遍虎背熊,由于没有空调,又是盛夏,不像高档健身房一样都穿戴光鲜,一个个都光着膀子,跟铁块较着劲,汗浃背地光闪闪一块块石头疙瘩一样的肌。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健身房里只有十几个人,不过在我看来,他们都练的不错。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卧推架前。在今天上午网上搜索的过程中,我对健美有了新的了解,我知道卧推是健美的三个基本动作之一,主要锻炼大肌和上臂肌,和硬拉、深蹲一样,是最能提升男人力量的动作。

 这时,卧推架前围了几个人,我好奇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膀阔的板寸汉子正在准备卧推,我数了数他杠铃上的杠铃片,竟然数不清到底是多少重量的,这时,另一个光头汉子把手放在杠铃底下,我知道他在给卧推者做保护,可能是他的训练搭档,只见他大声说道:“110公斤,起!”那卧推凳上的汉子“嗷”地一声,把杠铃推了上去,又放了下来,来回做了6次。

 每一次推举的时候都大吼一声,他的身上全都是汗水,在灯光下闪着亮光,上半身全是疙疙瘩瘩的肌块,皮肤微黑,两块肌像山东大馒头一样高高耸起,当杠铃举到最高点的时候,肌在前挤出一道深深的沟,沟旁是一暴突的肌纤维,汗水在他上半身铁铸一般的沟沟壑壑中淌…最后一次推举时可能是力竭了,吼出的是“…你…娘…!”

 我看着眼前的这幅景象,被这种雄浑而野的力量震撼住了,耳边是几个汉子为他数着1…2…3…,我却想着子被他汗淋淋的大膀子在身下蹂躏的景象,子这样美丽的女人不是应该配给强壮的男人吗?

 我像着了魔一样,直愣愣地看着他,看他从卧推凳上起来,肌显得更加壮硕,脯子的厚度超过我肩膀的宽度,腹肌不是特别明显但是能分清六块,部没有一点赘,穿着一件红色的短,两条大腿铁柱子一样杵在地上,两双大脚起码有45码…真是头大公牛,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头种公牛…

 “嘿,爷们儿,看啥呢?”他对我说话,把我唤醒,我看向他的脸,浓眉大眼,单眼皮,嘴很厚,鼻子宽大直,这是一张北方汉子充棱角的脸,我在单位人事管得不少,也看过看相方面的书,我从这张脸上看出旷憨厚却又好的性格…“你可真有劲儿啊,练多长时间了?”

 “哈哈,爷们儿,你新来的吧,这是咱牛哥,练了5年了!”他旁边一个高个子边说边拍着他汗水淋淋的后背“咱们这片儿就数他和大奎力量最牛!”5年?看起来他很年轻啊…“俺十几岁就开始举石锁练块儿了,咋样?”好像看出我的疑惑,大公牛凑近了我,那张有点黑的脸上写了野和挑衅,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笑了起来:

 “嘿,你跟小子似的,还不快点练练,爷们不壮点,咋拾掇女人!”说罢,他还把右胳膊举起来,手臂一曲,腋下的黑如野草般刺了出来,肱二头肌铁蛋子一样隆起,像高高的山梁,闪着汗水的光,同时,一股汗臭味扑面而来。在汉子们野的大笑声中,我无地自容,我的大腿还没有他的胳膊,我也确实拾掇不了我的女人。

 他又做了一个健美动作,两块充血的大肌硬邦邦地闪着黑红的光,像两块坚硬的盔甲,脸上充了强壮男人特有的自豪感。见我还是没说话,就又回去卧推架给那个光头做卧推保护了。
');
上章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