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把刀短篇小说 下章
愿望
在沙滩寻找贝壳时,女孩捡起了那盏油灯。

 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油灯里缕出白色的烟雾。

 就如一百篇童话里形容的那样,白色的烟雾幻化成巨大的流氓。

 她瞪大眼睛,这真是不可思议的魔术。

 “主人,神灯流氓听候差遣。”流氓躬身。

 “我不是你的主人。”女孩摇摇头。

 “谁将我从神灯里解放出来,就是我的主人。我将为你实现三个愿望。”流氓恭谨,单膝跪在沙滩上。

 “不论是谁,知道你被困在这盏灯里,都会将你解放出来的。任何人都不能给你本来就有的东西,你本来就拥有自由。”女孩拍拍流氓的膝盖,吐吐舌头说:“我不值得你回报三个愿望,也不需要你回报三个愿望。”

 神灯流氓感到讶异,这是他从未听过的答案。

 八百年了,没有人可以抗拒得了三个愿望。

 “难道你没有想要的宝物?追求的美梦?”流氓不解。

 “在遇见你之前,我正在里寻找传说中,藏着一道彩虹的贝壳。”女孩低着头,眼睛还在沙滩上寻寻觅觅。

 “如果你开口,我可以给你一百万个藏着彩虹的贝壳。”流氓自信满满。

 “谢谢,不过我很喜欢在里寻找贝壳的感觉。”女孩踢着

 “别说一道彩虹,不论是藏着一道夕阳、藏着一道晚风、藏着一道流星的美丽贝壳,只要你开口,我就能为你双手奉上。”流氓的手轻轻一抹,一道彩虹冲破水面,直

 “还是谢谢。”女孩笑笑,拾起脚边的贝壳。

 没有藏着彩虹的贝壳。于是又放下。

 “那么!为你搭建一座绝无仅有,伟大的空中城堡如何!”流氓大笑,鼓起大肚子用力往天空一吹。

 白云漩涡转,幻筑成了漂浮在半空中的豪城。

 坚固壮阔,富丽堂皇,奇幻得令人赞叹。

 “你看!它是多么的伟大!”流氓大呼,极力推荐:“别人绝对无法拥有,只能被魔法成就出来的美丽城郭呢!”

 “我不需要别人无法拥有的东西,特别伟大的东西。”女孩还是笑笑回拒:“我只想喜欢,我喜欢的。”

 流氓没有再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陪着女孩踏

 流氓相信,年轻的女孩只是一时惑,或是不敢相信自己与愿望之间,只有轻声命令的距离吧。

 “八百年来,我不知道帮了多少人实现他们的三个愿望。”

 “人们的愿望都是什么呢?”

 “千年取用不尽的财富,永远甜美的青春岁月,至死不渝的坚贞爱情。”

 “共同点都是,永远呢。”

 “你不相信永远?”

 “永远并不珍贵,也并不特别。”女孩想了想,看着前方的满天彩霞说:“夕阳每天都有,被所有人共同拥抱,也拥抱所有人。”

 流氓看着夕阳,那是大自然最真诚的永远。

 他的法力足以制造出永恒的夕阳吗?

 这点连流氓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从来就没有人将珍贵的三个愿望,虚掷在人人都可以拥抱的夕阳。

 也许,需要感到悲伤。

 但在悲伤之前,流氓的职责仍是推销他的愿望魔法。

 那是神灯流氓存在的唯一理由。

 “七百年前,有个很爱唱歌的乞丐,曾向我许愿巨大的财富。当我用力一吹,一百座金山瞬间出现在他面前时,满山遍野金光闪闪,令乞丐兴奋到把喉咙都叫哑了。”流氓神气十足。

 “如果只是喜欢金山,太阳升起时,整座城市都是金色的呢。”女孩看着金色的大海,伸手捞起一朵金色的花,说:“如果有人认为金钱可以买到快乐,他就是穷人之中的穷人。”

 流氓怔怔看着女孩手中的金色花。

 “他的第二个愿望呢?”

 “因为害怕金山被抢,所以他用第二个愿望造了一百座刀不入的大仓库,将一百座金山锁在里面,分别由一百把钥匙保管。”

 “第三个愿望呢?”

 “他迟迟不肯许,因为他害怕一百座金山也有花完的一天。”

 “等到那一天,他就可以把第三个愿望用上了。”

 “没错。”

 “故事的最后呢?”

 “他连一座金山的万分之一都还没花完,就老死在巡逻仓库的途中,连第三个愿望都来不及许呢。还记得他老死之前,我没听见他再唱过一次歌,只记得他钥匙一次又一次进仓库锁孔里,喀啦喀啦的声音。”

 “许愿变成了束缚呢。”

 女孩抬起头,看着海鸥划过透的天际。

 流氓咀嚼着女孩的话。

 也许财富不是女孩的向往,于是流氓想起了另一段故事。

 2。

 “曾经有个受尽嘲笑的丑女孩,向我许愿能够倒众生的绝世美貌。”流氓一吹气,气里带着曾经的回忆。

 花里浮现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真美。”女孩赞叹。

 “可不是?成为绝世美女的她开心的不得了,所以第二个愿望,自然是永恒的青春。”流氓得意洋洋:“只有永恒的青春才能留得住绝世的美貌,真是完美无暇的第二个愿望。”

 流氓躬身示礼,花里的美女姿态曼妙,昂首舞向天际。

 “然后呢?”女孩很关心另一个女孩。

 “美女想找一个足以匹配她绝世容颜的男人,于是美女贴出公告,希望想追求她的男人在世纪末的那一夜,都到她的家门口排队。”流氓闭目回忆。

 流氓遥远的记忆卷进了大海,金色的波幻化出那夜排队的盛况。

 “仰慕她美貌的男人都来了,队伍将整个国家围了一圈,其中不乏王宫贵族,武士英雄,诗人画家…每个男人见了她的绝世美貌后都惊为天人,不惜一切代价示爱,整个国家的玫瑰都给摘光了。”流氓热烈推荐永恒美丽的愿望。

 “结果她选到了真命天子吗?”

 “没有,一个也没有。美女觉得没有人可以匹配得上她的倾城容颜,更没有人能伴侣她的永恒青春。”流氓无可奈何:“在玫瑰丛林里,美女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她的美丽是永恒的,却要选一个注定越来越老、越来越丑的男人作伴,这不是很不公平吗?”

 “她可以将剩下的愿望,分给她喜欢的男人啊?”女孩天真地说:“也许喜欢她的男人,也愿意为她许下永恒青春的愿望,陪她几千几万年啊?”

 “我也曾经这么建议过。”流氓一摊手,金色的幻影再度化为海,说:“但一个企求绝世美貌,又执着永恒的女人,怎么肯将珍贵的第三个愿望分享给其它人呢?”

 没有人会在意蝴蝶的过去是丑陋的虫,就连蝴蝶自己,也忘记了过去丑陋的虫模样。蝴蝶的人生,自然是跟虫截然不同的要求。

 “结果她许了什么愿望啊?”

 “她许了梦。”

 “梦?”

 “美女许了一百万个美梦的额度。美女觉得只有在虚幻的梦境里,才能遇见永远拥有绝世俊的男子,那样的男子才配得上她。”流氓看着火橘的天际。

 一只海鸥慢慢下飞,停在流氓的肩膀上。

 “动人的美貌,加上完美的青春,却买到了虚幻的孤独。”

 女孩叹息,在沙滩坐下。

 流氓也坐下,肩上的海鸥慵懒地整理羽

 “你的批注真是残忍。”流氓巨大的双脚被淹没,喟叹:“好像我为人们所作的,都是没有意义的戕害。”

 女孩笑笑不答。

 许久,女孩与流氓分享着落缓缓的沉默。

 3。

 “流氓先生,你觉得什么是愿望啊?”女孩抱着双脚。

 “愿望就是…希望得到的东西。”流氓率直地说。

 “那是望,不是愿望。”女孩若有所思,橘的风吹过她的长发。

 “两者之间有什么分别?”流氓不懂。

 他实在是不懂。

 “我爷爷说,愿望代表了追求,代表着希望。”女孩微笑看着流氓,说:“希望可以带来力量,望不行。”

 “那望呢?望不能带来力量吗?”

 “望只能带来更多的望,这是刚刚听的两个故事告诉我的。”

 是吗?这就是望吗?流氓看着自己巨大的双手。

 流氓想起了,八百年前的三个愿望。

 “从前,有一个住在沙漠村庄里的男人。”

 流氓双手一抹,无数海市蜃楼拔地而升,将时空带回遥远的八百年前。

 黄沙滚滚,仙人掌绿了一片洲。

 一男,一女。

 “男人深深爱着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女人,但女人却一点也不爱他,她说,他们只是朋友。不管男人怎么苦苦追求也没有回应,女人只说,她对男人没有爱情的感觉。”流氓的眼睛里浮现出那女人的样子。

 那样子既模糊,又清晰地彷佛昨夜才爱过。

 “那怎么办?”女孩不懂爱情,但她懂得用心聆听。

 “男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深深喜爱的女人,却对自己没有一点爱情的愫,这件事不只难以理解,还很可怕。”流氓弯,掏起了一掌沙。

 沙子里,炙满了痛苦。

 因为没有爱。

 “有一天,城里来的骆驼商队经过了那片绿洲,得到绿洲里的村庄热烈地招待。突如其来地,仅仅只一个眼神,女人就爱上了商队里的英俊商人。”流氓看着海市蜃楼里的女人。

 女人的眼睛里尽是爱情的颜色。

 这个世界上,竟有苦苦痴也无法企求,但别人一个眼神就可以换到的爱情。

 残酷的事实,犹如荆棘一样蔓刺进男人的灵魂里,无法挣脱。

 “三天后,女人就要嫁给了英俊商人。男人心里痛苦无比,只能在沙漠里毫无目标地走了一整个晚上,希望自己就这样浑浑噩噩走到生命的尽头。”流氓说,肩上的海鸥啄食着他巨大的耳朵。

 “真可怜。”女孩努力想象着,失去爱情的痛苦。

 “走着走着,男人的双脚几乎被沙尘淹没,体力不支,最后终于倒在星夜之下。”流氓轻轻一吹,寂寞的夜绛垂。

 既是巧合也是命运,男人在沙海里,发现了一只破旧的油灯。

 轻轻一擦,油灯里浮雾出紫的清烟,清烟化作一个巨大的神灯流氓。

 “原来,这个世界上不只一个神灯流氓。”女孩惊呼。

 “还记得,那个没有名字的远古流氓,按照无法追溯的约定,远古流氓邀许了男人三个愿望。”流氓平静地看着沙漠里,男人匍匐在远古神灯流氓的脚下。

 为爱受尽痛苦的男人,丝毫没有任何犹豫,就开口了第一个愿望。

 “流氓大神,请让我心爱的女孩,永远失去对未婚夫的爱…一辈子也无法重拾对他的爱情。”男人干热到几乎绽裂的喉咙,委屈地撕吼着。

 “主人,这是多么可怕的愿望!主人的愿望改变的将不是主人自己,还影响了其它人的人生,主人必须仔细思考这种愿望带来的后果。”远古流氓叹息。

 “什么后果都比现在快乐百倍!”男人像兽一样绻曲着身体,颤抖着。

 颤抖,不知道是为自己的愿望感到羞,抑或是万分委屈。

 “那么,第二个愿望呢?”远古流氓哀怜俯视他脆弱的主人。

 “流氓大神,请让全世界除了我之外的男人,都无法对我心爱的女孩产生爱情,让我对女孩的爱情独一无二!”男人渴求的面目,狰狞地吹动周围的沙。

 果然如此,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爱情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只有当自己的爱情是特别的,才有了真正的重量似的。

 第三个愿望呢?远古流氓已经猜到。

 因为这几百年来他遇过的每个主人,都是望的容器。

 “最后,请让我心爱的女孩疯狂爱上我,对我的爱情坚贞如,至死不渝。”男人的眼睛绽放出奇异的色彩,那是强大的望。

 占据所有一切的望。

 “主人的三个愿望将得到应许,但由于主人的愿望就好像无限扩大的沙漠海,不仅令主人一人深陷,还覆盖了世界上无数的人生。”远古流氓的语气中,出淡淡的哀伤:“所以,如果有一天主人对这三个愿望感到痛苦的后悔,主人将付出昂贵的代价。”

 “什么代价?”男人苦笑,根本无法理解这三个愿望如何会令他后悔。

 远古流氓说出了许愿的誓约。

 “如果主人后悔了,这三个愿望将成为钳灵魂的枷锁,主人将失去人的形态,从望的容器,变成了望本身。一千零一年,整整一千零一年,都将专司为人实现愿望的神灯流氓。”远古流氓最后的警告。

 “我一辈子,不,十辈子,都不可能为这三个愿望感到一丝后悔!这就是我的爱情!独一无二的爱情!至死不渝的爱情!”男人双手擎天,奋力嘶吼着。

 快乐地嘶吼着。

 在不相称的叹息声中,远古流氓再度幻化成一缕清烟。

 夜风一吹,油灯沈进了沙的暗,前往下一个需要三个愿望的地方。

 摆因痛苦产生的疲惫,男人愉快地站起,在满勺星夜下抖落沉重的沙。

 他已经得到了他夜盼望的完美爱情,充满了生气蓬的希望。

 4。

 “结果呢?”女孩感到不安,忍不住握住了流氓的小指头。

 “回到绿洲里,女孩与商人的婚礼因为爱情的突然失坠,理所当然取消了。”流氓看着绿洲上,一幕幕海市蜃楼的回忆。

 接下来发生的事,如实按照男人与远古流氓之间的契约进行。

 女人从此死心塌地爱着男人,男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两个人很快就结婚,成为绿洲里人人称羡的一对。没有人对他们幸福的未来有任何质疑。

 有一天,男人为了追求更大的事业,暂别了子来到沙漠边缘的城镇做生意。

 那新的城镇,新的事业里,男人没有忘记子很喜欢鲜红的玫瑰花。男人寻寻觅觅,在城镇的角落发现了一间拥有上百品种玫瑰的花店,此后每次往返沙漠与城镇,男人都不忘在行囊里放进一朵漂亮的玫瑰。

 花店的拥有者,是一个脸上拥有玫瑰红晕的美丽女子。

 在无数次的买卖与交谈里,男人发觉自己竟深深爱了美丽的花店女主人,而花店女主人也在不知不觉中,倾心充满沙漠气息的男人。

 来自沙漠的男人,与城镇里的花店女主人,就这么深陷进狂野燃烧的爱情里。这把巨大的爱情,烧出了男人对爱情截然不同的认识,也烧出了原本望的荒谬。

 男人的子,很快就从丈夫的眼中察觉到了背叛。

 子困锁在流氓的愿望能力中,无法自拔地乞求男人的回心转意。

 但爱情之所以珍贵,就在于爱情几乎是努力无法保证能换取的,天使般的美妙报偿。男人无法逃避与花店女老板的爱情,更渴望拥有热烈的爱情。

 这些都是男人当初跪求在远古流氓前,所始料未及的。

 男人只好哀求子的成全。

 成全?

 子拥有的,仅仅是至死不渝的爱情。

 于是子自杀了。

 子用死的方式,成全丈夫与另一个女人的爱情。

 男人呆晌地看着子冰冷的尸体,想起了两人之间发生的种种,不下后悔的眼泪。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这一切都是他自做主张的望造成的。

 爱情来的出乎意料。

 失去时,也悄声无迹。

 用私捕捉千变化万的爱情,不公平地囚牢了所有人。

 深悔的眼泪滴落,男人的躯体幻灭成烟,从此变成了望的奴隶。

 “成为了,我今的模样。”流氓说,看着海市蜃楼崩毁在金黄花中。

 八百年了。

 神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偶然拾起,为人们实现一个又一个的愿望。

 关于巨大财富的愿望。

 关于永恒美丽的愿望。

 关于幸福爱情的愿望。

 只是这些许愿的人们,从来就分不清楚,愿望与望之间的分别。

 许愿的人们到底满不足,谁也无法替他们定夺。

 “你真可怜。”女孩拉着流氓大的指头。

 “帮人实现愿望,大概就是我仅剩的救赎了吧。”流氓搔搔蓝色的脑袋,苦笑说:“每次看见人们愿望实现的快乐模样,我就衷心祈祷他们能够真的开心,真的足,不要像我一样。”

 距离一千零一年的期限,还有好多个愿望等待流氓实现。

 “能够替人实现愿望,真的很呢。”女孩笑嘻嘻拉着流氓,安慰巨大的他。

 流氓欣慰地笑笑,等待女孩考虑好了,他便舞手完成她的愿望。

 但女孩只是抬头看着他,清澈的眼眸映着流氓空虚又疲乏的巨大身躯。

 “从来都没有人问你,你想要许什么愿望吗?”女孩开口。

 流氓愣住。

 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将珍贵的愿望权利,分享给其它人呢?

 更何况是分享给,专司实现愿望的神灯流氓?

 “没有。”流氓茫然说道:“当然没有。”

 “那么,你想许什么愿望呢?”女孩。

 流氓的脑子完全空白,不知所措。

 从来都没有人关心神灯流氓,想要完成的心愿是什么。

 不过也不怪那些急着许愿的人们。八百年了,八百年都困在小小的破油灯里,只有在人们许愿时才能出来透透气,连流氓自己也难以想象这样的自己,还需要什么破烂愿望?

 “我想要…”流氓有些困窘,看着偌大的天与海。

 想要什么呢?

 想不出愿望的流氓,竟有些无法言喻的羞愧。这简直愧对愿望推销员的身分,彷佛愿望本身只是一场虚无的易。好苦恼。

 远处的火红夕阳,早已轮入了海平面,只在海波上留下一道温柔的红。

 星星悄悄穹庐了天空,一闪一闪,似乎在唧唧喳喳着流氓与女孩。

 流氓肩上的海鸥终于收拾好慵懒,扬翅划向天际。

 几个眨眼,海鸥已成了远方的白点。

 无可捉摸的白点。

 “自由。”女孩也看着天空。

 “自由?”流氓喃喃自语。

 “有了自由,你就可以海阔天空追寻你的愿望,实现你的愿望。”女孩微笑,鼓掌说道:“从今以后你不再是个神灯流氓,不被愿望束缚,自由自在啰。”

 就这样?

 简简单单,就解开了流氓身上的誓约枷锁?

 “那么,其它的两个愿望呢?”流氓下了眼泪。

 那是重获自由的眼泪。

 那是,得到关心的喜悦。

 “有了一个美好的愿望,其它的愿望就变成了贪心了呢。”女孩幽幽说道。

 流氓点点头,充满感激地看着女孩。

 女孩的天真无,无无求,本身就是最大的自由。

 那是每个人都天生拥有的禀赋。

 只是常常,人们都忘记了这份自由。

 正是这份自由带给人们追寻的勇气,实现愿望的力量。

 星夜终于完全承袭了白昼,女孩始终没有捡到藏着一道彩虹的神秘贝壳。

 但女孩不急。

 女孩说过,她喜欢的,其实是里寻找神秘贝壳的过程。

 “再见了,流氓先生。”女孩挥挥手,回家的时候到了。

 “再见了,我的天使。”流氓傻呼呼地站在沁凉的海水里。

 双开巨大的双臂,有点茫然,有点兴奋的深呼吸。

 一时不晓得该去哪里,但流氓不急。

 流氓有的是自由,寻找愿望的方向。

 阳光洒落的窗口边,一盏溢满鲜花的小油灯。  M.6mXs.CoM
上章 九把刀短篇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