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把刀短篇小说 下章
不要回头
弟弟掉下去的时候,只有洁在旁边。

 十三楼,不吉祥的数字,不吉祥的高度,让年幼的弟脑浆迸裂,寸骨寸折。

 警察用粉笔在地上,划出一团很难称得上人形的痕迹。

 鲜红色的图腾渍在地上,渐渐变成褐色,黑色,扫地的欧巴桑用漂白水奋力刷了好几次,仍旧刷不掉那不规则的黑色。

 也无法刷掉幼子骤逝的悲伤。

 妈嚎啕大哭了七天,哭得几乎要送急诊。

 爸也捶墙撞壁七天,痛斥自己为什么只留下小孩子在家。

 但除了悲伤,这件惨剧还弥漫著诡异的色彩。

 阳台不高。

 但也不是一个五岁小孩能翻过去的。

 街坊议论纷纷。

 尤其,弟弟摔成泥的那天,正是弟弟的五岁生日。

 爸跟妈当时不在家,正是出门挑选弟弟的生日蛋糕;原本应该喜气洋洋庆祝一番的日子,却只能点上两白蜡烛。

 “当时有个老婆婆,将弟弟从阳台丢下去呀。”

 洁回忆的时候,身子都在颤抖,脸上俱是泪痕。

 爸跟妈震惊,皮疙瘩。

 这话出自七岁女孩之口,格外森恐怖。

 “胡说!家里哪来的老婆婆?”爸喝斥。

 “那老婆婆穿著黑色袍子,长得好像…”洁哭得厉害。

 长得好像,家里神桌上的某张照片。

 妈大惊,立刻抓著吓坏的洁到偏堂神桌前。

 “哇!”洁大哭,躲到妈背后。

 黑白照片里,正是穿著黑袍的、过世的

 妈害怕大叫,爸身子剧震。

 “…怎可能?妈怎么可能会这么做!”爸骇然。

 “我不要在这里!”洁尖叫,昏倒。

 不久后,模样猥琐的法师到家里办丧事。

 招魂时,铜铃规律地当当当响,似在安抚亡者的灵魂。

 冥纸从那滩黑色的不规则血迹,一路撒到楼上。

 “张振德回家啦!张振德回家啦!”法师吆喝,一身黄袍。

 爸搂著妈,擦眼泪,跟在法师后面一齐叫著弟弟的名字。

 法师口中念念有辞,在客厅舞弄木剑,泼洒净水。

 洁瑟簌在沙发椅上,在指中眯起眼。

 爸跟妈也注意到洁的反常,原以为洁正在为弟的死亡感到难过时,洁开口了。

 “法师…”洁恐惧的声音。

 “啊?”法师愕然,停下木剑。

 洁整个人蜷成一团。

 爸跟妈见了,心突然都揪了起来,一股不安的寒意直透背脊。

 “你后面…”洁的脸发白。

 法师脸色微变。

 冷气好像骤降了几度。

 法师听街坊说过,洁“看见”推弟弟下楼的事。

 木剑尖颤抖,眉毛渗出水珠。

 “有个红衣小女孩…在你…背上…”洁双眼翻白。

 法师大惊,吓到整个人跳到餐桌上。

 “什么红衣…在哪!在哪!”法师抄起符咒,惊惶大喊。

 妈赶紧抱住洁,爸不知所措。

 “砍死你!”法师木剑砍一阵,最后重心不稳跌下。

 一声破碎的惨叫,法师竟断了两肋骨。

 医护人员扛走法师时,躺在担架上的他仍惶急问:“那…鬼长什么样子?走了没有?走了没有?”惊恐的情绪难以平复。

 爸妈则在客厅不断安抚受惊过度的洁,既心疼,又难以理解。

 为什么这孩子要受这些莫名其妙的害怕呢?

 大医院,精神科门诊。

 “百分之百,幻视。”

 “幻视?”

 医生轻轻咳嗽,清清喉咙道:“是的。父母不在家,弟弟意外猝死,姊姊因过度自责并发的生理异状,引起神经功能失调。很典型的症状。”

 “那…怎么办?”爸叹气,看着一旁的洁。

 “这症状很少发生在小孩子身上,所以换句话说,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多休息,多些陪伴跟关心就对了,这个症状也许只是过渡时期的反应。倒是你们当父母的,别累坏了才是。”医生摸摸洁的头,笑笑。

 “过渡时期…那实在是太好了。”爸松了口气。

 医生开出一纸处方,又开始咳嗽起来:“除了定时吃药,最好的良方莫过于时间。时间冲淡一切总该听过吧?”

 爸叹气,牵著洁走出门诊。

 “爸,刚刚那女人好可怕喔。”洁天真。

 爸愣住,什么女人?

 “就是一直掐著医生脖子那个女人啊。”洁笑笑:“头发长长的,眼睛都是红色的那个阿姨啊。”

 “掐…脖子…。?”爸想起,刚刚医生不断咳嗽的样子。

 眼睛全是红色的?

 爸倒一凉气,女儿真的…

 洁发现爸的手心,一直渗出冷汗。

 “不折不扣,眼。”

 地下道,独眼的算命老人铁口直断。

 “那怎办?”妈紧张问,抱著洁。

 “天生带著眼,多半是宿命,习惯就好。”独眼老人出一口黄牙。

 “这种东西怎么可以说习惯就好,小孩子整天都在害怕啊!”妈开始哭:“无论如何都请你帮帮忙,看要怎么解…”

 “解?那倒也不必。”独眼老人补充:“如果是宿命嘛,就要等眼的因缘结束,到时候自然就看不见了,强求把眼关掉那是万万办不到,时机未到嘛。如果不是宿命,只是莫名其妙有了眼,长大就看不见了。”

 “长大就看不见了?”妈仿佛看见一线曙光。

 “很多人小时候都会看到那些脏东西,只是长大以后忘记了。十个人里面少说也有两三个是这样的,没事没事。”独眼老人安慰著妈。

 坐在妈身旁的洁突然眯起眼睛,开始咯咯笑,身子扭动。

 “还有没有办法?”妈叹气。

 “要不就是去大庙,请神明作主把眼给收了,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独眼老人建议,又说:“不然,先在身上放符保平安就好啰,就算不小心看到了,也不会给上。”

 妈点头称谢。

 独眼老人开始画平安符,一张一千元。

 洁好奇歪著头,伸手拨弄独眼老人脸旁的空气,还发出轻声的责备。

 “洁,别玩了。”妈皱眉,拉住洁不断挥动的手。

 “我没在玩啊,是这个绿色的小孩好顽皮,一直遮著老先生的眼睛。”洁解释。

 独眼老人身体僵住。

 “什么绿…”独眼老人呆晌,瞳仁混浊的瞎眼格外怕人。

 “就头上长角,还摇著尾巴啊?”洁大感奇怪:“他一直遮著你的眼睛,不让你看见东西…你怎么都不赶他走?”

 独眼老人剧震,喉头发出“喔呜”一声。

 不说话了。

 不再说话了。

 独眼老人心脏麻痹猝死后,洁说了句“那绿色小孩突然捂住他的鼻子、用脚一直踢他的口”

 妈突然觉得,自己的女儿很恐怖,很恐怖,很恐怖。

 也很可怜。

 但更需要爱。

 伤心又焦急的妈跑遍了各大庙,求了更多符。

 洁的手上多了一串昂贵的佛珠,颈上挂著菩萨式样的项炼,衣服口袋里,都是行天宫、妈祖庙、地藏王庙、天后宫、观音亭求来的平安符。

 但洁的眼始终没有阖上的迹象。

 洁越来越常看见过世的老

 她说,脸泛黑气的常瞪著她睡觉、上厕所、洗澡,脸色不善。

 她又说,常作势要推倒她,害她跌倒,膝盖上都是瘀青。

 “妈,你带走振德还不够吗?我们就剩下这个小女儿了…你就饶了洁吧。”爸在的照片前痛哭,无法理解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这么狠心。

 爸妈除了烧很多纸钱,也如影随形看顾著洁,生怕再有闪失。

 洁也成了小学里知名的灵异神童。

 她说一年级教室前无故摆动的秋千上,总是坐了一个长发女人。

 遮盖住女人脸庞的长发下,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小朋友在秋千上翻倒不是没有原因。

 六年级的女生厕所倒数第二间,曾吊死过一条黑狗。

 那只黑狗到现在都还翻著舌头,寻找当初吊死它的坏小朋友。

 黄昏的低年级音乐教室,有张烤焦的脸会唱歌。

 那张烤焦的脸有个日本名字,从据时代就开始在老旧的教室里弹琴。

 每次洁的眼启动,校园恐怖传说就又多一桩。

 下课时,同学喜欢围在洁旁边问东问西。

 老师也常找洁,问问自己有无被鬼身。

 同学间玩笔仙钱仙碟仙,洁更是最佳的技术指导。

 这天班上来了个转学生,是个干干净净的男孩。

 是洁喜欢的那型,洁第一眼就知道了。

 老师也注意到洁发亮的眼睛。

 “新同学,去坐洁的旁边。”老师微笑。

 男孩扭捏坐下,举止有些畏缩。

 洁大方传过纸条。

 “你叫什么名字?”洁娟秀的字迹。

 “张胜凯。”男孩传回纸条时居然在颤抖,字迹更是歪七扭八。

 “我叫林佳洁。”洁报以甜甜的微笑。

 凯勉强点点头,不再回传,却掩饰不了他的坐立难安。

 “你很害羞呴?”洁笑,一手半遮著嘴。

 “没啊。”凯断然否认,却将椅子又拉远了些。

 洁回写纸条时,却闻到一股臊味。

 凯脸色铁青,子竟了一片。

 “你…千万不要回头!”洁突然脸色苍白。

 全班安静,都注意到凯的怪状,更留心洁战栗的警告。

 连老师的粉笔都停在黑板中央,深呼吸,看着洁。

 “你…你才不要回头。”凯畏缩,牙齿打颤。

 “为什么?”洁愕然。

 “你背上七孔血的小男生…是怎么回事?”凯几乎要哭了出来。

 洁呆掉。

 “他一直哭说…姊姊,你干嘛推我下去?”凯终于昏倒。  M.6mXS.coM
上章 九把刀短篇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