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第四十五章 冰焰火符
document。write(' 皇帝遇刺,龙泽确定他伤势已无碍,第二一早便火速拔营回京,随行文武官员皆有嫌疑,全数押入大牢等候调查,至于西疆大营及其他几个大营的兵将,全数留守在蟠龙山围场待命。

 就在锦达远志得意,认为自己绝对会无事身之时,所有不利于他的证据与调查文书已经全送到皇帝眼前。

 皇上翻阅着调查文书,里头直指着锦世杰及锦达远父子皆有谋朝篡位、叛国之心,更暗中屯兵已达数万人,气得皇帝大怒,将调查文书的折子愤怒的摔在地上。

 他狠狠重拍御案,长臂愤怒指着龙泽“颖王,你这份报告可否属实?!”

 “千真万确,儿臣已经派人暗中调查过,甚至…”

 “甚至什么,说!”

 “锦世杰暗中与东煌的宿敌,金国二皇子交往密切、私信往来频繁,更在他府里密室发现龙袍及玉玺!”

 “你说什么?!”一阵晕眩顿时袭向皇帝脑门,他不稳地跌坐在龙椅之上。

 “此事千真万确,父皇如若不相信儿臣所言,可派信任的官员前往搜索!”龙泽以退为进。

 皇帝气得一口大气几乎不过来,手掌用力烈起伏尚未复原的口“来人,传李光耀与太子前往搜查锦达远的住所!”

 皇帝万万没有想到,他这般器重锦氏一族,他们竟然狼子野心地想灭他龙氏一族!

 看他干了什么蠢事!锦氏一族就是他亲手养大的白眼狼,他给锦氏一族门荣耀,他们到头来却反咬他这主人一口,此等祸害岂能留下!

 一直守在门外的吴公公这时候敲着御书房门扇,焦急的呼唤“皇上、皇上!”

 “何事?!”

 “锦贵妃娘娘要临盆了,要诞下神子了!”

 皇帝心如麻,偏偏在这时锦贵妃要诞下神胎,这让他如何拟旨废去锦世杰与平西将军的职位…

 “父皇,不如先前去探望锦贵妃吧,怎么说她所诞下的胎儿都是父皇您的骨,之后再来做定夺!”

 颖王的话不无道理,指不定看到他期盼中的孩儿降临,会有不同的想法或是得到上天的指示。

 “朕就先前往宝华宫看看!”皇帝龙袖一甩,愤怒地离开御书房。

 看着皇帝拂袖恼怒而去的背影,龙泽冷冷勾动嘴角,眼底出一记狠戾光,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龙泽起衣袍跨过门槛走出御书房,不疾不徐地尾随着皇帝的脚步前往宝华宫,途中与正准备带兵前往搜查的太子不期而遇,各自朝对方出一抹神秘的微笑,错身而过,径自前往自己的目的地。

 皇帝前脚才刚踏进宝华宫,便听见产房里头的助产嬷嬷喊着“生了、生了!”接着便听到一声洪亮的哭声,这一记响亮的哭声瞬间将他所有的火气、烦躁化为烟尘,脸上的怒容随即拂去,欣喜地急着向前。

 然而,产房里突然间传出几声惊恐的惊呼,皇帝马上焦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

 产房里传来惊恐的回应“没…没…”

 “收拾好就快将朕的龙子抱出来给朕瞧瞧!”皇帝心欢喜地坐到一旁的椅榻上,等着助产嬷嬷将他期待已久的龙子抱出来。

 这时连太后也来了,脸欢喜“皇帝、皇帝,锦贵妃诞下神胎了吗?哀家在前来的路上就听见说生了,是吗?”

 皇帝连忙起身向前扶过太后,老脸上是掩不住的喜悦“刚生,这会等收拾好就抱出来。”

 “那好、那好。”太后搭着皇帝一同落坐。

 太后与皇帝一同出现探视,这是多大的殊荣,整个宝华宫里的宫人们脸上无不漾着得意。这回娘娘长脸了,一会儿待皇帝看过新生龙子后,所有赏赐必会下到宝华宫,指不定悬宕已久的皇后之位也会落到他们锦贵妃娘娘身上,一想到他们就要跟着犬升天了,这里所有的宫人们嘴角更是掩不住得意的浅笑着。

 半天过去,婴儿不哭了,产房里头也早该收拾好,却迟迟不见助产嬷嬷将孩子抱出来领取打赏。

 太后觉得不对劲,屈指推了推皇帝,示意要他催促。

 皇帝随即开口“还不快把朕的龙子抱出来让朕与太后好好瞧瞧!”

 皇帝发怒了,助产嬷嬷不敢再拖延,畏畏缩缩地将包裹着黄包巾的婴儿抱了出来,跪在皇帝与太后面前,惊惧不安地将手中所抱婴儿交给皇帝。

 皇帝心欢喜地接过孩子“来,父皇看看…啊…这是什么?!”

 皇帝一声惊吼,失手便将怀中的婴儿丢到地上,宝华宫瞬间响起婴儿凄厉的哭声。

 太后被皇帝的举动给吓了一跳,顺着他颤抖的手指望去,那竟是一个全身发黑,五官不全,看上去像是一团球挤在脸上一样,十分恐怖,仔细定眼一看,那甚至没有眼珠子。

 看清楚后,太后同样惊惧得一口气几乎提不上来,惊恐地捂着“妖孽、怪胎…”

 “说,这是怎么回事?!”皇帝捂着惊惶不定的口,质问助产嬷嬷。

 期待中的神胎降临,来的竟是个比妖魔还恐怖的婴儿,这让他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眼前所看到的!

 两名助产嬷嬷随即跪到地上求饶“皇上饶命、皇上明鉴啊…奴婢真的不知道啊…自锦贵妃腹里接生出来龙子就是这样,龙子甚至…”

 “甚至什么?!”皇帝怒喝。

 “没有**!”其中一名助产嬷嬷被皇帝一吼,吓得连忙将她们在里头已经商议好隐瞒的消息口而出。

 她一说出,另两名助产嬷嬷自知犯了死罪,重重磕头“皇上饶命,奴婢们不敢有半句谎言,奴婢们发誓一定死守这秘密,不会对外透半句!”

 皇帝浑身一软,孩子没有**…这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吗?惩罚他对死去皇后的无情,为了一个德行有失的女人对太子下狠手,对颖王的中毒视而不见,一味地宠溺这女人,这孩子的诞生是老天爷给他的惩罚吗?

 过往的一切一幕幕浮上眼前,皇帝心头懊恼后悔不已。

 太后捂住惊跳不已的口,又瞄了眼被皇帝丢在地上的婴儿后,语气颤抖地提醒正陷入懊恼的皇帝。

 “皇帝,这一定锦贵妃亵渎神恩…本该是神胎转世,却诞下妖胎,她闭关吃斋念佛期间肯定对神明不敬,才会受到如此惩罚,皇上必要严惩,不能再对锦贵妃心软!”

 太后冷着脸提醒皇帝。

 皇帝冷敛心神“御林军何在?!”

 “这事不能传出,一旦传出皇上德行必遭到百姓质疑丨”太后小声地提醒皇帝。

 御林军侍卫长即刻进入宝华宫“末将参见皇上,不知皇上有何旨意!”

 皇帝的大掌愤怒一拍“即刻将宝华宫所有宫人处死,一个不许漏掉!”

 “末将领命!”

 顷刻间,整个宝华宫惊声尖叫、哀号声四起。

 “来人!”

 一名御林军进入宝华宫。

 皇帝怒瞪着地上哭得声嘶力竭,让他烦躁不已的孩子,愈看那张让人惊恐的脸愈是恼火,过那侍卫上的配剑,只见银白闪光划过,哭得凄厉的婴儿顿时没了哭声。

 皇帝咬牙“把这妖孽给朕带到后山去埋了,不许让任何人看见!”

 “末将遵旨。”侍卫即刻抱起已没了呼吸、心跳,刚出生不过半个时辰的无辜婴儿退下。

 “来人!”皇帝又对着外头一群频频发抖等候的几位文官怒吼一声。“通通给朕进来!”

 “微臣等人见过皇上…”

 “拟旨,锦贵妃德行有失,即刻废去贵妃封号,赐三尺白绫!锦世杰通敌卖国,私藏龙袍玉玺,削去宰相职位…锦达远涉嫌暗杀皇帝,其罪罪无可恕,锦氏一族门抄斩,诛灭十族,所有家产充公…即刻执行…”皇帝雷厉风行地拟下数道圣旨。

 十族…这连门生都诛了,负责拟旨的文官不由得一阵寒颤。“臣尊旨…”

 圣旨一下,整个帝都瞬间风声鹤唳,充恐怖肃杀气息,所有城门出入口完全封锁,任何人不准进出。

 一连数天,整个帝都各个角落充斥着凄厉尖叫、悲痛哀号哭声,大街上到处有官兵追捕人犯和逃脱的官员家眷的情形,午门外法场每天有斩不完的人头,护城河上一连数天河水是红的,没人敢饮用。

 而皇帝也因此一怒不起,倒卧龙榻之上。

 风声鹤唳的帝都出入无门,就像一座孤岛似的,在街上行走的人都要担心会被锦氏一脉给牵连,能不出门便不出门,这一案牵扯广大,整个朝廷顿时少了一半以上的人。

 帝都里一向高朋座的居福酒楼也冷清得像座冰宫,从早到晚没有一个酒客上门,所幸在这之前,楼里就有一位在事发之前便住进的客人,这事情一发生,这位客人也被困住了,只能继续待着等待风声过去。

 店小二敲了敲门扇“客官,您的酒菜小的帮您送来了。”

 “进来吧!”

 店小二手脚麻利地将温好的酒及几样小菜端进来,放到这位在客栈里住了近一个月,穿着一袭墨绿色长袍,气息出众的客人面前。

 这位客人出手大方,一个月来已经赏了他不少银两,几乎让他可以买下一间小宅子了。

 “辛苦你了,小扮。”齐弈丢了枚碎银到桌面上“赏你的。”

 “这怎么好意思?这位爷,你这一个月来可赏了小的不少银两了,这小的怎好意思再收呢!”

 “拿着吧,爷,有事问你!”

 店小二随即将碎银收好“公子,您请问!”

 “现在街上的情况如何?”

 “不好!”店小二怔了下,抓了抓头“现在是街抓人的官兵,没有人敢上街,而且听说…”

 “听说什么?”

 店小二左右观望了下,确定没有人注意他这边,才捂着嘴小声地告知他最新的小道消息。

 “听说昨晚有人劫狱,一波又一波的死了好多人,这天牢外都是堆积如山的尸体。”

 “劫囚?城门不是封锁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劫囚的?”

 “有传言,有条地道通往城外。”

 齐弈挑眉“地道?!”这么久了,总算有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从被抓到,来不及自刎的那几个劫囚的嘴里问出来的,还问出这些劫囚是锦达远的手下,并不是西疆大营里的士兵,早早就有消息传出,锦达远在西疆私自屯兵达五万人之多,甚至超过!”

 齐弈径自为自己倒杯温酒浅尝“是吗?”地道,地道啊…店小二用力点头,齐弈端着酒杯抵在边,深眸冷敛看着杯中酒“小二哥,听我一个忠告,能囤积多少粮食就赶紧多囤积,能不继续在这里跑堂,就赶紧回家躲着别出门,帝都,不,应该是说东煌将有大事发生。”

 店小二脸困惑不解。

 齐弈自袖口里掏出一张银票,推到店小二面前“这银票拿着,带着你那八十岁老母赶紧找个坚固的小庄院住下,没事别出门,有人敲门也别应,存粮能存多少便多少,我不会骗你。”这店小二一个月来给了他不少有利的情报,这银票就当是给他的赏金,这样提点他,望能救他一命。

 店小二点头如捣蒜,接过银票“一定,一定,小的我一下工马上即刻去办!”

 “你下去吧,有事我会传唤你。”

 “公子,那小的下去了,有事你再传唤小二哥我。”

 待店小二一退下,三名穿着黑衣的暗卫便出现在齐弈面前,恭敬的单膝跪在他前头。“参见太子!”

 “调查得如何?”

 三名暗卫愧疚的摇头“属下无能,这东煌皇宫像是铁桶般,不仅无法轻易潜入,甚至打探不到当时宝华宫发生了何事。”

 “算了,不需要再冒险打听,现在本宫有事要你们去做!”

 “太子请吩咐!”

 “即刻查出地道所在,还有…”齐弈温润的脸庞上出现一抹充嘲讽的冷笑“依本宫估计,东煌即将发生内战,本宫要在他们内战爆发同时回齐凌,同时带上一人。”

 龙泽、龙泽,看本宫怎么回敬你的夺之恨…

 另一隅,颖王府。

 “你说什么?战争在这几天以内就会开打?!”李玥晴手一松,手中的茶盏掉落地面,溅得她裙摆一片

 “小心点,有没有烫伤?”龙泽连忙拉过她的手,小心检查。

 她摇头,心急地问道:“这锦氏父子不是都已经关押在天牢,锦贵妃也被皇上赐白绫自尽,这些私军等于群龙无首,为什么还会起兵?”

 龙泽抚着她紧张的脸蛋“这些私兵的招募就是为了推翻东煌王朝,锦达远的爱将狄仇冉这次打着是救主的名号,一路自西带兵直帝都,如不出所料,再三天这些私军便会到达黑水崖。”

 “你打算在黑水崖与这些叛军开战?”

 龙泽的战略她是懂得,在叛军到达黑水崖时已经消耗掉大半的体力,这时我军以逸待劳便可轻松完胜,可…看龙泽的表情十分凝重,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难道我说得不对…”

 龙泽抱过她坐到窗边的矮榻上,下颚搁在她的颈窝间,将她的小手包覆在大掌之内,两人被外头倾进来的阳光笼罩着。

 “除了这支叛军外,他们还有外援…”

 “外援?”

 “来自金国的兵力,金国觊觎东煌已不是一两年的事情,锦世杰与金国二皇子私下密切来往,将东煌所有机密全漏给了金国,借着这事件金国更是顺理成章的大兵来袭攻打东煌!”

 李玥晴大惊,金国位在东煌的后方,一旦龙泽的军队全力对抗叛军,金国军队便会趁机大举入侵东煌,两方包夹,负面受敌,被下令原地驻守在蟠龙山的西疆大军也是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很有可能不服从军令,与叛军或是金军结合起兵作

 龙泽笑看着她蔫了的小脸蛋,食指轻抚着她的脸蛋沉笑问着“怎么了?”

 她垂下肩膀,语气恹恹的“龙泽,不是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再笨的人也看得出,这仗怎么打也很难打赢。”

 龙泽将她紧圈在怀中“晴儿,这仗虽难打赢,相对的那群叛军即使有金国援兵,想打赢并东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就放心吧!”

 李玥晴看着他充自信的脸庞,一副有成竹的模样,整个底气也上来了“说得也是,我夫君可是大将军,岂能小觑,是吧?”

 他眯眸心醉地欣赏着她染着淡淡金光的脸蛋,再过不久,也许她就无法笑得这般开心灿烂,这一刻他真希望时间就此停住。

 龙泽虽然也常这样不发一语定定地看着她,但他现在的眼神里充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她不知该如何揣测。

 “怎么了?”猜不透,她只好开口直接问了。

 “晴儿,答应为夫一事。”

 她点头。

 “一旦战争爆发,为夫为了大局会顾不上你,也许有人会将脑筋动到你身上,抓你当人质威胁为夫,如真发生为夫最不愿意见到的,你必须答应为夫好好照顾自己,不管有什么事情都要相信为夫!”

 “那你也要答应我,平安回来。”她伸出尾指“你不离、我不弃…”

 龙泽伸出尾指与她打勾,吻上她嫣红的娇,落下两人共同的誓言“今生今世、生死相依…”
');
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