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第四十一章 江姨娘遭恶报
document。write(' 李玥晴拖着一身疲惫的身躯回到颖王府,也没心情去听陈管事的急报,一回到府中便让人将龙泽之前用来治疗、调养的浴池注水。

 使用这浴池太耗费人力和水,自从龙泽身体逐渐康复,使用的频率就逐渐变少,平他们都是在卧房后方的浴间里用木桶泡澡,除非有特定的原因,否则这精美的白玉浴池基本是不用了。现在她太累了,她只想在浴池里好好泡个澡,放松疲惫的身心。

 这不过一天的时间里经历了太多惊险,她的一条小命在生死关头徘徊两次,一次是太子要砍她的头,一次是刺客大白天的追杀她,可把她吓得不轻。

 小皇孙出生后,她让产婆进来帮忙给小皇孙清洗干净,抱出去给太子看,结果她们剖了萧柔肚子取子的事情也被他知道。太子大怒,当下就刀要砍她,要不是她马上说,倘若她跟师娘死了,萧柔也活不成,想要萧柔活命,就让她们先把事情做完,太子这才敛下怒火,出言恐吓,要是萧柔有个三长两短,必拿她跟师娘陪葬。

 她跟师娘两人将萧柔的伤口好、处理干净后,叫进来四名身形壮硕的嬷嬷,一人抬着单一角,将萧柔移到另一张上休息。

 直到约莫三个时辰后,了麻醉粉的萧柔才悠悠转醒。

 见到萧柔转醒,太子这才停止他的威胁,焦急地冲上前查看她是否安好。

 萧柔得知情况后,更在第一时间为她们解围,告知太子这一切都是她授意的,太子这才有些尴尬地向她及师娘道歉。

 因为在她们等待萧柔清醒的期间,陈管事派了暗卫前来几次,要她忙完赶紧回府,待萧柔清醒,确认她没有大碍之后,她便赶回颖王府,师娘则在太子的恳求下先留下来照顾萧柔。

 为了安全起见,她与卫幽分别搭乘不同的马车离去。

 据暗卫来报,卫幽所搭乘的马车在经过秀水桥时,有一群黑衣人自桥下飞身而上,暗杀佯装成颖王妃的卫幽,卫幽因此受了不小的伤,幸好他功夫了得,闪得快才没有刺中要害。

 她的头倚在澡池边缘,仰颈望着弥漫着雾气的屋顶,又放松地舒了口气。

 这浴池水温刚好,泡进去舒服得让人几乎忘了疲惫,只想好好躺在里头享受。

 她朝水中央走去,将身子趴在九龙盘柱下的那张玉上,让从龙口飞泻而下的水冲击后背,这水冲击类似按摩,让她僵硬的身子一下子放松不少,她舒服地闭上眼睛,几乎要沉睡过去。

 在她迷糊糊的时候,一具灼烫的身躯猛地覆在她背上,她垂在前方的双手也被一双长臂扣住。

 她惊吓地睁开眼睛,回过头,还未看清对方,她的便被那人撷了去,热情地吻着。

 认出这熟悉的气息,她顿时放下警戒,回过身子圈住他的颈项,急切地回应着他。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到一盏茶时间。”他饥渴地锁着她的,一刻也不愿意松开,火烫的舌与她,汲取她的甜蜜。

 龙泽一进到这烟雾弥漫、水气氤氲的浴间,便见到媚眼微眯,神态人的她,以勾惑人心的姿态趴在玉上,经过池水的滋润,她这一身细肌肤散发着无瑕人的光泽,更透着醉人的粉红,这副媚样当下引爆他积许久的情|

 他迫不及待的想将她拥入怀中,一解多来的思念。

 他褪去衣裳,无声无息地进入浴池,来到她身后,出奇不意地贴上这令他朝思暮想的娇驱,给她一个惊喜。

 “事情…都办好了?”她仰颈,一边与他嬉戏卷,一边关心地问着。

 “处理好了,有师父出马,那恶的东西轻易地便解决了,今后不会再有这害人的东西出现在东煌。”他大手不断摩挲着,让她情难耐。

 一记夹杂着疼痛、愉的快gan自李玥晴的口扩散,引得她全身一阵酥麻软绵,任由他大手游移,挑起她的情|

 “等等…先别…萧柔生了…你得先…”

 她推着他的身体,试图让自己保持理智,趁着还未被他带来的惑前,将今发生的事情赶紧告知他。

 他吻住她的,阻止她未出的话“别急,府里的事情为夫都知道,给太子道贺这事不急…为夫好想你。”他勾起她的下颚,火舌探入微张的小嘴,一番绵后,嗓音魅惑而沙哑地问道:“晴儿,不想为夫吗?”

 他拉着她的一只手往下探去,那火烫的|望让她本就染着嫣红的脸蛋更加醉人,如红彤彤的云彩一般。

 “想…”

 “那就先让为夫好好回味好吗?”见她醉的模样,让他更加情难抑,托着她的翘,一把将她抱起,往玉池旁的玉走去。

 “好…”圈着他的颈项,李玥晴张着小嘴任由龙泽像风暴般热情地席卷着她的舌,噬小嘴里的津、尝遍每一个角落。

 龙泽眷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小嘴,温柔地将她放在玉上,食指温柔拂去她脸上的发丝,手指轻抚着她细致的脸庞,随着指腹所到之处吻便落到哪里。

 她的气息再次被他夺去,感觉她已经做好准备,他推开她纤细长腿,让她勾在自己的上。

 这温柔的触感让他差点无法抑制|望,只能赶紧调匀气息,循序渐进引导着她,释放他的热情。

 “嗯,龙泽…”一种被填的快gan窜全身,令她抑不住地长,双手搭着他的肩,承受他躁动狂热的情,享受如水般一波波强烈袭来的愉。

 偌大的浴间里除了潺潺水声外,回在每个角落里的还有那娇媚的哦与重的息,久久不散。

 李玥晴眨了眨惺忪眼眸,看着被在自己身下的龙泽,即使两人在浴池畔边爱了一下午,至今她仍然有点不敢置信,他就在她身边。

 她不由自主地摩挲他健硕厚实的膛,感受真实的他。

 “怎么了?”

 “有些不敢相信你真的回来了。”她感叹着。

 “傻瓜,你现在不是躺在为夫怀里,是躺在哪里?”他心疼地吻了下她的额头。

 “还不相信?”

 “你突然出现了,感觉就像梦一样,我真怕自己是在作梦。”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躺在他的怀抱中,李玥晴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曾几何时,龙泽已经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牵动着她每一分的喜怒哀乐,她不知道,可此刻她唯一的感觉便是,有他在身边真的很好。

 “不是为夫回来,哪个混蛋敢这般大胆,为夫一律杀。”龙泽收拢手臂,将她紧圈在怀中,让她感受到真实的自己。

 她捶了下他的口,没好气地瞠他一眼。“除了你这扮猪吃老虎的王爷外,还有谁敢这么大胆,就算曾经有人有这企圆妄想我,也被狡猾的你给了吧?”

 “本王放在心尖上的人,自然不许任何人觊觎,就该早早让那不自量力的妄想死在摇篮里!”他一脸得意的反驳,还不忘用力亲了下她泛着绯红的脸蛋。

 她撑起上身,点点他的鼻,不认同地抱怨“当初怎么不知道你居心叵测,是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晴儿,你不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吗?”

 “早知道你这么狡猾,我就该躲得你远远的。”现在她就可以逍遥自在地游山玩水,不用成天提心吊胆担心他的安危了。

 “躲哪?除了为夫的怀里,你还能躲哪?”龙泽故意用冒着些许青胡碴的下颚,用力摩挲着她雪的颈窝。

 “就说你狡猾啊,你不装乖的,我也不会傻傻地掉进你的坑!”新生的鬅碴刺感的她,惹得她全身轻颤,却被他圈抱在怀中无处可逃。

 “你就算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为夫不会给你机会后悔的!”他扣着她的后脑,让她无处可退,持续对她进行着甜蜜的凌迟。

 她只能连忙娇声求饶“别啊,好,停,住手…”

 “放心,为夫绝对会如你所愿,身体力行地把你的坑给…”他圈着她一个翻身,趁着她反应不及“…埋了!”

 “龙泽,你太可恶,竟然这么恶!”她吓了一跳,抡拳用力捶着他后背。

 “上不恶,岂不是让晴儿抱怨为夫无能?”他吻着她感的颈窝,在她耳畔着灼烫的鼻息,再度惑她,将她卷进难抑的情里。

 风尘仆仆赶回帝都的龙泽,翌一大清早便上朝,向皇帝禀告这次任务的结果后,便向皇帝告假三天,谢绝所有宴请及拜访,在颖王府里陪着李玥晴。

 两夫除了一早前去太子别府探望小皇孙,回到王府后便窝在隐风阁里。

 午膳过后,龙泽拿了本书歪在矮榻上悠闲地翻着,李玥晴则枕在他怀里,一手拿着龙泽在回帝都路上帮她买的四瓜果饯吃着。

 瞧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龙泽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笑什么?”

 “方才午膳没吃吗?”

 “吃了啊。”

 “吃?”龙泽眯着眼看着她手里的那钵饯,根本不相信她所说的。

 她又丢了颗饯进嘴里“你不知道女人有两个胃吗?”

 他只知道牛有四个胃,可没听过女人有两个胃。

 “女人啊,正餐不管吃得再多,总会空出一部分吃下所有喜欢的甜点。”她戳戳他口告知。

 他一副原来如此地点着头,难怪饭后常常见她又捧着一堆糕点吃着。

 “来!”她将一颗进他嘴里“尝尝,这用玫瑰花瓣腌制的脆梅味道特好,好吃又不太甜,你应该会喜欢。”

 龙泽知道她特别喜欢吃这些酸酸甜甜的东西,在回帝都的路上经过以饯闻名的百果镇时,不忘让手下前去帮她买了一堆饯,带回来让她尝鲜,光是饯就有好几钵,更别谈其他好吃的零嘴了,几乎快占了半车,简直是把她当成小孩在宠。

 龙泽将她的手指一起含进嘴里着,吃得比那饯还津津有味。

 “龙泽,你做什么啊!”她连忙回自己的手指。

 “好吃,这样更好吃。”龙泽依旧抓着她的手继续,不让她缩回。“晴儿的手指比这饯更好吃。”

 “我刚刚出恭没有洗手。”她沉着脸提醒他。

 龙泽嘴角,瞥见她眼底闪过的笑意,拿过她手中的饯放到一旁,翻身将她在身下,在她的脸上重重吻了下以示惩戒“好啊,敢戏为夫。”

 “哈哈哈,当下有没有心中小人风飘泪的感觉啊?”

 “风飘泪?为夫比较喜欢看你在为夫身下泛着泪光,让为夫恨不得使劲全力欺负的楚楚可怜模样。”他用力吹咬着她的颈窝,非出一朵丽花朵不行。

 “你咬我,换我咬你。”她翻过身坐在龙泽的身上,用力拉开他的衣襟,像小狈一样扑了上去,在他的颈项、口用力地出一朵朵小梅花。

 两人咬来咬去,嬉嬉闹闹的,很快便滚在了一块,也不在意门扇未掩,可能被人瞧了去。

 这让急着向龙泽禀告事情,没留意到屋内情况,一脚踏进门槛看见里头意盎然的两人的陈管事,后悔得想一头撞死,一张老脸涨红,不知该如何是好,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李玥晴的眼角余光瞄到了脸尴尬,正一寸一寸缩回脚的陈管事,连忙红着脸拍了了拍龙泽,要他别再闹了。

 “陈管事有要事找你!”

 明白陈管事不是不懂分寸的,这时候出现,加上又急得忘了通报,肯定是为了很紧急事情,她火速将龙泽微敞的衣襟拉好,自他身上爬下来,转过身理了理自己凌乱的衣裳。

 “老陈,进来吧!”龙泽坐了起来“什么事情?”

 “王爷、王妃,老奴失礼了。”

 “没事,说吧。”

 “王爷…大夫又来看过一次江姨娘,却是让咱们准备后事,江姨娘的母亲及胞妹也来了,江姨娘嘴里念的唤的都是王爷,直说死前未见着王爷,她死不瞑目,老奴备觉不妥,才特来请示王爷。”

 龙泽俊脸瞬间凝起一股森冷之气,怒喝“就让她带着怨恨死去,死不瞑目,如此歹毒的恶女,还想在死前给王妃穿小鞋,还是给本王下套?!”

 一想起江姨娘做的损事情,龙泽气得头顶又要冒出一阵黑烟,江姨娘在那些草药上放置摄魂石的事情让他痛恶!要不是布夫人眼尖发现,别说现在生命垂危的人便是晴儿,甚至会牵连到一群本是想求活命的无辜人,此妇狠歹毒,死不足惜!

 李玥晴拍拍他的手背“别恼火了,你不想见她就别见,让我去看看吧。”

 她是觉得有必要让江姨娘死得瞑目些,免得不明不白地下了地狱,还告她一状,那她不是冤死了吗?

 龙泽不认同,眉头拧起。

 她握着他的手“让我去吧,我这笔帐也是要跟她厘清的,我可不想让她就这么去了,起码要让她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坏事,记住下次投胎别再来害人,举头三尺是有神明的。”

 龙泽沉凝片刻“带上老陈、卫云及卫风,必须离那毒妇三尺远,听到没有?”

 “好!”瞧他这紧张模样,好像江姨娘死前还会留一手来毒害她似的,她笑拧着他的脸颊“我去去就回,你看是否要先到上小憩片刻。”

 来到江姨娘所居住的院子,才刚踏进她的院子,便听见里头传来声嘶力竭的悲戚哭声。

 李玥晴原本还算平静的脸即刻冷了下来,心底冷嗤了声,哭成这样,真有这么悲伤?演戏给谁看的?

 要是江姨娘及她娘家的人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早已被揭穿,不知道还会不会如此卖力演戏?

 江夫人及江小姐原本期待龙泽能看在江姨娘曾经服侍过他的分上,在她临终前能前来见她最后一面,可没想到她们盼来的却是这个让她们气得牙,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颖王妃李玥晴。

 李玥晴的眸光落在榻边哭泣的那几名女人,直接开门见山地道:“江姨娘,听陈管事来报,你希望见王爷最后一面,可王爷不想见你,让本王妃代替他来见你,你有什么遗言就对本王妃说吧!”

 她这话一出,江氏母女气得站起来想向前找她理论,讨个公道。

 “颖王妃,你太…”

 李玥晴轻蔑地扫了年纪较大的江夫人一眼,冷声质问:“陈管事,见到本王妃不下跪问安,该当何罪?”她虽然不爱别人给她下跪,可面对这种嚣张的小人,就该挫挫她们的锐气。

 “还不拜见王妃!”站在李玥晴身侧的陈管事怒喝。

 “民妇(民女)见过王妃殿下。”江氏母女迫于权威,暗暗咬牙,愤恨地下跪问安。

 “陈管事,颖王府今是在办丧事吗?”李玥晴瞄了眼跪在地上哭得惊天动地的江氏母女,视线落在她们的手腕上。

 陈管事一愣“没、没有!”

 “那这两个女人是在给谁哭丧,轰出去!”李玥晴冷令。

 “是!”陈管事的眼尾一扫,江氏母女马上被人捂着嘴,架了出去。

 只剩一口气在的江姨娘看见母亲及胞妹被人给架出去,又气又急,捂着口猛咳。

 李玥晴冷冷地勾着嘴角,走近榻,瞄了眼江姨娘后,在距离榻约三尺远的椅子上坐下,慢条斯理拉了拉袖子,提醒她“江姨娘莫气,你的火气愈大,你生命消耗得愈快,体内的毒发作的愈快!”

 江姨娘原本已经毫无生气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如死灰,袖下的手微微颤抖。

 “想死得瞑目些,知道你是怎么中毒的,又是何时中毒的吗?”李玥晴慢条斯理地轻问着,语气就像是在问今天天气好吗一般。

 江姨娘想开口质问她,为何对她下毒,可嘴巴开阖了半天,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江姨娘,听过一句话吗?”李玥晴解说着,眼睛朝她出一道凌厉寒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或者是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意思是,你怎么对付我,我就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你。”

 江姨娘的双眸惊讶地睁大,眼底聚恐惧与震惊。

 “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了吧?”李玥晴自衣袖里拿出几颗摄魂石,放在手心里把玩。

 看到她手中的摄魂石,江姨娘那如风中残烛的身子惊惧的发抖。

 “摄魂石,如若不是暖室建成后本妃一直要事身显少进入,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换成本妃了,江姨娘!”她朝她出一抹如春风般娇的媚笑后,将手中的摄魂石放到盆栽里。

 江姨娘瞬间恍然,是她,是李玥晴这女人将暖房里的摄魂石与她屋子里盆栽中用来观赏的水云石调换,所以她才会中毒!

 “江姨娘,你以为你进王府后便一直安安分分,行事隐密到让人几乎是忘了你的存在,龙泽手下那些暗卫就查不出你的恶行吗?”李玥晴冷冷盯住她错愕死白的脸庞“你以为他们不知道你多次怂恿那些姨娘到花园散步与龙泽偶遇,教唆那些姨娘找我的麻烦,借着我与龙泽将那些姨娘打入净心院,替你铲除障碍?

 “太子离开帝都前往骥州查案之前,曾经上王府来找王爷,他们两人在书房谈论事情,而你很碰巧地送了碗银耳羹进入,之后太子前往骥州查案途中,便遭到暗杀。你又利用远房亲戚的职务之便,将水云石换成摄魂石,布置在暖房里的药草盆栽中,想藉此毒死我,这些事情都没有人知道吗?”

 江姨娘的脸色早已面如死灰,更是心惊得不过气。

 “你其实可以活得很好的,只要你不做出害人命的事情,不管你做了任何背叛龙泽的事情,他都能原谅你,因为是他误了你们的青春,这是他对你的补偿。他原本打算再过一阵子,就以另外一个名目送你出府,给你一个新的身分,让你有全新的生活,可惜…你要我一个人的命,我不怨你,毕竟女人都是自私的,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指使人在那些草药上动手脚,如若不是发现得早,暖房里那些药草都染了毒,成为致命的草,你有想过会有多少无辜的人因此而丧命?”

 李玥晴不疾不徐地指出江姨娘的罪状,冰冷的双眼定在她身上“因此我无法原谅你。”

 看着李玥晴那双毫无情绪的森冷黑眸,江姨娘眼底是懊悔,想开口请她向王爷求情,饶了她的家人,却一个字也喊不出声音。

 “相信你死也瞑目了,至于其他的共犯,自有他们的去处。”李玥晴起身,冷冷抛下一句,转身就要离开。在踏出门槛的同时,她对着陈管事代“江氏一族危害皇亲国戚,连同证据一并送宗人府查办,绝不宽恕!”

 听闻,屋里的江姨娘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出,毒发身亡。
');
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