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第三十九章 黎家逢巨变
document。write(' 直到上三竿,几乎已经到了要用午膳的时间,李玥晴才悠悠转醒。她低头纳闷地看着身上的亵衣,感觉十分干,身子也没有了爱后粘腻的感觉,是龙泽帮她打理好了…她感到一阵尴尬,当下直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即使两人已经有过无数次的爱,一想到他拿着帕子帮她清理两人爱后的痕迹,就羞得无以复加。

 下回绝对不能再让他为所为!

 此时,外面传来花儿的声音“王妃,您醒了吗?”

 “进来吧!”李玥晴掀开鸳鸯锦被下

 花儿端着漱洗用具与一盏参茶进来“王妃您饿了吧,要先让人传膳吗?”

 “让人备水,我要先沐浴。”她在沿边坐了会儿,确定双脚有力了,才站起来伸伸懒。“现在什么时辰了?”

 “快午时了。”花儿将刚泡好的参茶端给她。

 “王爷呢?”她摸了摸龙泽的枕头,一片冰凉,看这样子龙泽自昨晚出去后就没有再回房了。

 “王爷一大早天未亮已经先快马赶回帝都,代了属下准备好,待王妃您醒来便启程回京。”

 “要我也马上回帝都?”她一口将参茶飮尽,将空茶盏交给花儿“可有代什么?”

 “王爷没有代,只让侍卫这一路要保护好王妃及神医师父、师娘。”

 “我知道了,你先让人备水去吧,待我沐浴,用完午膳过后我们便出发回帝都!”

 “是。”

 李玥晴及布良夫搭着马车一路奔驰,丝毫没有一点耽搁地赶回帝都,当他们的马车连夜赶回到帝都时,城门已经关起,护卫的侍卫长亮出颖王府的牌子,守城门的士兵才开启旁边的小门准许他们入城。

 马车才刚在颖王府前停下,车门还未打开,车边上便窜出一名妇人焦急地对着马车里的李玥晴喊着。

 “小六、小六,是你吗?!你回帝都了,是吗?”

 马车外传来的是江玉枝焦急的声音,李玥晴楞了下,这么晚了,夫人怎么会在颖王府大门前等她,发生何事了?

 不等马车夫前来为她开车门,她便径自推开车门,惊愕地看着在红色灯笼照映下显得狼狈不堪的江玉枝,乍见她那张惊慌的脸庞,不由得大惊。

 “夫人,您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等我?”她一步并作两步地跳下马车,握着江玉枝那双发冷的手。

 “小六,你总算回来了,我已经在这边等了你三天了…”江玉枝一看见她便泪如雨下的。

 “夫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六,不,王妃,民妇求你了,求你救救你爹…”

 “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爹他…你爹他被押进大牢了…”

 “夫人,您别哭,什么事情您慢慢说。”李玥晴拿着手绢帮江玉枝将脸上的眼泪拭去。

 这是怎么回事?

 从上次回门到现在不过两个月,夫人竟然痩成这样,她不在帝都的这段期间,黎府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黎敬白竟然被押入大牢,莫非龙泽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

 “王妃,求求你救救老爷,帮民妇向王爷求情,请王爷帮帮我家老爷!”说着说着,江玉枝下跪对着李玥晴用力磕头。

 李玥晴连忙避开,将她扶起“夫人您快起来,有什么话好好说,您这样我根本不知道黎府究竟发生了何事啊,您要我如何帮您,您好歹要让我知道来龙去脉啊!”即使她对黎府那一家没什么情分,但在黎府时,这夫人也算是对她很好的,跟她那死去的娘亲又有着渊源,即使她答应过龙泽不过问此事,但看在夫人的面子上,能帮忙的她还是想尽量帮忙。

 进了屋,李玥晴让人上了热茶,吹凉后递给江玉枝。“夫人一样叫我小六吧,别跟我这般生疏,您先喝点茶缓缓神,再慢慢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黎敬白会被羁押在大牢?”

 江玉枝接过她递来的茶水浅呷了几口,深几口大气,缓缓心神后,才正要开口向李玥晴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可哪里知道嘴巴才刚张开,又是一阵鼻酸,忍不住又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泣诉。

 原来,黎敬白多年来贪污、收贿,还私下盗卖私盐谋取暴利,近来更打着与颖王的关系大胆进行走私,那些证据被在外查案的钦差无意间发现,顺藤摸瓜一路往上查而被揪出,在禀明皇帝之前,已连同大理寺卿查清所有罪行。

 罪证确凿,皇帝震怒,当廷革去尚书一职,打入大牢并于月初问斩,财产全数查封,看在颖王的面子上,黎府所有家眷,除嫡系女眷外,男子落入奴籍,女子充为官,所有家丁、下人全让官府的人牙子带走。

 听完江玉枝的泣诉,李玥晴心下叹了口气,龙泽在伸手整治黎敬白的同时果然遵守了对她的承诺,不祸及夫人,甚至因为皇帝那句除嫡系女眷外,也同时救了黎悦芳及黎老夫人。

 听完江玉枝所说的,李玥晴有些无奈地叹口长气,握住江玉枝的手,十分无奈地说:“夫人…黎敬白所犯的罪是条条死罪,您让我怎么向王爷开口?且赦免嫡系女眷的刑责,已经是皇上看王爷的面子格外开恩了…”

 江玉枝捂着嘴哭得悲戚“小六,我知道这要求让你很为难,可老爷他毕竟是我夫君,俗话说…一恩…”

 “夫人,您去探望过黎敬白了吗?”

 龙泽是铁了心要扳倒锦世杰,黎敬白在官场上虽是八面玲珑,看不出他倾向哪一方,与锦世杰一更是无勾搭,可依龙泽语气中透漏事情没有表面看见的那般简单。

 江玉枝咬着下摇头“事发突然,毫无准备,我与悦芳和老夫人便被轰出黎府,身无分文的,只好典当了几样随身首饰,先在下城处租了个简陋院子暂时安居,几次前往大牢,还未靠近便被看守的侍卫给轰出来,至今没能见上老爷。

 “我打听过了,老爷所待的牢房旁边加派了不少武功高强的侍卫把守,预防有前来对老爷不利或是串供的…”

 李玥晴拧眉看着江玉枝,忽然想起一事,伸手按着她搐的肩,刻意低嗓音问道:“夫人,我想到一事也许能够帮助黎敬白逃过死劫!”

 一听见有曙光,江玉枝连忙止住泪水,握住李玥晴的手“小六,你快说,要怎么做才能帮老爷度过死劫…”

 “单就黎敬白被冠上贪污罪,如若他真的贪污,这十几年来贪的银两应该不少,可这些银两呢?”李玥晴定定盯着江玉枝。

 江玉枝怔楞了下,开始仔细回忆“你也知道我是这近半年才开始掌管中镔,之前的事情我不清楚,可我经手后财务都是很正常的!”

 “夫人,尚书这官职一年的俸禄不过几百两银子,除了家用外,还有红白花销各种杂支等等,您认为黎府一年的花销需要多少?黎敬白的俸禄足够黎府之前一年的花销吗?即使加上庄上还有那些铺子的进益也不够吧!”

 江玉枝摇头。

 “这就是了,那么那些银两呢?”李玥晴一语点出症结所在“夫人您掌管库房钥匙也有一段时,所有帐本也都看过,自然清楚一个这么大的府邸所需的开销,如果不是黎敬白有额外的收入是不够的,而且想必那些额外收入定十分丰厚才是,而我指的是,这些您看不见的银两都上哪里去了?”

 江玉枝冷静下来,思考着她所说的话,不久一阵恍然,瞠大眼“小六,你的意思是…老爷只是替罪羔羊,他背后还有更大的主,这剩余的银两老爷都孝敬那位去了!”

 李玥晴点头“夫人知道背后那个人是谁吗?要是知道,供出来也许就能救黎敬白一命!”

 江玉枝脸懊恼地摇头。

 “夫人,您想想有没有什么身分比较特别的人到过府里,或是老爷曾经提起过的。”

 “官场上的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从来不过问,平到府里来作客的除了一般正常来往的官员,也没见过什么身分较高的人,除了颖王爷与齐弈公子外…”江玉枝苦恼地摇头。

 “或是黎敬白曾经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还是有什么秘密怕您知道的?”李玥晴不断提点着脑袋一片混乱的江玉枝。

 “好像…对,我记得…”经她这么一点醒,江玉枝眼睛一亮,眉头皱起“有一次我没有经过通报便进到书房找老爷,只见他赶紧将几本册子藏进书柜后方的暗格,我问过老爷,老爷只让我一个妇道人家别问这么多,这些都是保命的…”

 “暗格、保命?!”那些黎敬白急着藏起来的册子有可能是他孝敬顶头上司的证据,李玥晴赶紧拉着江玉枝的手“夫人,您把当的情形仔细地跟我说,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这样便可救黎敬白一命了。”

 江玉枝点头,仔细回忆着当所看到的情景,巨细靡遗地告知。

 由于已经是深夜,李玥晴安排江玉枝在颖王府住下,为了怕夜长梦多,待一切安排妥当,回到隐风阁后便马上招来暗卫,命他们即刻隐密地前往黎府书房找出江玉枝口中所说的暗格,将里头的东西带回,同时让人去通知龙泽这件事情。

 得趁着现在任何人还不许前往探视黎敬白之前,先找到那些他藏起来的东西,否则一旦那幕后黑手派人或是亲自前往与黎敬白接触,他为了保命,很有可能用它向那人威胁,对方有可能一不做二不休地放火一把烧了黎府,届时什么证据都没了。

 如果没有将如山的铁证放到皇帝面前,让皇帝下令,这样龙泽想拔除那幕后黑手恐怕没这么简单。

 李玥晴才刚回到颖王府,第三天马上有人上门作客,她才打算带着师父、师娘上街逛逛呢,怎么这王姨娘的母亲不知从哪里听到消息,知道她回京了,立刻就来上门求见!

 人都已经入府了,没办法,只能让她先在偏院的花厅等着,按理说,前来拜访她的妇人是应该让管事领到隐风阁来的,可龙泽不喜外人进入,即使他们成亲至今,隐风阁里的人手也未增加,只多了个花儿贴身伺候外,其他的几乎是一如从前。

 至于那些伺候她梳头、盘发、更衣的丫鬟、婆子,一律在她有需要之时才会在侍卫带领下入内。

 为了应付这些来访的女眷,因此她改在偏院的花厅待客。

 李玥晴才一走进花厅,王夫人便连忙向前施礼。“臣妇拜见王妃,冒昧打扰,还请王妃莫要责怪。”

 她实在很不喜欢应付这些心机深沉,为了某种目的前来拜见她的人,可现在王姨娘还是龙泽的妾室,她是颖王府的当家主母,即是心头不喜也得接见,免得让那些人有机会回头参龙泽一本。

 “免礼了,王夫人,那边请坐。”她瞄了眼这看起来精明能干的妇人。

 她是工部侍郎王大人的子,据调查,王姨娘是她唯一的嫡女,只是工部与龙泽领的职务似乎没有什么牵扯,王侍郎夫妇怎么会同意将唯一的嫡女嫁进颖王府当小妾呢?

 李玥晴一落坐,一旁的丫鬟随即送上香茗、糕点、瓜果。她摆摆手,示意一旁的丫鬟们下去,拿过茶盏浅呷一口,也不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问道:“不知王夫人今前来找本王妃有何要事?”

 “是这样的,听说王妃对医术颇有心得,尤其是对有疗效的植物更是喜爱。”王夫人说着,连忙给身后的丫鬟使个眼色“前我家老爷无意间得了一株珍贵的蓰蓉,特地送来给王妃,希望王妃莫要嫌弃。”

 李玥晴瞄了眼这蓰蓉,这么大一株,一看就知道是绝品,这是十分珍贵的药材,能补肾、益血,治疗痿、不孕、膝酸软无力、润肠通便等症状尤其有疗效,看来王夫人为了见她,可是下了大重本。

 即使她很心动,却还是堆着笑婉拒“王夫人,这怎么好意思,这是很难得的珍稀药材,王大人为朝廷之事繁忙,心力瘁,你还是将这株蓰蓉带回,好好替王大人进补,本王妃万万不敢收下。”

 “王妃太过客气了,您仁心仁术的,义举美名早已传遍整个帝都,臣妇也是知道这蓰蓉的好处,心想王妃您能用来救人才送来的,臣妇不过是尽点心意,还请王妃莫要嫌弃才是!”不嫌弃,她哪里会嫌弃,可她家王爷绝对不会允许她收受贿赂的,她脸为难地看着王夫人。

 “王妃就莫推辞,这株蓰蓉要是能救上几个人的命,也算是功德一件,请王妃就了了臣妇这心愿吧。”

 “既然王夫人你这么说了,那本王妃代替那些后用得上这株蓰蓉救命的病患先向您道声谢了。”说完朝身后的花儿招了招手“将这株蓰蓉送到暖房去妥善照顾,并让管事取些今早皇上赏下来的龙眼,还有太后赏赐的甜柿子让王夫人带回去尝尝鲜。”

 一听见是皇帝跟太后赏赐的鲜果,王夫人简直是受宠若惊,连忙起身向李玥晴行一礼道谢“这宫中赐下的鲜果臣妇怎敢收,这太贵重了,王妃。”

 “没什么,这鲜果要趁新鲜吃了,就请王夫人跟王大人尝个鲜,不成敬意,王夫人就放心收下吧!”皇帝跟太后一大早可是让太监送了一车的龙眼跟柿子到王府,不早点吃了,放着坏岂不是浪费?

 “臣妇就代老爷谢过王爷、王妃。”

 “别客气。”李玥晴拿过茶盏呷了口,精明的眸光越过杯沿瞄了眼那一副明明还有后话要说的王夫人,拿过帕子抹了抹角水渍,再度开口“王夫人难得来一趟,可否想见一见王姨娘?”

 王夫人喜出望外,激动地问着“可以吗?”

 “自然可以,夫人拿着本王妃的手谕去,守着净心院的侍卫自然会让夫人进入,让你跟女儿话话家常。”李玥晴将茶盏放到桌案上,说着“我看这样好了,王夫人你先到王姨娘之前所住的院子等着,本王妃让人前去领王姨娘出来与你一聚,用过午膳后再回去,如何?”

 王夫人一听,连忙跪下对着李玥晴磕头“感谢王妃的大恩大德。”

 “行了,起来吧!”李玥晴挥挥手,朝外头唤了声,示意来人“来人,领王夫人到王姨娘之前所住的会安居,同时通知膳房今备一桌宴席到会安居去!”

 “谢王妃恩典!”王夫人面上出欣喜和感激,又朝李玥晴大大福了一礼,眼角上已凝泪光。

 李玥晴摆手“没什么,王夫人你跟下人前去吧,本王妃不耽误你们母女团聚的时间。”

 “是。”王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急跟着下人前往会安居。

 在她一脚准备踏出花厅门槛之前,李玥晴叫住了她“王夫人!”

 正喜孜孜要前往会安居的王夫人听见她这一声叫唤,不由得一惊,莫非王妃反悔,不让她见女儿了?

 “王妃有什么事情要代臣妇的…”

 “王夫人,你是精明的人,很多事情不须本王妃明讲,看得出你是真心疼爱女儿,你如果有其他的打算尽早向本王妃提起,只要是做得到的,本王妃不会太过刁难。”李玥晴又慢条斯理地喝茶,一边暗示她。

 王夫人岂会听不出李玥晴话中的暗示,赶忙再度行了大礼“谢王妃成全,臣妇会问问女儿的意思的。”

 “去吧!”

 待王夫人离去,身后的花儿出声担忧地问道:“王妃,王姨娘正被王爷足于净心院呢,您让她们母女见面是否有些不妥?”

 李玥晴望着王夫人那赶着前去探望女儿的急切身影“没什么不妥的,王爷那里我自会同他代,别担心。”

 她看得出王夫人是真心爱王姨娘,想必也不愿意女儿在颖王府里终老一生,只是既然如此疼爱,当初又为何会狠下心将女儿送进来呢?王姨娘如果愿意跟王夫人回去,另寻一段良缘也是一件美事,毕竟她继续待在颖王府是没有前途的。

 龙泽迟早会将剩余的几位姨娘送出府,与其这样,不如趁着年轻,条件好些时早些离去。

 虽然她是打算让王姨娘自己提出出府这事,不过也是得同龙泽谈谈,毕竟是有关他男人的颜面及尊严,只是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回王府,她都回来三天了,龙泽却一直迟迟未归,这让她免不了一阵担心。

 早上她叫来一名顶了卫风的暗卫卫京问话,才知道这半个月以来,帝都各处发生不大不小的火灾,引起火灾的情况皆与前暗卫营一样,尸首全部焦黑,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而龙泽连夜匆匆赶回帝都那,是因为皇宫发生大火,龙泽担心这黑蛾已经被人带进皇宫,因此才连夜赶回。皇帝得知此事后大怒,命龙泽火速查清此事是何人所为,也因此龙泽这几天疲于奔命,四处调查这黑蛾纵火案,忙得都不出空来回府看看。

 抬头长吁了声后,了几块糕饼到嘴里,又喝了口茶,如今王夫人离去,她打算到暖房去看看那株蓰蓉,并问问师娘的意见。

 她才刚走出花厅,便见到已经三天未归的龙泽,大步流星地向花厅走来。

 龙泽一见到她,不由分说便搂住她,狠狠堵住她的红用力,让她几乎要不过气,如此迫切渴望,似乎不这么做,他就无法感受到她的存在似的!

 好不容易待他足了,心甘情愿地松开她,但双臂依旧紧圈着她。

 李玥晴沉着嗓子冷问:“王爷是打算再娶吗?”

 他又用力啄了几下她撅高的红“此话怎讲?”

 “王爷是打算把我勒死,或是想让我窒息而亡吗?”有人吻人吻到对方要断气的吗?

 “为夫怎么舍得让你这么早就弃为夫而去,放心,为夫一定会在你剩最后一口气之前把你拉回。”闻言,龙泽大笑,拦抱起她往隐风阁走去“走,我们回隐风阁,为夫有重要事情同你代!”

 回到隐风阁,龙泽关上房门后,将她放到榻上,炽热的气息随即近。“晴儿,为夫要出远门一趟!”话落同时,已掠住她的再次放纵品尝她的甜美。

 “什么时候,去哪里?”她用力推开他的脸,躲避他的热情,诧异地问道,怎么才一见面马上又要分别?

 “马上,宏州!”

 “宏州?那个东煌最燥热的地方,环境只比沙漠好一点,龙泽,你上那里做什么?”

 “那母黑蛾有下落了,暗卫营弟兄在宏州发现一名自西疆来,行迹可疑的老人,在他的拐杖中发现了母黑蛾,还有更多的毒物,他们已经将这老人拘起来,一会儿为夫便要与师父一同前往。”龙泽再度吻住她那微启的红,急切地吻,仿佛要将她生了一般。

 “事情这般紧急,马上要走,你还不快点收拾东西?”她推着他的肩膀催促。

 “卫云已经在收拾,卫风约再半个时辰才回到帝都,得等他一同上路。”他告知的同时手也没闲着,已经一把扯掉她的带和碍事衣裳,大手探进肚兜里,直挑她的感之处,挑起她的热情。

 “你几时能回?”她咬着下,承受着他霸气地攻势。

 龙泽这坏家伙,几次爱下来早已清楚她身上的每一个感地带,恶的手指、魔魅的火,一下子便挑起沉潜在她身体里的情|不住地嘤咛了声。

 “快则十天半个月,慢则一个月,秋猎之前赶回。”龙泽即刻褪去身上衣物,欺身向前,将她带上愉的巅峰。

 “啊!”娇呼一声,她细的嗓音破碎地问着“确、确定了吗…”

 原来要这么久,难怪他一回府便如此急切,像是一次要做足了所有分量似的。

 “十之八九是确定了,暗卫传回的讯息与师父所形容的一样。”感觉到她的身子也叫嚣着饥渴,龙泽扣着她纤细的身,加猛了攻势。

 “啊!”迅速冲上脑门的刺让她几乎忍不住,紧咬着下承受他所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无法言喻的狂

 “为夫不在的这段期间,你能不出门尽量别出门,有什么事情都等为夫回来处理。”他代“尤其是黎敬白的事情,不许手,听到没有!”

 “要是无法等了的呢?”

 “外面的事情拖着,王府里的大小事你决定,记住,你是本王的王妃,一切你说了算。”他代的语气如身下如入无人之境的火烫一样霸道。

 “要是…要是有人趁着你不在…不把我放在眼里呢…”李玥晴凝眉感受着冲击带来的快gan,咬着反问。

 兀地,龙泽双臂猛地一拢,将她笼罩在强健身躯之下,一记重击掠夺后,释放出所有的情。

 他住她气吁吁的小嘴深情吻,压抑着的气息边道:“往死里,再不长眼,不把你放在眼里,不自量力者,等为夫回来再收拾,替你解气。”

 “好!”她点头“要是夫人问我…”

 “放心,暗格找到的证据已送到皇上手中,黎敬白一时之间还死不了,你这样回复她便行。”

 “嗯。”推了推依旧埋在她身子里不肯离去的他,那销魂的情|还在体内四处游移,只需一点刺就会让他再次无法克制,生怕他误了时间。“不是急着出门,你快起来。”

 缓缓拂去她发间的汗渍,他不放心地再次耳提面命“为夫会在最快的时间里赶回,记住,为夫不在的期间尽量不要出门。”

 “我知道,你出门在外要万事小心。”她摩挲着他的膛,依依不舍地代。

 她这不舍他离去的模样让龙泽心头一热,又火热地吻了她一会,才眷恋不舍地退去。

 龙泽的银白色身影自眼前离去后,李玥晴有气无力地继续躺卧在还残留着两人爱气息的上,提不起一点劲来。
');
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