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第三十七章 暗卫死亡之秘
document。write(' 一阵愉之后,静谧的房间里洒进一室斑斓的银色月光,穿透纱帐洒在上的两人身上,他们像是披了一层如梦似幻的银色光华。

 龙泽微敛温柔眼眸,吻着她的额,来回抚摸着她的肌肤,轻柔地在她发间呢喃细语。

 与心爱的人身心灵上的契合,让龙泽感到前所未有的足,期间的美妙令他难以言语,这让他像是回到当初那个刚尝云雨之乐的头小子般,想深深地与心爱的女人融在一起…

 秋风自半掩的窗棂吹进,卷起的纱帐漾着微微波,趴在龙泽身上昏睡而去的李玥晴,眨了眨眼皮,微微地睁开眼。

 她缓缓转头,眨着鬈翘的睫,透过摇曳的纱帐迷茫地看着窗外的月,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只记得在另一波高|来袭,那无法承受的|望冲上脑门之时,脑中一片空白,便失去了意识,怎么醒来时已是月升高空了…

 “醒了?”龙泽吻了下怀中的她。

 像是失去片段记忆似的,李玥晴楞楞地看着龙泽半晌,这才回神“…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未完全清醒的她带着娇憨的可爱神态,看着这样的她,龙泽心底有说不出的幸福与足。

 这感甜美的模样,让他眼底瞬间冒起两簇火光,他感到下腹又一阵火热了。

 抱着她翻身,将她覆在硕体魄之下,心疼地问着“还好吗?”他想再次对她这人身躯进行另一波探索,可碍于初尝爱的她,想必无力再承受另一波冲击,因此他只能这般抚摸、慰藉着自己高亢的情|

 他这一问,让李玥晴倏地想到稍早的纵情,眼里只有彼此的两人,粉脸蛋上倏地一片娇红,摇头“不好。”

 娇小的她无力承受,进入的当下让她吃足了苦头,疼得她泪涟涟,令他心疼不已,哭着求他不要了,可他无法停下,狠下心迫使着她接受、承受他,羞涩咬着下“那儿疼…”

 “为夫看看。”他火速起身体,拉开她的双腿想仔细地检查。

 “啊,别看!”她连忙地想将腿闺上。

 他笑地看着她这娇羞模样,逗着真正成为他名副其实子的李玥晴。

 “又不是没看过,你这身子为夫已经探索过,只差回味再三,还在害羞什么?”

 “你不要看可以吗?我自己知道是什么原因。”她脸红地看着他,双手捂着,不让他燃烧着火焰的深眸直盯着那处,太尴尬了。

 “不行!”他霸气地推开她紧拢的双腿,目光审视着她那一片肿红,心疼不已。

 他灼烫的目光直盯着她,直勾勾的眼神让她尴尬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脸颊不受控制地泛起红晕,娇嗔了声“别看了。”

 “疼吗?”他心疼地轻抚着肿烫的花瓣。

 “嗯。”稍微碰触烧灼的痛楚就窜上,让她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有药吗?或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舒服一点?”她轻蹙眉头的模样让他不舍到了极点。

 “药箱里有一瓶白色瓷瓶的药膏,对任何红肿发炎都有效,止痛效果也很好…”她指着外边矮柜上放的小药箱。

 龙泽毫不避讳,光|luo着身体下走至矮柜前,掀开药箱取出她方才所说的药膏。

 李玥晴隔着晃动的纱帐,隐隐约约看着他健硕拔的背影,看上去充力与美,更是充人野,让她不猛烈地倒口气。

 她从未好好仔细看过他,受毒物摧残的那段日子,他痩得就像只是包覆着人皮的骨架,即使在他们分别之前,龙泽仍然稍显清瘦,没想到经过他口中那位高人后续的调养,他竟能迅速恢复得如此健康!

 这才有传言中他英勇的风范哪!

 如此健美的身形,搭上一张祸国殃民、死万千众生的脸庞,难怪想嫁他的女人多得如过江之鲫。

 “是这瓶吗?”

 龙泽的声音唤回她有些飘远的心神,李玥晴摸了摸再度隐隐烧红的脸颊,真是可,她竟然被自己老公的身材给惑。

 她楞楞地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瓷瓶。“是的。”

 “为夫帮你。”他迅速地将瓷瓶里的药膏倒在指腹上。

 “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他一边为她上药,一边有些懊恼的嘀咕“晴儿这么脆弱,以后可怎么好?”

 虽然他的下|身依然一阵火烫,也想不顾一切再好好爱怜她一番,但顾忌着她的感受,他深口气,硬生生下下腹蠢蠢动的|望,却让他心绪瞬间变得相当浮躁,猛然地甩掉浮现在脑海里的那些念,下浮躁的心绪。

 “龙泽,你怎么了?”他的神色怎么突然变得很难看?

 “没事,舒服多了吗?”

 她红着脸,娇羞地点头“不痛了。”

 这药是她自己配制的,对于红肿消炎特别有效,灼痛感已经消失无踪,药膏所带来的凉意让她整个人舒不少。

 “不痛了?”他有些诧异地拿起这瓶药膏闻了闻,除了阵阵清凉的花香气息外,与其他药膏并无两样,药效怎么会这般神速?如若不是看到她眉头舒展的模样,他还不相信这药效如此之快。

 “嗯,瞧你这表情脸不相信,我自己配的药,药效我还会不清楚吗?”

 他眼睛倏地一亮,喜出望外“这么说,为夫可以不用再顾忌了?”

 顾忌?!她一时之间没能理解他的话,只见眨眼间他整个人已经覆在她身上,不由分说的攫取她微张的红,汲取她的人气息,进行另一番深情掠夺。

 “龙泽,你做什么…”

 未了的话全进了他的嘴里,她发不出其他声音,只能搭着他肩,回应他源源不绝灌进她舌尖的热情。

 这龙泽不是才…思绪还未来得及理解他,眼一瞠“啊!”他进得那么深,那么狂野、剽悍,让她无力抵抗,只能合着他,承接他一次又一次的充实。

 如般袭来的情及难抑的快|gan,一波一波淹没了两人的感官,愉悦感也在不知不觉中盈彼此的身心…

 “跟我来就是了。”李玥晴拉着龙泽的手,朝后院一栋四周窗子及透气孔全用厚重的钢板封闭住的密室走去。

 “晴儿,你想给为夫的惊喜在这里?”龙泽拧眉看着眼前这间密室。

 “对。”她取下挂在间的钥匙,解开眼前这扇厚重大门的锁,用力推开。

 映入龙泽眼帘的是几只白老鼠,还有在琉璃罐子中拍动翅膀的黑蛾。

 李玥晴拿了套有些类似现代的自制防尘衣给他,让他从头到脚包得紧密,全身上下只出一双眼睛。

 龙泽笑看自己这一身“不明就理的人还以为本王准备当梁上君子了!”

 “龙泽,一会儿进去后,你只管看着我动手做一次,不管看到什么,有疑问都不要开口,一切等出来后再问,也别碰其中的东西。”李玥晴不放心地再次提醒他。

 “没问题。”

 两人进入密室后,李玥晴拿过两个分别装着白老鼠的笼子放在中间的桌案上,又取来一盆泡着死黑蛾的水,里头甚至看得出有几个蛾蛹,她先舀了一瓢盆里的水喂其中一笼白老鼠,另外取了一瓢干净的清水喂另一笼白老鼠。

 这些黑蛾是她自那些焦黑尸体与水袋里取下的,她被龙泽隐密送来此处帮他制作打仗时所需要药品及御寒药物等等,期间备觉不妥,于是命暗卫再带她前往忠义祠一趟,果然又发现了几只未被烧死、刚羽化的黑蛾,她便将这些黑蛾全部带回。

 将她所看到的、感到奇怪的地方,还有当时龙泽的叙述都用白老鼠试验一变,结果便有了这重大发现。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后,李玥晴用力推开用两扇厚重的铁板制成的窗户,让光线照进来,刺眼的阳光照映在那两笼老鼠身上,不下片刻,那笼喝了被黑蛾污染水源的老鼠身上开始冒出白烟,整只老鼠“吱”的尖叫一声后,突然暴毙,而后身上冒出火焰,将白老鼠烧成焦炭。

 相反的,那笼喝了干净清水的老鼠依旧平安无事。

 看着这实验,龙泽恍然明白,一个半月前那些枉死的暗卫会自燃的原因了,而唯一一具没有自燃的尸体,便是未曾喝下那些黑蛾水。

 究竟是谁用如此歹毒的手法对付他们,如果这些黑蛾被有心人放进井底或是水源处必会引发难以收拾的后果,龙泽简直不敢再想象下去。

 李玥晴将东西全收拾在一个箱子里,示意他先离开。

 待两人来到外头,龙泽扯下脸上的面罩,下身上的防尘袍,迫不及待问道:“晴儿,这手法太狠毒,万一食用的水里被投入那些黑蛾…这可有方法破解或是解药…”

 李玥晴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摇头“解药没有,破解方式…也许要找到母虫,一般的黑蛾是不会对水造成影响,可那只母蛾所产下的蛾卵胜化后的黑蛾却会。”

 龙泽脸色顿时难看无比,找出母虫就像大海捞针,可不找出,东煌未来可能陷入恐惧与动不安。

 那母蛾势必得在最短时间内找出,加以销毁才成,只是该如何下手寻找是个棘手的问题?

 “龙泽,你已经看过这实验了,我去把里头的那些物品销毁,否则留着太危险了。”

 他摇头“不,再晚几天,为夫想等那高人来之后,让他见过再进行销毁,说不定此人会有办法。”

 “好。”她走回去,将门再度上锁。

 两人并肩离开密室,李玥晴见龙泽眉头深锁,主动圈上他的手臂,粉的脸颊贴在上头磨蹭撒娇。

 瞧她像只喵咪一样,依偎着他撒娇,龙泽深锁的眉头放松,出餍足的微笑,长臂横过,将她整个搂在臂弯之下。

 “瞧你心事重重,是在烦恼该怎么找到那只母蛾吧?”她睐了他一眼。

 龙泽但笑不语。

 “龙泽,对于寻找母蛾的下落,你有头绪吗?”

 “目前也只能先命令暗卫暗中搜索。”龙泽摇头“依我猜测,这事情与锦世杰父子不了关系。”

 “锦世杰父子?!”

 “你说这些黑蛾是来自西疆,而锦达远又是平西将军,难保他在平西之时不会搜刮到什么宝物!”龙泽眯眸望着地上的石子“…暗卫营的据点被破,暗卫们惨死,这事件看似与官银被盗、太子被暗杀没什么关联,可这黑蛾的秘密被你破解后让为夫不得不怀疑这事与那只老狐狸不了关系!”

 “听你这样分析是很有可能,战时逃难的各人物都有,难保他不会抓到什么奇人。”李玥晴点头,认为他的话颇有道理。

 龙泽远望着蔚蓝的天空,思索了片刻。“几年前…为夫曾经听闻…锦达远在平西之时无意间获得了一样不可多得的宝物,当时所有人皆认为是奇珍异宝。可多年后,锦远达曾经在一次酒醉中无意间大喊过一句,他可以杀人于无形,还让众人找不到证据,因为一切证据都会随着火毁灭,当时听到这句话的人皆认为他说的是醉话…如今看来…这话不假…”

 “所以锦世杰又开始在暗中对你动手脚了?我怀疑你当年所中的毒跟这黑蛾是出自同一人…”

 “放心吧,有你在我身边,那只老狐狸伤不到我!”他她的头发“不论是明是暗,即使有这些黑蛾,锦氏父子对本王仍是一点威胁都没有,找出那母黑蛾也是迟早的事情!”

 “吼,听你这么说,我好像白费工了!”她故意抱怨。“多此一举!”

 他眯眸瞅着怀中的她“此话怎讲?”

 “我给你立了这么大的功,找出暗卫们为何会自燃和这些黑蛾的秘密,你非但不表扬我,还一副我为你做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她食指用力点着他的口“还说什么不管有没有这些黑蛾都不会对你造成威胁。”

 瞧她这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他沉沉笑了两声“晴儿,我们在外头,为夫就算想表扬你,也得回房…”

 她眼一瞠,抡拳捶了他一记,羞红着脸尴尬地低喝“谁要你那种表扬…”

 她怎么就没看出龙泽这方面能力也这么强大,这两天只要他没事,便将她拉上,尽他为人夫君应尽的义务,就算她是人人称赞的神医,治疗跌打损伤、筋骨酸痛一帖见效的药对她来说是小儿科,可也不起他这么折腾,连着两天毫无节制地爱,她都觉得自己的要断了。

 龙泽将她整个人拥进怀中,勾起她的下颚,吻上她这张让他爱恋的小嘴“为夫想到能给晴儿的表扬奖励就只有这项,你说该如何是好?”

 “不行,你答应让我休息两的。”

 他大掌扣着她的翘,身子往上用力一贴,下腹的灼烫与她严丝合地贴在一起,感蛊惑的声音落在她的耳畔引着。“晴儿,为夫很想答应你的,也不想对你失约,可你真忍心让为夫这样难受?”

 他的小娇这么甜美可人,让他想节制都难,只要与她单独相处,下身的火烫便会不由自主地硬,他也无计可施。

 感受到那让人脸红心跳的灼烫,李玥晴猛地倒口气,整张小脸蛋迅速红了一片,心下不由自主地腹诽着,这该死的龙泽,他们在外面啊,就这样紧贴着,也不懂得克制自己!

 他啃嚷着她发烫的耳珠子“晴儿心下是不是在咒骂为夫?”

 她也不反驳“是啊,就是骂你也不看场合!”

 “那我们赶紧回房!”他拦将她抱起。

 “你答应我的,今天带我出去走走,你怎么可以食言,我们去晃晃,转移下你的注意力。”她连忙提议。

 灼烫鼻息在她纤颈边勾引着她“晴儿,乖,先给为夫,等为夫足了,晚上带你去逛庙会,今晚绝不再折腾你,好吗?”

 她嘴角直“等你足了…”那要到明天早上了吧?

 瞧她那惊恐表情,龙泽斜勾嘴角“就一次好吗?”

 两人协议的期间,龙泽已经抱着她走进两人的寝间。

 她不放心地比了一手指确定“就一次?”

 “嗯,就一次!”他一脚将房门踹上,迅速落闩。

 两个时辰后,李玥晴看着身上继续努力律动、脸得意的男人,腔怨念,泥马的,一次…他的一次也太久了…李玥晴想暴走、想暴冲、想骂人、想对身上的龙泽比中指,想唾弃自己为什么笨笨的,又上了这腹黑老公的当呢…
');
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