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
第二十六章 三年之约
document。write(' 顾不得头顶是烈当空,李玥晴脚步急促地穿梭在市集里,也不停下脚步休息,或是买顶帷帽遮,急匆匆地往位在市集街尾的方向半走半跑的。

 原本她约了龙泽午后到茶馆谈事情,结果不小心耽搁了,误了不少时间,也不知道他到了没。

 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终于看到那显眼的“一壶香”茶楼招牌,双手抵在膝上大了几下后,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汗渍,这才往茶楼里走去。

 门口负责招呼的店小二一见到李玥晴便热络地上前,招呼道:“姑娘,,外头天气热,喝杯凉茶最舒服了,小店有退火消暑的冰镇凉茶,还有清凉梅子汁,这两样都是夏天的招牌。”

 她制止店小二继续滔滔不绝“颖王殿下到了吗?”

 “颖王爷,原来姑娘便是颖王爷要等的人啊,失敬、失敬,请姑娘随小的来。”店小二随即领着她上楼,往龙泽所在的雅座前去。

 一壶香茶楼是帝都里最多八卦的聚集地,此刻整个大厅里沸沸扬扬,讨论得最烈的事情,便是常贵公公宣读的那道足以让全帝都女子崩溃大哭的懿旨——颖王要娶正妃了!

 在座的每个人无论品茶的、听戏曲的、剥花生聊是非的,嘴里所谈的最新消息全是这一条。

 才走到半路,李玥晴忍不住停下脚步,低头望了眼大厅里一个说得口沫横飞的说书人。

 “只见常贵公公一声,『钦此——』那黎尚书府里瞬间传来一阵哀号之声啊!”一时间,众人全被这声哀号所吸引,纷纷停下手边的动作,仔细看着、听着那个站在椅上的说书人,道出接下来的发展。

 “为什么会一阵哀号,这太后赐婚不是好事吗?”有一个耐不住说书人吊胃口的男人开口急问着。

 “唉,你们就有所不知了,这黎府六小姐听说跟齐凌国太子可是两小无猜啊!”这话一出,底下又是一片惊讶与不

 “那太后这不是打鸳鸯吗?”

 “可不是吗?”

 “那天我亲眼所见,黎六小姐哭得哀伤绝…”那个站在椅子上高声说着的说书人愈说愈激动,好像他身历其境似的,而听的人无不睁大眼,仔细地听着,还不时配合地发出惊呼声。

 李玥晴实在很无言,她什么时候哭得哀伤绝,又什么时候悬梁自尽了?她是当事人,怎么都不知道这些事情?

 “哼,妖言惑众,胡言语!”

 店小二抓抓头,尴尬地笑了两声“姑娘,那人也不过是来骗口饭吃,大家都知道,不会跟他较真的,就当来听个故事。”

 “看来也只能这样,要是让当事者知道,不扒了他的皮才怪!”她忍不住问着前面引路的店小二“对了,怎么大家都知颖王即将娶正妃啊?”

 “哈哈哈,您有所不知吧,这常贵公公是太后跟前的大红人,平除非是帮太后传达重要旨意才会出宫,先不说这个,小二哥我自小没见过太监骑马的,那可是头一回见着,这本就引人侧目,又是常贵公公,自然更是引起全城所有人好奇了,当然会多加关注。

 “加上久居后宫的太后可是从来不干预政事,除了几年前那道懿旨外,就未再听闻下过任何一道懿旨,这自然更是引起全城百姓的关心了,所以全城百姓会在这么短时间内知道这事也不意外。”

 李玥晴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啊!”全城百姓都知道,那再过几天全国百姓大概也都知道了,这样她还怎么跟龙泽提那件事啊!

 店小二领着她走到后面远离吵杂声,颇为清幽的一间雅房前。“姑娘,颖王爷就在里面!”

 李玥晴点头,待店小二离去,敲了两声门,紧掩的门扇随即被卫风推开。

 他恭敬的呼唤“王妃。”

 听到这一声叫唤,李玥晴嘴角直抖“可以别这么叫吗?”

 “再过几天便是,先叫着习惯。”屏风后传来龙泽的声音。

 李玥晴整个脸垮下,瞬间皱得跟苦瓜似的,这样叫她怎么开口啊?

 “王妃,王爷等您一起用膳许久了。”卫风告知后退出雅房,随即掩上门扇,站在门外把守。

 李玥晴局促地慢慢走上前,脚步停在屏风边,看着正端着茶盏优雅吹拂着热气的龙泽。

 “怎么楞在那边,过来坐下。”

 本来见到他都不感觉尴尬的,现在有那道懿旨横在两人中间,她是怎么看他怎么尴尬了,抓了抓衣摆,忸怩局促地走向前,坐到他对面。

 “你怎么跑得头大汗,下回迟了便迟了,别这样子跑,容易发生危险。”他自怀中拿出一方白色帕子为她拭去额头上的汗渍“不管多久、多晚我都会等你。”

 她抓下龙泽的手,言又止地看着他温柔的脸庞“龙泽,我…”

 “先喝口茶,待气顺了,有什么话再说!”他将方才那盏吹凉的香茗凑到她嘴边。

 “我自己来。”

 她两手捧着茶盏,咕噜咕噜两大口便喝完了。

 “还要再喝杯吗?”

 她摇头。

 “那传膳吧,你也该饿了。”

 “龙泽等等,我有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情都没有吃饭重要,先用膳,我帮你点了几道用茶叶入菜的招牌菜,你会喜欢的。”

 他向外喊了一声,没一下子,热腾腾香的佳肴便被送了进来。

 她看着这桌让人口水的佳肴,看了肚子真的很饿,可是事情卡在心头不说出来,她真的没有心情吃饭。

 她一向充笑容的小脸上现在眉心紧拧,龙泽岂会看不出她的纠结、她的挣扎,而这一切都是他引起的。他心疼她的慌张无措,也清楚她今天约他的目的,他可以答应她的任何要求,唯独她即将开口的请求,他无法点头同意。

 龙泽拿起筷子放到她的手里“吃吧,不把肚子填,是没有力气战斗,一开口气势便差人一大截。”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龙泽夹起一口菜,趁着她开口说话之时到她嘴里“这里的龙井炒虾仁是一绝,尝尝。”

 香甜弹牙的虾仁带着浓浓的龙井茶叶清香,一吃进嘴里就好吃得让她几乎无法开口说话,捂着嘴细细品尝,边吃边点头。

 见她嘴里的菜差不多下了,他又夹了块大小适中的太爷进她的嘴里。“这是太爷,是以红茶叶及许多配料一起放在锅里烟熏的,颇为费工的一道料理,尝尝。”

 她频频点头,这充浓郁茶香的熏十分合她的胃口,忍不住又夹了块吃着。

 龙泽趁着她夹菜的同时,替她舀了碗汤,吹凉了,放到她面前。“喝喝看,鲜鱼醉茶汤,是以青茶和鲷鱼片煮的,十分鲜甜味美,很适合在这时节品尝。”

 “龙泽,你别招呼我,你也赶紧用膳吧,你不是也还没吃?”她接过鱼汤,见他只顾着为她布菜,连忙催促他也一起用膳。“你身体才刚复原不久,可不能饿着,得好好保养。”

 龙泽将面前那盘鱼的鱼刺仔细剃了干净,递到她面前“这道鱼料理需趁热吃,否则便失了它的风味。”

 “吼,你别招呼我了,行吗?”她也夹了块到他的碗里“快吃。”

 龙泽深幽的黑眸染着笑意,拿起筷子愉悦地品尝着那块,并不是有多好吃,而是她的举动让他心暖。

 她一边吃着一边不时给他夹菜,一会儿他的碗便像座小山。看着碗里愈堆愈高的食物,龙泽的心情更加愉悦,方才积在心底的郁闷似乎也一扫而空。

 不一会儿,两人用完膳,也喝完店小二特地送上解腻的茶汤后,李玥晴一边吃着饭后甜点,一边思索着怎么开口。

 方才他为了不让她开口说出那要求,不停地往她嘴里东西,现在饭吃了,茶也喝了,该对他说清楚了,他总不会再往她嘴里糕点吧,要真是这样,她便翻脸了。

 “龙泽!”她深口气叫他“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龙泽放下茶盏“说吧,我听着!”

 “我希望你能够去劝太后取消我们两人的婚事。”她鼓起勇气,一鼓作气说出。

 “除了这件事情外,你的任何希望本王都可以答应你!”龙泽不假思索地一口回绝。

 “可是我的希望只有这样啊!”“晴儿,这是懿旨,跟圣旨一样是不能违背的,否则就是抗旨。”他好不容易求得太后点头同意下懿旨,又岂会答应她的要求?

 “我当然知道。”她倾身向前,主动握住他的手“可是,龙泽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想嫁人,我想要到处悬壶济世,所以才想要请你帮我这个忙,你去请求太后取消这婚事,好吗?”

 “晴儿,婚后你一样可以到处悬壶济世,我不会拦着你的!”他反过来,将她那双小手包覆在自己厚实的大掌中。

 “可是我不要嫁人,我不要嫁你啊!”李玥晴出被他包覆着的手,急着口而出。

 这句话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刃瞬间入他的心脏,让他口疼得有些难以呼吸,只能暗自着大气,调匀紊乱的心绪。

 龙泽暗吁了口大气,将她的小手拉回,重新紧紧地包在掌心中,轻声问道:“晴儿,你看着我,你讨厌我吗?”

 李玥晴撅着嘴,仔细看着他魅惑的脸庞,摇头。

 “既然不讨厌,为什么不能试着接受我、接受这桩婚事?”

 “这不一样啊,不讨厌一个人,也不能代表我可以跟对方一起生活一辈子啊!”尤其,他有老婆…

 “是因为嫁给我,你便违背了自己不与别的女人共事一个男人的心愿吗?”龙泽一语道破她的顾忌。

 她楞了下,思索片刻点头。

 “晴儿,你应该知道,王府里那几个女人都是摆饰,我从来未碰过,除了…”不堪回首的过去让龙泽的脸上闪过一丝痛楚。

 他那一瞬的痛苦印入她的眼帘,让她心底为他泛着丝丝不舍。她握拳掩咳了声“龙泽,你有没有碰过不是问题,我实话跟你说,我从来不认为一个大男人到了二十好几,还会未经人事,我也从来不要求我的另一伴必须与我一样,可是…”

 “可是对方必须是单身一人,身旁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是吧?”

 她点头。

 “晴儿,这婚是太后亲自指婚,任何人都无法违抗,即便是皇上,一旦抗旨,你有想过它的后果吗?”

 “抄家灭族吧?”砍她一人的头,后面有黎敬白一家老小陪着,其实她还觉得赚呢!

 “你舍得你师父、师娘跟着你一起被砍头?”

 “关我师父、师娘什么事情?”

 “你没听清楚懿旨内容吗?”他看她一眼,沉了口气缓缓将懿旨内容再告知她一次。“奉太后懿旨,神医布良之养女李玥晴…特赐恩典许配给颖王殿下为正妃,于十后奉旨完婚…”重复完毕,他定定看着她问着“有察觉到什么吗?”

 兀地,她那对清秀的眉瞬间堆成一座山丘“神医布良之养女李玥晴…”她顿时很后悔,自己不该在两人识后,对他提起师父的名讳,如今竟成了挟制她的把柄。

 “对,为什么是神医布良的养女,而不是黎敬白的六女,你有想过其中的差异吗?”

 她摇头。

 “即使黎敬白一家老小陪葬,你也不会在意,因为你对那一家子没有情感,除了黎悦云与黎夫人外,可要是你的神医师父、师娘因你抗旨而跟着陪葬呢?他们对你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情,你一定不会同意的,会妥协、会接受。”

 太后这好算计啊,把每一步都算得好好的,抓着她的软肋,让她想豪气干云地豁出去的机会都没有。

 “难道我只能这样认命地上花轿…”

 看出她的委屈与不甘心,龙泽决定先退一步“晴儿,先委屈你,给本王三年的时间好吗?”

 “三年?”她不解。

 “给本王三年,本王将这些事情都处理了,届时颖王府只有你一个王妃,没有什么侧妃或是侍妾的,就只有你一个女人,可以吗?”

 “龙泽,这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你对于我来说是好友、好兄长,你现在要我突然接受你成为我的丈夫,成为一辈子同共枕的人,我根本无法接受,而且现在我被一道懿旨着,感觉很糟你知道吗…”她生气的低吼了声。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有个地方的女人可以自由和离,是吧?”

 她点头。

 “晴儿,三年后,倘若我已经将府里那些女人和棘手的问题都处理完,届时你还是无法接受我,把我当成你的兄长,无法对我有夫感情,我无条件答应和离,你还可以带走本王一半的产业,可以吗?”

 “啥!”她瞪大眼,万万没有想到龙泽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她紧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做出决定。

 太后拿着师父、师娘的命威胁着她,让她就算不想嫁也得嫁,逃婚还得搭上师父、师娘的命,那不如选择接受龙泽所提的条件,三年后恢复自由,师父、师娘的生命也无虑。

 “就三年,可是…我要先拿到休书,期定在三年后…”

 “行。”
');
上章 医女入龙门(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