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我老公年轻时居然是校草 下章
第017章
document。write(' 钱千千鼓着腮帮子看他, 委屈道:“你人都走了,我跳什么跳!”

 秦越:“行了, 转回去吧。”

 钱千千:“…”她一瞬间的表情像炸了的猫,秦越饶有兴趣地看着, 旁边围观二人“打情骂俏”好一会儿的曲天元,终于忍不住出声:“那个,二位, 你俩啥情况?”

 一晚上的时间,怎么牵扯到跳舞身上去了?

 尼玛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

 曲天元觉得好忧桑。

 林希琅翻着语文书,回过头对曲天元说道:“淡定。”

 钱千千忽然转过身,拿起书看, 不再理会这三个家伙。

 曲天元肘了下秦越, 朝钱千千呶嘴:“害羞了。”

 少女的头发拢在耳后,出白皙小巧的耳朵,此刻耳朵上挂着浅浅一抹红晕。

 真他妈要命, 秦越移开视线,踢了下曲天元:“看什么看,看你的书。”

 曲天元:“…”第二节 下课到操场做广播体,林可一挽着钱千千往楼下走,抱怨说:“最不喜欢做了,好傻啊。 ”

 “这是好事呀。”钱千千说“一直在教室坐着,做体有益于身心健康嘛。”

 “你现在年轻不懂事,等以后年纪大了, 就会知道年轻时不运动的苦了。”

 林可一:“…”说得你年老过似的。

 她换话题八卦,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到达操场,各就各位。

 三中的校服很漂亮,女生是短裙,长度在膝盖上三公分左右。

 女生爱美,大部分女生都偷偷将裙子拿回家裁短过,一帮男生最爱对着女生的腿品头论足。

 “我现在才发现钱千千的腿真是又白又细,漂亮的想上手摸一把。”

 “我去,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

 “我看看。”

 跳时,难免会让裙摆扬起来,一群男生直勾勾地盯着钱千千,然后彼此交流神秘眼神。

 曲天元和秦越的位置在最后,在最后的好处是可以偷懒,随便划拉一下就可以混过去。

 秦越脸色忽然一沉,长腿一迈,往前走。

 钱千千身后是一位女生,正专心做着动作,忽然肩膀被拍,她愣了下,回头对上秦越的脸,吓得脸一白,一有惊恐地看着他。

 妈耶,她没惹到秦越吧。

 “去我的位置。”

 女生不敢问为什么,一溜烟跑到最后。

 秦越站在她的位置,回头往后一扫,鬼鬼祟祟的男生们全部收回目光,专注动作。

 班主任曹皮在班级前面站着,注意到队伍里的动,脸色很不好看。

 这会儿所有班级都在认真做,就他班这样不规矩地动来动去,校长还在台上看着呢!

 他沉着脸往中间走,来到秦越面前,低声训道:“谁让你换位置的。”

 秦越用面瘫脸回应他,并且将手挥出去,曹皮差点被挥到,秦越无辜地说:“曹老师,我在做,你站这儿,影响我发挥。”

 曹皮:“…”鉴于有领导在台上看着,曹皮不好再让学生换来换去,只好瞪了他一眼,任由他站在这个位置。

 秦越慢的动作,目光有意无意扫着钱千千的背影,片刻后,脑海里居然浮现一个画面,他搂着她一起跳舞,在昨晚参加的那场宴会上,无数人看着他们,最后为他们鼓掌喝彩。

 

 疯了吗。

 这时随着节拍口令,学生转向身后,钱千千一个回身,对上的不是之前熟悉的女生,而是秦越,硬是惊的半了一拍。

 跳的时候,她在想英语演讲比赛的主题,一时没注意身后,哪想回身就是秦越。

 见秦越没动,钱千千只好提醒他:“该转身了。”

 秦越没动。

 按照动作,钱千千往前跳了一步。

 秦越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钱千千:“…”体结束,林可一凑过来:“千千,秦越怎么跑到你后面去了。”

 钱千千没吭声,她也在想这个问题。

 “我总觉得,秦越对你好像有点不一样。”林可一分析帝上身“你不是喜欢秦越吗,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哦。你看,你约了他明天出去玩,他都答应你了,你们这算什么,算约会吧。”

 这话戳到钱千千的伤心事,小老公若是喜欢她的话,对她的好感度为什么会是负?!

 她忧伤地叹了口气:“我们去小卖部吧。”

 她需要吃零食平复一下复杂的心情。

 林可一挠挠头:搞不懂。

 下午放学到家时,钱千千刚要开门,门却自己开了,出现一张陌生的脸,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姨。

 “你就是千千吧,我姓李。”

 钱千千想起来今天早上去学校时,钱爹跟她说找了新的保姆,看来就是这一个。

 “李姨。”钱千千笑着打招呼。李姨看起来有点紧张,她着手道:“晚饭我已经做好了,你看看合不合胃口,若是有不喜欢的,你写到本子上,我好改。”

 李姨很规矩,做完自己的事就离开了。

 餐桌上已经摆好饭菜,钱爹发消息称自己不回来吃晚饭,钱千千只好自己坐在餐桌上,吃了两口,倒也不错。

 吃完回房间做作业,做完后,钱千千打开电脑,登录“大逃杀”游戏,她一直对游戏不太感冒,更不会玩这种大型网游。

 平时在学校虽然和秦越天天见面,可和他说话的机会很少,想要尽快把好感度提高到一百,她得在多个方面进行努力。

 她所认知的秦越,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玩游戏,唯一爱好是画画,画技不能说多好,但画钱千千绰绰有余。

 钱千千决定和他在一起,就是因为一次无意间,发现秦越画了许多关于她的画像。

 他把每次和她见面时的样子都画了下来,甚至还有许多是他凭着自己想象画的她。

 钱千千身边从来不缺追求者,甚至有许多追求者为了让她点头,做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但从来没有这样一个男人,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动她。

 …

 大逃杀,固名思义,游戏角色在里面和其他玩家进行组队逃怪、杀怪,甚至和角色之间PK的网游。

 大逃杀一共有十个服,钱千千已经从曲天元那儿套到话,秦越在七服。

 钱千千选了七服,创造好角色人物,开始做基本任务,顺便熟悉操作,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直到手机“叮”了声。

 她随手拿起,是秦越发来的:【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居然主动给她发短信了!

 钱千千嘴角一翘,翘了一半又落回去。

 她翻上一条昨天发过去的短信,秦越给她发信息,说明他百分之百看到她之前发的短信。

 结果却一直不回复。

 哼!

 钱千千也想装一下,决定等会儿回他,但又担心万一他一个不耐烦,明天不陪她出去了。

 只好打字:【九点哦。】

 秦越没回了。

 钱千千不甘心,发了条:【你吃饭了吗?我刚刚吃得好,你现在在做什么?】

 秦越:【游戏。】

 钱千千:【是不是大逃亡?我最近也在玩呢,你带我嘛。】

 秦越:【不带。】

 暗夜网吧

 秦越拿着手机,旁边机上的男生提醒:“越哥,你快死了。”

 他只好放下手机,操纵鼠标,目光却时不时往手机看去。

 你他妈倒是再发一条求老子啊。

 “卧槽,越哥怎么突然暴走了。”

 “不几道啊,刚才还好好的。”

 “对面那几个家伙被杀成狗熊,好!”

 “感觉越哥受了什么刺。”

 游戏中组队的几个队员私聊聊得火热,只得眼睁睁看着秦越一个人在游戏里大杀四方,他们几个在后面躺赢。

 几分钟后,秦越摘下耳机,拿起手机,翻看他和钱千千的短信记录。

 5月11号,20:35

 钱千千:【刚才,你若是不走的话,会陪我一起跳舞吗?】

 5月12号,19:03

 秦越:【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钱千千:【九点哦。】

 钱千千:【你吃饭了吗?我刚刚吃得好,你现在在做什么?】

 秦越:【游戏。】

 钱千千:【是不是大逃亡?我最近也在玩呢,你带我嘛。】

 秦越:【不带。】

 看着看着,秦越眉头拧了起来,他是不是表现得太凶了?该不会又委屈地哭了吧。

 一想到她泛红的眼眶,他整个人就烦躁起来。指尖在键盘上摩挲了几秒,秦越迅速编辑一条信息过去,等待钱千千的回复。

 有人叫他。

 “越哥,赶紧上线杀怪,爆极品装备。”

 秦越懒洋洋地说:“不来,老子要带新人玩。”

 “带妹子啊。话说越哥,你今儿怎么不把你那小女朋友带过来?”

 “滚蛋。”

 众人嘻嘻哈哈,网吧里一片热闹。

 骂完看手机,却发现居然毫无动静,再看信号:格啊。

 秦越来到吸烟区,这会儿网吧里众人都在火热地打游戏,吸烟区反倒一个人也没有,他拿出打火机点了燃烟。

 过了足足半分钟,秦越握着手机暗骂了声,然后拨通了钱千千的电话。

 钱千千的手机有彩铃声,是一阵轻柔的纯音乐,响了好一会儿,电话才接通,他听到她软软的声音:“谁呀?”

 秦越:“…”他把烟扔到地上碾上去,蹦出一个字:“我。”

 钱千千:“哎呀,怎么是你。”

 秦越气笑了:“怎么,听到是我,很失望吗?”

 “不是。”钱千千连声道“我电脑刚刚卡住黑屏,然后自动关机,再开就开不了,我在找哪里出问题了。”

 她急着找电脑的问题,没顾上手机,更没想到秦越会打电话过来。

 “突然黑屏关机?”

 “是呀。”钱千千郁闷地叹气。

 “看看电源,是不是松了。”

 过了会儿,钱千千出声:“…好像是…座…松了。”

 秦越角微勾:“上线吧。”

 钱千千:“啊?”

 秦越不耐烦地说:“不是要老子带你玩游戏吗。”

 “哦。”钱千千说“那我怎么加你啊,还是得加QQ才行。”

 秦越:“…”妈的,QQ是绕不过去了吗!
');
上章 我老公年轻时居然是校草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