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借种新娘 下章
第十七章
document。write(' “喜宴吃得如何?你拿到捧花!”这才看见她搁在沙发扶手的一束捧花,他不免惊喜。

 “嗯。”她只是神色平静地淡应。

 “那表示你是下一位新娘。”谭劲借故暗示提醒,神情开心。

 “不可能。”叶佳欣眸一黯,声音有一抹落寞。

 “为什么不可能?”谭劲捉紧机会探问。

 叶佳欣不想谈,转而弯身跟儿子说:“妈咪拿了果冻回来,还有大虾虾,小靖要不要吃?”

 “要。果冻,虾虾!”小靖小脸笑咪咪,非常期待。

 “先去洗手才能吃。”她儿子的头代道,又问一旁的谭劲:“我包了些菜肴,如果不介意要不要一起当宵夜吃?”

 在餐厅宴客,服务生有分发塑胶袋以便打包,她想把自己那份大明虾带回来给儿子吃,同桌客人见状便要她把其他剩余菜肴一起打包。

 原本因这桌仅有两位认识的友人,她还有些不好意思,之后盛情难却,便包了不少好料回来。

 “当然好了。”谭劲一口应道。若是过去的他肯定不会吃喜宴的剩菜,现在却不介意吃她特地包回来的菜肴。

 稍后,她将几道菜加热,三人在餐桌前吃起宵夜。

 谭劲见她拿起一尾明虾剥壳放在儿子碗里,他如法炮制拿起仅剩的另一只明虾剥壳,递往儿子碗里。

 叶佳欣微讶,抬眸看他道:“小靖吃一尾就够了,那尾给你吃。”他自己也爱海鲜的。

 “这是我对小靖爱的表现。”谭劲眨眨眼笑说,边对小靖童言童语道:“小靖,我的虾虾也给你好不好?”

 小靖笑咪咪地点点头“好。”

 叶佳欣心口评然,见他们父子和乐融融,谭劲竟会这么喜欢小靖,教她一阵感动莫名。

 她是不是该为小靖着想,也许该让小靖与他相认?谭劲不爱她没关系,若他是发自内心爱着小靖,她便没权利剥夺他们的父子亲情。

 她垂眸,心绪顿时矛盾又困惑。

 这早上,叶佳欣如往常给自己和儿子一杯现榨的青菜汁,她替儿子准备的早餐多是蔬菜三明治,再配上一杯健康的青菜汁。而替谭劲准备的早餐就有所不同,如今他勉强可接受蔬菜三明治,对于青菜汁还是不敢尝试。

 可谭劲竟拿起空杯递向小靖,问道:“小靖,可不可以分一点给谭叔叔?”

 “你不是不敢喝青菜汁?我马上替你打柳橙汁。”

 叶佳欣纳闷。先前曾鼓励他试喝,他闻了下,皱起眉头,敬谢不

 “我只想喝小靖的,好不好?”谭劲又问一双小手已捧起塑胶杯的小靖。

 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喝那恶心的深绿色体,却为能跟儿子成为一国,几经挣扎,这才故作可怜地向儿子讨要。

 小靖看看他,再看看手捧的青菜汁,意会到他是要自己分食,于是点点头说:

 “好。”大方地倒了半杯给他。

 谭劲欣然一笑,举起玻璃杯和小靖的塑胶杯轻轻碰撞:“干杯!”

 “干杯。”不清楚这意思的小靖有些口齿不清地学他说话,小脸愉快地喝起喜欢的青菜汁。

 谭劲跟着大喝一口,猛地脸色一僵,差点当孩子的面吐出来。

 他很困难地咽下后,一脸苦瓜,对叶佳欣低声抱怨:“这什么?不是人喝的吧?”

 残留口中那难以形容的混杂味道,又涩又苦又…可怕。

 叶佳欣见他五官扭成一团的夸张怪表情,忍不住噗哧一笑。

 “这里面加了西洋芹、青椒、青木瓜、苹果、苦瓜跟红萝卜。我还加了点蜂提味,没那么难喝啦!”她笑说。

 他一听内容物除了苹果,皆是他最最讨厌的蔬果,眉头更加纠紧,一双眼瞪着手中的恐怖体,很想转身倒掉。

 “这青菜汁很养生的,每天喝一杯可远离二十多种疾病,你之前不是提过想养胃,这对胃病有疗效,更能防癌治癌喔!”难得他愿意喝上一口,她语带鼓舞,希望他勇敢再试喝看看。

 一听这难喝到爆的青菜汁有防癌治癌功效,谭劲很想强迫自己喝下去,可才端近鼻前嗅到那味道,他再度放下杯子。

 “你可能还不习惯,要不我再帮你多加点蜂?你看小靖就很喜欢喝。”她弯身对坐在左侧喝青菜汁的儿子亲亲脸颊,表示赞许。

 “小靖好勇敢,谭叔叔不敢喝呢!”她呵呵笑说。

 小靖抬起小脸,一双大眼看着把杯子放下的谭劲,似有些故意地举高自己的杯子,大口喝给他看。

 见状,谭劲略眯起眼,有点被她跟孩子给剌到,口说:“你也亲一下我的脸颊,我就把这杯喝完。”

 叶佳欣怔了下,因他一句玩笑话,不自在地红了脸蛋。

 原只是开玩笑,可一见她羞红脸颊,又想到她方才边挂着甜美灿笑,他心口动,突生一股想吻她的冲动。

 还来不及思考,坐在餐椅的他已抬起手臂,勾住一旁弯身站立的她颈项,将她拉靠向他,仰起脸便覆上她粉

 她瞠眸惊骇,一时动弹不得。

 他薄贴覆上她的,轻轻厮磨,轻啄、浅,她心口撼然狂跳,身体热烫。

 他突来的吻令她脑袋发热发昏,无法思考,无力抗拒,不由得眯起眼任他索讨。

 原只想浅尝辄止,可近距离嗅到她身上那熟悉的淡柔甜香,令他着悸动,她柔软瓣太过可口,教他不撬开她贝齿,贪取她檀口中的津,与她丁香粉舌绻。

 “妈咪!”中的两人,被孩子给唤醒。

 叶佳欣猛地一张眼,骇住。

 她竟坐在谭劲右大腿上,险些就到他受伤的左大腿。

 她竟然…和他接吻?!

 她赧红整张脸蛋,慌忙站起身“你?!”

 她困窘又害臊,他怎会莫名吻她?而她甚至忘情地沉浸在他的热吻中!

 他一双长眸抬望她,眸光闪烁一抹深情,望进他温柔的深眸,她心口炙热狂跳。

 “妈咪,还要菜菜汁。”小靖敲敲喝完的塑胶杯,再次唤她。今天只喝半杯,觉得不够喝。

 叶佳欣这才转身回应孩子,把自己那杯青菜汁往儿子的空杯倒入半杯。

 稍后她坐下来要用餐,心里仍因方才意外的吻心慌意,很想质问他为何吻她?却见他泰然自若吃着三明治,还皱着眉头硬是喝完那原要放弃的半杯青菜汁。

 他仿佛当方才的吻没发生,而她也没勇气质问他,只能低头默默吃食。

 早上那一吻,叶佳欣花了一整才勉强恢复平静心绪,没料晚餐后,他竟对她提出惊人要求——

 “帮我洗澡。”

 “什么?”端起餐盘要往厨房去的她,回身看向坐在餐桌前的谭劲,怀疑她听错了。

 “待会忙完,帮我洗澡。”谭劲说得很自然,起切片的芭乐洒上些许梅子粉,递给坐他旁边的小靖,接着自己也一片吃食。

 原本几乎不吃水果的他,现在也会在餐后跟他们一起吃水果。

 “看你要先帮小靖洗,还是先帮我。”他补充说道。

 “我…为什么要替你洗澡?”叶佳欣脸一红,万分不自在地问道,清楚又忆起早上他吻她的情景。

 他大腿骨折手术在届两周后,已于前天回诊顺利拆线,之后约需一年时间等待伤骨愈合再二次手术取出钢钉。

 这两他也告别轮椅,以拐杖练习步行,先前他都能自行沐浴,怎么现在术后伤口好得差不多了,反倒要求她服务?

 “你不愿意?”他抬眼看她。

 “当然。”她一口回绝,拒绝与他再有亲密接触。

 “你自己就能自理。”她强调,转身进蔚房。

 他没主动向她解释早上那一吻,其实令她耿耿于怀,认为他不过是一时兴起吻她,却搅得她内心翻腾,一整心神不宁。

 一听她拒绝,谭劲对着进蔚房的她的背影,刻意道:“之前差点在浴室滑倒,才想请你帮忙,要是强人所难那就不勉强。”

 他拿起搁在一旁的拐杖站起身,对吃芭乐的小靖故意说:“小靖,谭叔叔先去洗澡,万一不小心在浴室摔倒,记得叫你妈咪来救我。”

 小靖听不太懂他一串的话,只重复知道的词汇:“叔叔,妈咪。”笑咪咪指指此刻人在另一边厨房的妈妈。

 叶佳欣站在洗碗槽前,清楚听见那方餐桌谭劲的声音,接着听见他拄着拐杖缓缓步离餐厅。

 踌躇片刻,她关掉水龙头,一双手往围裙擦拭了下,跟上他步伐。

 身后,听到她追来的脚步声,谭劲角一勾,就知道她心软,不可能不上勾。早上那一吻,她没拒绝他,反倒情不自地回应他,令他信心大增,想乘胜追击,进一步她。

 她虽因他的吻一度错愕吃惊,却没质问他的行为,他就没刻意做解释,打算以行动一步步表达对她的情感,等着她一步步做出正面回应。

 “你…真的差点在浴室滑倒?”叶佳欣对着他的背影不放心问道,怎么之前他没提起?

 “不是不想帮我?”他转头看她,闷闷地说。

 “我——不是不想帮你,只是以为你没问题…”她澄清。

 当看护的她协助他洗澡该是分内工作,却因内心情感顾忌,教她无法轻易应诺。

 “有你帮忙会比较轻松。”他朝她淡笑,表现出对她的依赖。

 “好吧,我帮你。”面对他的神情,她很没原则地妥协了,随即陪他前往卧房。
');
上章 借种新娘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