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借种新娘 下章
第十五章
document。write(' 叶佳欣对今晚的菜单颇为难。

 儿子喜欢西红柿炒蛋,几乎每天晚餐必吃,而谭劲讨厌西红柿;儿子不吃牛,谭劲对牛热中,她这才发觉,儿子与他的吃食喜好大不相同。

 几经犹豫,她煮妥三菜一汤——西红柿炒蛋、竹笋炒丝、空心菜炒牛片、味增豆腐汤。

 稍后她将谭劲推来餐桌前,再将儿子抱上另一边的餐椅,为两人盛饭布菜。

 谭劲静默看着她把西红柿炒蛋捞给儿子,而给他的碗里没有西红柿;她把竹笋和空心菜夹给儿子,分给他的则是丝和牛片。

 她盛两碗味噌豆腐汤,一小碗给儿子,一碗捞掉碗里的青葱,才递到他面前。他看着摆在眼前的两只碗,抬眸看对面的儿子,再看才要落坐的她。

 他扬莞尔,怎么觉得挑食的他比较像孩子?而她竟记得他对吃食的好恶,还细心替他挑掉最讨厌的青菜,心里不一阵感动。

 “小靖完全不挑食?”他疑问,见儿子已拿起汤匙乖乖吃饭吃菜。

 “小靖喜欢吃菜跟水果,对还好,而且不敢吃牛。”她微微一笑解释。庆幸孩子不像他那般挑食。

 分配完他们一大一小的配菜,叶佳欣这才拿起自己碗筷要用餐。

 “不给我一点菜吗?”他扬了下眉,问才夹起一口空心菜的她。

 她抬眼看他,怔了下。“你要?”记得他对空心菜没什么兴趣。

 “嗯,还有那个笋子、西红柿也来一点。”他要求道。

 尽管仍对蔬菜没兴趣,但想起前生严重挑食,加上饮食不正常造成的可怕病症,他决定要改变,强迫自己妥协,尤其看见儿子开心吃菜,他应该效法才是。

 她张大眼怔望他,对他的要求颇为意外。难道,这两年他饮食大有改变?

 她把夹在半空中的空心菜递向他的碗,接着拿汤匙舀一匙含有西红柿切片的炒蛋放进他的碗。

 虽说桌上的菜摆在他伸手可及之处,但她自然就替他服务,也因他愿意吃菜,内心觉得安慰。

 却见他咬一小口西红柿,旋即不皱起眉头,看来他还是很讨厌西红柿。

 叶佳欣原以为他会放弃,只见他抬眼看对面吃着西红柿的儿子,接着将自己手中另半口西红柿吃下去。

 她微微一笑。以前怎么劝他吃蔬菜都不肯,现在倒是有样学样学儿子,改正自己偏食行为。

 忽地,她一诧。

 他,应该不知道小靖是他的儿子吧?!她清楚他对当初的一夜情毫无印象,即使重逢后他一度想追探小靖的身世,但她不认为他会轻易做联想。

 抹去内心的慌乱紧张,她这才自然地和他用餐,边闲聊琐事。

 她发觉他仍讨厌吃蔬菜,尤其桌上这几样,但为着不明原因,他仍勉强自己一口接一口地吃菜,一双浓眉时不时便蹙拢。

 “我煮的菜不合你胃口?还是你有比较不排斥的蔬菜,我下次改菜单。”

 因她跟儿子都喜欢吃菜,且为均衡饮食也不希望只顺应他喜好,餐餐类料理。

 “没关系,你煮什么我都吃。”他朝她轻扬一抹笑,下定决心要改善偏食。

 庆幸往后有她陪在身边,亲自为他料理三餐,他一定能很快改正挑食与饮食不正常的坏习惯,远离那可怕病症。

 他一句话,叶佳欣心口一抨,脑中升起幻想——若此刻坐在餐桌的他们已是一家人,多好。

 可那美好幻想令她遗憾失落,即使孩子和他有血缘关系,她与他终究不会有结果。

 餐后,她收拾碗盘,整理完厨房,便去替儿子洗澡。

 待她忙完儿子,想到可能要帮忙谭劲沐浴,一颗心不由得紧张尴尬。

 “那个…你要洗澡了吗?”她问坐在客厅沙发看新闻的谭劲。

 谭劲抬眼看她,思忖了下。“你替我准备一套换穿衣物,我自己来就行。”

 原本有意让她侍浴,但想到她今天一早从高雄北上陪他出院,忙了一天应该很累了,他不想增加她的工作量。

 若要她也不急于一时半刻,或许过两天再来享受她的服务。

 她一听他可自行沐浴,内心大大松口气。

 稍后,她将坐上轮椅的谭劲推往卧房的浴室,替他备妥换穿衣物,还拿来塑胶袋剪开,套上他被厚纱布裹的左大腿,再以胶带仔细封黏妥。

 “小心点,这只腿尽量别淋到水,虽然有防护,如果直接冲水还是可能渗进去。我大概半个小时再过来问你洗好没。”温言代完,她转身退离浴室并掩上门板。

 谭劲见她离开,低头看着左大腿被她仔细以塑胶袋包覆的伤处,角轻勾。

 她确实心细体贴,过去他怎会忽略像她这般温柔娴淑的女?他早该将她娶回家才是聪明选择。

 翌,叶佳欣一早起来便开始整理环境,他这里一如两年前,物品陈设并没任何改变。

 不知道他这两年又过几任女友,是否常有女来替他打扫住处?

 分开后,她内心虽时刻思念他,却不会想到他的感情状况,可如今同住一个屋檐下,她难以控制自己的思绪。

 但就算和他同住,与他朝夕相处,他们两人仍是主雇关系,也许顶多恢复过往的友谊,他对她仍不可能心生男女之情。

 轻叹口气,甩开心头闷闷的情绪,她去厨房准备早餐。

 不多久,电铃响起,她怔了下,现在不过七点,会有谁来访?

 她匆匆步往玄关要开门,这时听到门锁被开启的声音,之后她愣望着推开门的美丽女人。

 锺亚妍没料到屋里有其他人在,对方个头娇小,模样朴素居家,身上还系着围裙。

 “请问——”叶佳欣张大一双眼瞅着眼前穿合身套装,身材窈窕,五官成美丽的女人,愣问。

 “抱歉,我以为只有阿劲在家,他腿伤不便,我身上还有他的钥匙,这才自己开门。”锺亚姘解释完,问道:“你是?”

 揣测着这时会在谭劲住处的对方身分。“我是谭先生请来的看护,过去曾在他公司工作过。”

 叶佳欣轻声解释。心想对方既有谭劲住处钥匙,关系肯定不单纯,也许是他的女友?对方和过去她曾照过面的他女友类型相仿,皆是高姚的成美丽女

 这一揣想,叶佳欣心口有些酸揪。

 “我是他女友姓锺——”顿了下,锺亚妍自行纠正道:“前女友。我有一些私人物品在他这里,趁上班前先过来拿。”

 她脸色平静,丝毫没有刚结束一段感情的伤感。

 闻言,叶佳欣怔然。

 记起几位男同事提过,谭劲因腿伤后可能造成残疾,对人生自暴自弃,还跟交往女友断然分手,那受害者便是眼前的锺小姐。

 她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又觉不妥,只是领对方往卧房走去。

 昨天她入住的客房,并没发现他人的衣物,原以为锺亚妍会去另一间客房取衣物,没料对方直接言明要到主卧拿东西…想象谭劲与对方亲密地同睡主卧,叶佳欣心口不由得又一阵酸涩。

 她轻敲两下门板,推开未锁的房门,而铺那方仍在睡觉的谭劲,听到声响这才微张开眼。

 “几点了?”他眯起一只眼,抬手看下腕表——七点十分,还没到他预设闹钟时间。

 “那个…你女友来拿东西…”叶佳欣轻声说道,这一刹那心情很纠结。

 闻言,谭劲从铺撑起身子,抬眼看向房里另一个女人。

 “希望没打扰到你,我顺路过来拿几件衣服,先前打你手机没接,就自己进来了。”锺亚妍对坐在上的前男友语气平静淡然说道。

 “喔,那你自便。”谭劲面色无波,只是轻点个头。

 锺亚研随即往另一扇更衣间的门走去。

 谭劲接着缓缓移动手术过的那条腿,打算下,叶佳欣见状忙上前帮忙。

 “你…是不是要跟她重新谈谈?”她低声问。

 心想他会提分手也许是一时沮丧气话,即使心里对另一个女人吃味,她仍要客

 观理性地劝他别太冲动切断一份感情。

 谭劲抬眼看她,疑问:“谈什么?”

 “你不是真想分手吧?腿伤会痊愈的。”她语带鼓励,边推来轮椅要扶他落坐。

 “你希望我跟她复合?”她的说法令他心中有些闷。如果她喜欢他,就不会想劝他与刚分手的女友复合。

 “如果…你对对方还有感情的话。”她试图说得平静,尽管心里不是那么期盼他与前女友复合。

 她不希望他身边有亲密女友,至少,在她照料他这段时间,没有其他女人会出入他住处,但她说不出内心这自私且不该的想法。

 “没感情了。”谭劲淡道。

 他对锺亚妍的感情早就淡漠,却对佳欣心生的情意,然而他不知如何向她表述这后知后觉的顿悟。

 倘若他直白说出早已爱上她,此刻她会做何反应?

 她会欣然感动他的告白,或者拒绝逃开?

 他才刚结束一段感情,这时机向她表态并不适合,也许会被她当是玩笑话,或认为他对感情随随便便。

 且在尚未确认现在的她对他存有多少感情前,他也不想贸然告白。

 他仍要试探她的心,在得到肯定答案后,等待适当时机向她坦白他在前生生命将走到终点时,内心对她的眷恋难忘。

 因见她疑有家庭,他内心五味杂陈的酸楚遗憾,才惊觉一个事实——她是他想一生厮守、想共组家庭的女人。

 这些期望,他会在重生后的人生一步步实践,不再让生命有缺憾。
');
上章 借种新娘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