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借种新娘 下章
第七章
document。write(' 谭劲有意避着叶佳欣。刚开始因对她屡屡升起不该有的念,他尽可能避免两人处在同空间,尤其她要到他住处打扫时,他便会先离开家,晚餐过后才返回。

 而白天他因工作常需外出,便能自然减少和她相处,摆一见到她就不由自主的胡思想。

 他不是讨厌她,相反地,他重视她。

 尽管看似常差遣奴役她,但他不单单当她是聘请的员工,他与她的关系早已不知不觉升格。

 他对她的感觉不同过去女友,他和她的关系是几近家人的信赖。

 他不能也不愿因一时无端的念,曲解她在他心中的地位,甚至一再在脑中侵犯她,那令他觉得自己太龌龊。

 只不过当他有意避她一段时后,发现她不再如过往无惧他怒火而亲近时,他心里便有疙瘩不舒服。

 尤其今天上午,他难得待在办公室,她照往例替不爱吃水果的他打杯新鲜柳橙汁,他因正忙便说不想喝,她没像之前那样说服他接受,竟是转而端给另一名同事。

 “刘大哥,那这杯柳橙汁给你喝好吗?”她笑咪咪问刘启泰。

 “当然好啦!谢谢佳欣妹妹。”刘启泰高兴地端过果汁杯,便要大口畅飮。

 忽地,感觉到一道犀利目光,他抬眼看去,倏地心一惊。

 “欸…这是你专程给老大打的果汁,你还是端给他喝。我、我喝水就好。”放下果汁杯,刘启泰拿起桌面的马克杯,灌一口白开水。

 老大近来情绪反复无常,虽说他应该不会小气到跟他计较这杯果汁,但老大方才投来的目光太凶狠,令他心生危机意识,认为还是不喝为妥。

 闻言,叶佳欣顿觉难堪。方才被谭劲冷言所拒已令她心里难过,却是装无谓地转笑脸奉上柳橙汁给同事喝,不料对方又以他为由而推拒。

 她拿起果汁杯,没再端往谭劲的办公桌,直接返回自己座位迳自饮用。

 她不太喝果汁的,她喜欢直接吃水果,会替他打果汁,是因屡屡劝不动他吃蔬果,才想以果汁的方式说服他补充纤维素。

 没想到他愿意接受,且之后不时会主动要她打果汁,尤其喜欢新鲜柳橙汁、西瓜汁,外面卖的现成果汁他还没兴趣喝。

 公司位于办公大楼,办公室内有专属茶水间,茶水间备有冰箱,方便存放一些水果或简单食,也有微波炉、咖啡机及泡茶用具可供使用。

 这方的谭劲,见叶佳欣转回自己座位,默默喝起那杯柳橙汁,他心里一阵闷。

 其实,他不是不想喝,只是前一刻工作忙,口就拒绝,没料她非但没坚持把果汁给他,竟会转身端给别人!

 若她像先前一般对他好言哄两句,他会很乐意把她为他打的果汁,心存感谢地好好饮用完。

 此刻的他,有些幼稚地对她生闷气,也恼自己这莫名不的情绪。

 叶佳欣一小口一小口喝着有些冰凉的柳橙汁,感觉心情跟着冷凉。

 明明柳橙汁新鲜甜美,她却愈喝愈觉有一抹苦涩。

 她想,今后若他没主动要求,她不再没趣,替他打果汁买餐点。

 叶佳欣怀孕了!

 当她察觉上个月没来的月事,又拖了个把月仍没消息,不心生忐忑,不安害怕起来。

 没想到,她竟验出怀孕结果,之后更经医院证实怀孕已进入第八周,令她顿觉天地变,不知所措。

 她该告诉他吗?

 她要怎么开口,又哪来的勇气开口?

 得知意外怀孕令她心绪紊乱,惶然无措,从医院离开后,她整天待在租屋套房苦恼,为着该不该向他吐实而困扰。

 当初,是她再再撇清与他有任何越界关系,原以为只要当成她心中永远的秘密就好,没料到引来后果会闹出人命。

 烦恼一天一夜没答案,翌她睡眠不足醒来,这才想起昨天周六忘了该去他住处打扫半天。

 她后来习惯在周六下午到他住处做打扫,尽管近来他皆不在家,她已不再介怀。

 昨天没过去,今天还是得去,她都收了他预先支付的清洁费用,不好无故旷班。

 骑车前往他住处的路上,叶佳欣不有些紧张,如果他今天适巧在家,她是不是该向他告知真相,抑或探探他的反应?

 叶佳欣站在谭劲公寓门口,踌躇半晌,这才按下门铃。

 方才进大楼,她向管理员询问谭劲是否出门,管理员告知早上尚未见他的车子驶离。

 她一手轻抚腹部,因要与他见面莫名紧张起来,不由得深口气。

 半晌,门被开启,谭劲身穿睡袍,见她到来似有些讶异。

 “早…早。”叶佳欣抬眸,视线落在他半敞开衣襟的膛,心口一重跳,有些口吃道:“我…昨天没过来打扫,今天来可以吧?”

 谭劲一愣,想说不方便,又觉得不需对她避嫌。

 “嗯。”他示意她进门。

 她才跨进玄关,忽地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女声——

 “有客人吗?那我是不是该走了?”身材高姚的女人,身上套着跟谭劲相同的睡袍,一头长鬈发披散肩背,五官成美丽。

 叶佳欣见状,心口揪紧,瞠眸愕然。

 他…屋子里怎么会有女人?而且对方显然跟他亲密地相处了一夜!

 眼前景况教她心口揪紧,漫上一股酸涩。

 她怔立原地,顿觉难堪,动弹不得。

 “没关系,她是来替我打扫的。”谭劲向新女友说道,忽觉这说词不妥,忙改口介绍:“这位是叶佳欣,我公司的会计,不过也像妹妹般在生活上帮了我不少忙。”

 他的解释没让叶佳欣觉心里好过些,他刻意强调她如妹妹的身分,清清楚楚表明两人关系。

 她还需向他告知什么真相?揣测他得知她意外怀上他的孩子会有的反应?

 谭劲接着笑笑地介绍:“这是周曼蓁,我新女友,她也是目前着手的豪宅设计案里,其中一户新住户的女儿。”

 原本接下大批室内设方案,工作繁忙根本无暇女友,却因前阵子莫名对形同妹妹的佳欣心生不当念,他才萌生找个对象来转移心绪。

 之后在工作上遇见周曼蓁,对方对他一见倾心,非常积极热情示好,适巧她是他欣赏的类型,于是顺势便接受交往。

 两人不过吃了两三顿饭,个性成且开放的她在昨晚晚餐后要求来他住处,两人顺其自然便发生关系。

 他不玩一夜情,爱情观也并非快餐主义者,但若对方积极主动,他觉得气氛对了,并不排斥跳跃式进展。

 “你好。”周曼蓁笑盈盈的向个头娇小的叶佳欣点头问候。

 “你…你好。”怔忡半刻的叶佳欣,朝对方勉强牵起一抹笑意,转而低头对谭劲道:“我还是下次再过来做清洁,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她转身匆匆步出门槛,快步往电梯走去。

 一进入电梯,她心口一扯,眼眶赛时一迷茫。

 她甩甩头,用力眨眨眼,她不能在这里哭。

 不多久,电梯到达一楼,她步出电梯,穿过中庭,经过一楼大厅,还对问候她的管理员笑笑地解释,老板今天有客人在,她改天再过来打扫。

 直到骑上停在骑楼的机车,往住处返回时,她眼泪才不受控制,一串串掉落,随着车速来阵阵的风,穿过半罩式安全帽,吹散她一颗颗珠泪。

 她在妄想什么?难道以为意外怀孕,她对他的暗恋就能拨云见,继而得到他的情感回应?

 她抿抿,再度摇摇螓首。

 即使他愿意认她腹中这个孩子,甚至为此和新女友分手,转而对她和孩子负责,她也不要那种结果。

 因为,那只会招致两人的不幸…

 当年,她父母便是奉子成婚。

 后来听外婆告知,在她出生后,她父母经场吵,她还不三岁时,难以再相处下去的双亲选择离婚收场。

 她的监护权归给母亲,母亲常年在外地工作,将她托给外婆养育,而外公在她未出生前便已过世多年。

 外婆待她很好,倒是母亲一段时间才回来乡下看她,对她不冷不热,甚至在她懂事后常会对她直言埋怨,责怪她害她误了自己一生。

 若没有她,母亲不会仓卒嫁给感情和经济都不稳定的父亲,因一场失败婚姻,从此人生一团糟。

 尽管母亲对她没什么亲情母爱,但她从没怨怪母亲的不是,母亲一直努力工作,供应她求学成长过程的经济需求。

 母亲在她高二时,因车祸意外过世,她对母亲一直存着愧疚和亏欠,却已没机会弥补偿还。

 即使原生家庭破碎,但自幼有疼爱她的外婆,她的人生观仍积极乐观,就算难过不愉快,也会很快释怀、看淡。

 后来她最亲近的外婆,在她升大二的暑假因病饼世,她自此孤身一人。她跟父亲原就完全没联络,也不清楚他人在何处,而母亲这边,自外婆过世后也没有往来的亲戚了。

 即使无依无靠,她还是凭着半工半读顺利隐完大学,之后顺利就业,生活平淡顺遂,知足常乐。

 尤其能在暗恋的他身边工作,她更觉日子幸福开心。

 可万万没料到因一夜情,她意外怀孕,平凡的人生将被改变,掀起波澜。

 如果,她向他告知那夜因他醉酒而铸下她怀孕意外,他若不接纳这孩子,那只会令她换来受伤和羞辱。

 即使他愿意负责,甚至因此娶她,她更怕将来的不幸,他想必会像母亲一样怨怪她,因她破坏他的人生计划,他不得不接受一份没有感情的婚姻。

 她虽爱他,但他并不爱她。

 她一直清楚他对她没有半点男女情爱,她更不是他欣赏喜欢的那类型女

 他过去交往的女友及现在的新女友,全是成干练的女,与她外型、个性皆大相迳庭。

 她不能也不愿让他知道真相,她更没想他负责。

 她也不可能伤害这意外来的小生命,她不会像母亲责怪孩子不该出生,牵连孩子葬送自己未来人生。

 她会期待腹中胎儿的诞生,会尽一切心力保护他、疼宠他,当他是上天给她在这段永远得不到结果的暗恋的礼物。

 叶佳欣回到租屋套房,方才一路上飘飞的泪早已干涸。

 她进浴室洗把脸,望着镜中眼眶红红的自己,右手轻抚平坦腹部,原本伤心难过、惶惑不安的心绪,已稍显平静。

 此刻的她不做下决定,要为腹中胎儿展开另一种新的人生。
');
上章 借种新娘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