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借种新娘 下章
第六章
document。write(' 早上八点半未到,谭劲已坐在公司办公室。

 他试着回想昨晚记忆,脑袋却翻不出更多画面,甚至因模模糊糊的片段,教他无法确认是真实或梦境。

 不久,办公室的门被推门,一听到脚步声,他立时抬头看向来人。

 一见是等候的对象,他忙起身上前。

 叶佳欣没料到他这么早就来公司,除前一晚直接留宿公司,他鲜少在八点半之前出现在办公室,大部分是准时九点才进来。

 一见到他,想起昨晚的亲密绵,以及早上的匆匆逃离,她心口不自在的评跳,略低头调开和他对望的视线。

 原本害怕面对他,打算借口请个病假,但想到今天他要带四名男同事去现场,她若不在,办公室将上演空城计,这时间点不适合请假,她只能假装若无其事来上班。

 “佳欣,昨晚…”谭劲开门见山便要问明白。

 一听他提起昨晚,她心口重重一跳,心绪紧张惶惶。

 她力图镇定,轻声说道:“昨晚学长被大家罚酒喝醉了,学长一直强调没醉,却连路都走不稳,大伙才要我陪学长坐计程车送你回去。”

 “嗯…好像有这回事,我不是很确定细节,那之后我是不是…”顿了下,他不免困窘。

 万一,他真的对她酒后,那他要怎么为意外铸下的大错向她表达歉疚?他除了当她是员工,亦当她是妹妹般信任,他对她从来没有其他想法,如果因醉酒向她出手伤了她,他实在不知往后要怎么面对她。

 原本急要向她问清状况,现下不踌躇担忧,害怕听到答案。

 不待他进一步询问,她先行说道:“我送学长到家就走了。”

 “只是——这样?”一听她回答,他愣了下,俊容是狐疑。

 他略眯长眸,问道:“我好像记得你有拿垃圾桶跟水杯?”

 “喔,学长一进门突然想吐,我赶忙从客厅拿来垃圾桶,你却又不想吐了,之后替你倒一杯温水,还拧条巾要给你,你说想休息,我就回去了。”

 前段事件她详实向他告知,而那之后,不管他忆起什么,她都会装无知,当是他醉酒的错误虚无记忆。

 幸好,早上她匆匆离开他住处时,没遇到其他住户,也没碰到管理员。

 “你就回去了?我们没有…我有没有对你…”一问到感事件,他顿时口吃,支吾难言。

 “学长记得什么吗?还是作了什么梦?我听说喝醉酒的人很容易把梦跟现实混淆。”她先替他未问出口的话做辩解、下结论。

 闻言,他一怔。是梦吗?

 “那你知道我左手臂是怎么擦伤的?”他解开左手袖口扣子,卷起半截袖子,问道。

 见状,她心口又一跳,担心没能继续圆谎。

 只不过他会问,便表示他没记忆,否则以他的个性,不需对她迂回问事情。

 “那个,可能是你昨晚离开KTV时,一度脚步不稳,左手臂擦撞到墙面,也许是那时擦伤的…或者,之后回家因醉酒不小心又撞到什么?”她替他揣测。

 其实,那是他和她爱时,她不小心害他手臂去擦撞到头柜一角,那时没注意已擦破皮。

 “这样啊!”他抬起手臂看了下那抹伤痕,似要认同她的臆度。

 因她一再强调之后便离开他住处,谭劲无法把脑中残存的绵画面搬出来和她对质。

 又因那几幕画面,有前女友和她的脸孔互换,令他不要怀疑真是梦一场。

 稍晚,其他员工陆绩进办公室,他随即领他们出门,只能将这事先搁下,一待大伙离开,办公室只剩叶佳欣一人,庆幸他没再多追问,她不大大松口气。

 尽管心里有一抹失落感,因他昨夜抱她确实是醉酒后的非理性行为,且他显然是没记忆,才能相信她的说词。

 不过这样最好,当做梦境一场,她才能若无其事在他身边工作,继续默默暗恋他,维持先前两人的关系就是最好的状态。

 那过后,谭劲开始觉得不对劲。

 他对叶佳欣的想法不对劲。

 当她靠近他时,嗅闻到她身上一抹淡淡甜甜的香气,那令他心口不自主跳动。她没擦香水,那应是她的洗发或润发气味——像花的清香,又有股水果甜香。

 他不由得深深嗅闻,想分辨那淡柔舒服的气味。

 “学长,谭劲学长?”叶佳欣站在他办公桌旁,略弯身向他报告月报表,并拿几份传票要老板盖章,可他看着看着却毫无动静。

 “呃!”谭劲猛地回神。

 因她叫唤,这才诧异方才自己竟陷入一阵奇怪的思中,他差点伸手掬起她垂落脸庞的一绺发丝更仔细嗅闻。

 他,在发什么神经啊?

 就是过去曾交往过的女友,他也不曾有捧起对方发丝嗅闻的浪漫造作举动。

 不仅如此,当她和他面对面说话时,他视线会落在她一开一阖的樱上。

 她没化妆习惯,从不涂口红或,那两片芳上只用无膏润泽,他之所以清楚,是注意到她餐后曾拿出护膏涂抹。

 她的瓣是自然的樱花泽,小巧可人,教他突生一抹悸动,想象吻她樱的感觉…

 脑中因幻想浮现的画面,教他莫名有种真实感。

 似乎…他真的吻过她,尝过她柔软粉,汲取饼她檀口中的甜美津。

 短短几,他对她的幻想瞬间晋级,一发不可收拾——

 她明明穿着保守,他却盯着她的部,想象埋首在衣料下那大小适中的雪白酥|的美好…他大掌抚过她柔大腿,让她的腿勾向他,他勾引她生涩的情,让她为他动情

 “吓!”他惊骇一声。

 被自己脑中意yin她的画面惊吓,霍地从办公椅跳起来。办公室内几双眼睛同时看向他,叶佳欣也一脸讶异地看他。

 “老大无缘无故被什么吓到?还是走神作白梦?”

 “要替学长泡杯咖啡吗?”叶佳欣轻声问道。该不会他近因刚接手大笔案件而倍感压力,才会无端受惊吓?

 “没、没事,不用。”谭劲爬爬墨发,脸庞一抹臊热,不敢和被他在脑中意yin的她相对视。

 不妙、不妙,真是太糟糕了!他怎会对犹如妹妹的她产生xing幻想?!

 这几竟是愈想愈赤luo煽情,愈想愈清晰真!

 他肯定是因一段时间没女友而求不,还是该找个新女友填补这身心的不足为妥。

 “我有事出去。”匆匆丢下一句话,他有些逃难似的快步步离办公室。

 他必须先回住处冲个冷水澡,冲掉这不该有的念遐思,好好冷静心绪。

 “老大是怎么了?”几个男同事纳闷疑问,纷纷看向唯一的女同事,心想身为女的她会心思细腻些许,能猜到老板异常的缘由。

 叶佳欣摇摇头,只是淡然一笑。

 她隐约感觉他这几似有异常,却又觉得是自己因一夜情而心生芥蒂,才在面对他时紧张心慌,一被他那双黑阵注视,感觉不同平时的目光视线,她便不由得脸红,只能装镇定地顾左右而言他,或借故跟其他同事说话哈啦。

 与其说他有异常,不如解读成她心里有鬼。那之后,他曾又问过她一次当晚的状况,语气中担心自己醉酒可能对她有不礼貌的行为,而她一再强调什么都没发生,她当晚便离开。

 之后想起他住处大厦的电梯及大厅有监视器,她不担心他可能找上管理员调阅当晚或翌她离开的影像,幸好他没想到那方法,也没必要这么慎重调查,还是选择相信她的说词。

 又几过后,她终于能恢复自然心态面对他,不过他因忙工作,两人一面说话的机会少了许多。

 随着室内设计图稿完成,谭劲时常与两名设计师及两名施H部同仁一起去现场,参与施工进度。

 公司只剩叶佳欣一人留守,有时连早上都见不到他,他常直接前往豪宅大厦现场堡作,与一些客户、建商做沟通细节。

 她每个周末仍会拨半天去他住处整理打扫,但接连几次他都不在家,她打扫结束离开前,他仍未返回,难怪他会预先支付她一个月四次的清洁费用。

 他因接下大案件跟着一干同事陷入忙碌时期,她在公司和他说不上两句话,常碰不到面她能理解,却连周六或周去他住处也见不到他,失去两人相处机会,不再有与他吃晚餐的特殊待遇,内心不免怅然失落。

 隐隐感觉,他似乎对她逐渐疏离,甚至在避着她?

 也许是她多想了。他过去只要专心工作,总是废寝忘食,旁若无人,连女友都能忽略,又怎会对她有多余的时间问候?

 他的个性依然故我,平时就不会对人热络,一忙碌起来不是变得严厉暴躁,就是不想被打扰而板着一张冷脸。

 她不由得介怀他的情绪转变,无法像过去一般,在他发怒时对他嘻皮笑脸、柔声亲近。
');
上章 借种新娘 下章
>